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麽,我們開始吧。”老板既像是對大家又像是對店長說道,接著從兜里掏出一個筆記本。店長放下正端著的一杯果汁,把胸挺了起來: 

“今天把大家招集起來,是希望聽聽大家對店里工作的意見。‘味道園’搞得好搞不好,靠著在座各位的協助。大家認為我們店還有哪些方面存在問題要改善——服務方面也好,菜肴方面也好,歡迎直接了當,不留情面的提出來。”他用期待的目光掃視著每一個人:“談談吧,請都談一談!” 

片刻的寧靜顯視著二十來個大腦正進行著緊張的思索。

 

“開水,是不是不要光靠我們這邊燒,”第一個發言的是副店長加島君,他出十七歲,一位業餘棒球運動員。他專門負責酒店那邊的工作:“兩邊都燒,用起來方便,也可以有備無患。”他指的是燙酒和摻酒用的開水。 

“對,”店長點點頭:“照這樣的話,應該再多預備幾個開水瓶。” 

“二樓的煙灰缸不夠用,成尤其遇上有宴會的時候。”初中三年級的女學生金子發言了。她在店里年齡最小,個子也最小。庫尖的小臉,黃黃的頭髮。

 

“唔,煙灰缸的問題。”老板一筆一劃往本子上記著。 

“我看,咱們可以買些香煙放在店里代售。省得還要跑到外頭買,又慢又耽誤工作。”發言的是早稻田大學四年級學生松下君。他是一個吉它迷。一天到晚背著他的寶貝吉它出出進進的,我看他對吉他要比對哲學興趣濃得多。 

“這個想法不錯!”老板顯得十分高興:“從明天開始,咱們這麽試試看。”

 

“別的人呢,有什麽意見?痛痛快快地。”店長說。 

“星期天二樓客人特別多,我們只有兩三個人,忙不過來,很混亂。再增加一個人行不行呢?”這次發言的是十六歲的女高中生鈴木,她的父親是個公司職員,母親是個畫家。在我眼中,鈴木是個最具有日本人氣質的女孩子。任何時候,總是那麽斯斯文文,恭恭敬敬,彬彬在禮,注意各種禮節。我跟她最要好,因為她不但喜歡文學,還在學鋼琴。 


“你彈過巴赫的曲子嗎?”有一次她問我。 

“當然,學鋼琴的人怎麽能不彈巴赫呢。”  

“喜歡嗎?”

“開始不喜歡,可是越彈越喜歡。”

“我不喜歡,難死了,怎麽也練不好。” 

“沒關係,你一隻手一隻手一個一個聲聲地練,會練好的。”

“我的老師也是這麽說,還要我在下次演奏會彈巴赫……你能來聽嗎?”

“盡可能吧。”

 

就是這個鈴木,既在高中讀著書,又學著鋼琴,還在外面打著工。這個斯文的女孩子幹活時也約不吝惜自己的力氣。我腦子里地直深深刻著鈴木幹活時的形像:她趴在地上擦樓梯板,兩手握著一塊大抹布吭哧吭哧地使著勁兒。跨聳著,背躬著,全身隨著兩手一推一拉的節拍而前後劇烈運動著。就憑這姿式,你便想像得出她在使著多大的力氣。而這雙正與地板猛烈磨擦的雙手,卻同樣又能在潔白光滑的琴鍵上奏出巴赫,舒伯特,莫扎特和貝多芬的不朽樂章。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