抗戰發生,軍隊深入農村,而且有了遊擊隊,這些流水似的兵並沒有鐵打的營房,再小的村莊也有一套班底負責接待過境的人馬。有時候,隊伍住在鄰近的村莊,派人通知各村送飯,謂之“要給養”。一個“吃飯看飯鍋”的家庭,“針挑土”積攢的東西,只好慢慢地消耗掉。莊稼人也有幽默感,說是“老鼠替貓攢著”。

好處是再也沒有土匪,土匪全變成遊擊隊。當年土匪橫行,做土匪的小頭目也曾是人生的一種理想,像我這般年齡的人,大都記得:


要嫁嫁個當家的,

吃香的,喝辣的,

盒子槍,誇誇的,

腰裏銀元嘩嘩的。


可以想見當年的綠林也有文宣,頗成氣候。當年為了防土匪,打土匪,安撫土匪,流血流汗流銀子,家家在數難逃,那時候哪有今天心安理得!

確確實實,鄉巴佬都讃成抗戰到底。

午間好睡,在歌聲中悠悠而醒。

我翻身坐起,知道八路軍來北橋小休。小李哥剛剛傳給我三句話:日本鬼子抱窩,國民黨吃喝,八路軍唱歌。


這得解釋一下。


日本軍閥在中國的戰場不斷擴大,兵力分散,只有盡量抽調淪陷區的佔領軍使用。佔領軍不但數目減少,而且多半新兵抵充,戰鬥力弱,銳氣盡失,每天在據點內閉關自守,像母雞抱窩孵蛋一樣。

所謂國民黨吃喝,當然是指國民政府領導下的一部分部隊,一般印象,這些人比較注意夥食。有些景象太突出了,例如,一群人到你家裏來抓雞,雞疾走,高飛,大叫,抓雞的人跟著橫衝直撞。最後安靜下來,地上剩下零落的羽毛和踢翻打碎的盆盆罐罐。還有,一群人上刺刀,把狗圍在中間劈刺,這就更恐怖。狗肚子破了洞,肚腸流出來,鑽到你床底下躲死,再拖出來,到處鮮血淋漓。

烤熟一隻狗要多少蔥,多少蒜,多少姜,要燒多少木柴,這對“一天省一口”的農人又是多大的刺激。農人聞香味,流眼淚,收拾狗骨頭和灰燼,永遠永遠追憶他和那隻狗的友誼。


八路軍的特征是唱歌,像原始民族一樣愛唱,像傳教士一樣熱心教人家唱,到處留下歌聲。我不愛唱歌,喜歡看人家唱歌,人在唱歌的時候總是和悅婉轉,坦然無猜。我走出草屋察看。屋後路旁,石碾周圍,大姑娘小媳婦有站有坐,目不轉睛地望著站在他們面前的女兵,這位女同志斜背著槍,揮舞著雙臂。想必是,她們沒見過如此奇怪的裝束吧?有人目瞪口呆,有人哧哧笑,不久,也都溶化在歌裏了。


同胞們,細聽我來講,

我們的,東鄰舍,有一個小東洋,

幾十年來練兵馬,東亞逞霸強,

一心要把中國亡。

不難學,馬上學會了。


那邊,槐樹下,男生教男生,也有六七歲的小丫丫黏在哥哥身邊。他們發現我,馬上把我拉過去。


中國人不打中國人,

抗日軍不打抗日軍!


我們別給日本當開路先鋒,我們要為民族解放而鬥爭!

這支歌太有名了,都說它挑起了西安事變,我可從來沒聽人唱過,也沒讀過整首歌詞,一時有相見恨晚之感,也就心甘情願地跟著學起來。


勇敢的抗日戰士遍地怒號,

我們絕不再自煎自熬,


唱到這裏,忽然覺得眼前的日子真是難煎難熬,我是像空心菜一樣生長著。

歌已學會,別處走走看看,被一個人迎面擋住。一個遊擊隊裏的人,他的記性太好,我的記性太壞,覺得他很面善,忘記在哪裏見過。

“原來你在這裏!”他一開口,我想起來了,他不就是石濤?遊擊隊的領袖,在黃墩見過一面。

“還沒參加抗戰?你知道不知道日本鬼子在做什麽?”


日本鬼子在做什麽,以前知道,現在真的不知道。戰爭只剩下一個影子了,現在是“日本人抱窩,國民黨吃喝,八路軍唱歌”。我是一棵空心菜,日子在煎熬我。

石濤的隊伍走後,我寫信回家,說我要參加抗戰。父親匆匆趕來,見過外祖母,教我收拾衣物。我問到哪裏去。

父親說:“帶你去抗戰啊。”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