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末,為什麼不叫病態美? 偏要叫美麗病呢? 這個,我願意先告訴你,我是學過醫的,沒有學過藝術,所以我願意,而且只能夠談病,談美可真就外行了。 

近來有許多提倡健康美的藝術家,把小姐們半身的,穿著游泳衣的與穿運動衣的照相,介紹給我們,指示我們這是健美的標準,叫人擺脫東方病態美的典型,來模仿他們。

 

說是東方美的典型就是病態美,這句話假如是從演繹法來的,則根本不能成立;假如是從歸納法來的。那末說他們是從舊才子的書畫上美人歸納而來,這是一點也不會冤枉他們,因為,假如他們常常用社會里的女子來歸納,是決不會得這句話結論的呢。而另一方面,在那些文字與照片上可知道,他們的健美人物,也只是在高材生、運動員、與藝員選來的。所以這個標準,還只是他們新才子派的標準,並不適宜於我們這般俗人。 

自然,藝術家終是有幾分才子氣:我們應當諒解他。因為假如「健美」的名稱很早就有,我們相信賈寶玉也很會把肺病到第二期的林黛玉捧作健美的標準的吧。

 

其實,不用說未成名的美人,是有許多在民間生長與消滅,這我們在民歌里還可以找到,她們都是康健而美麗。就是已成名的美人,如西施,她是浣過紗的;文君,她是開過老虎灶的。這些事情都不是太嬌弱的人可以做得。此外,妲己,玉環,我終覺得也是健康的女子。 

所以把這些美人都說是病態,我終覺得是才子之罪。我看過西施浣紗圖,溪流是清澈見底,游魚可數,柳綠桃花,蝴蝶在周圍飛,黃鶯在樹上唱,西施穿著黃淡色的衣裳在河邊像尋詩一樣的浣紗,紗像新式手帕樣嬌小玲瓏,使我疑心這是哪一個小姐旅行團在風景絕倫的地方用手帕在水里晃蕩時留下的一幅照相了。我也看到過文君當爐圖,茶館在山明水秀之村,生意很好,四周是人,人人都是高等華人,或揮鷹毛扇,或讀太上感應篇;相如書生打扮在捧茶,秀美無匹;文君則粉白黛黑面泛桃花,笑容可掬,衣服鮮麗,手握小團扇,如梅蘭芳飾著虞姬,手拿網球拍一樣。也許我是亂世的驚弓之鳥,見此圖後,替她擔心者久之,誰敢擔保張宗昌部下不會來喝一杯茶呢。

 

才子們曲解事理,逃避現實,這是古已如此的了。但是在小說里的女子到有二派,一派是私定終身的多愁多病的大家閨秀,一派是武藝超群,飛來飛去的將門千金;前者正如同許多近代小說里的會詩會文的大學生與畫報上擅長藝術的小姐,後者是正像一部分小說里所有著的浪漫的熱情的,黑傻色的女性與畫報里的游泳池畔運動場上跳舞廳里的玉人照相。自然這並不是完全相同的二對,可是女子的歪曲這些,把部分的現象當作整個的事實是一樣的。 

美的標準原是由社會而變的,當初是皇帝的世界,覺得宮殿里需要裊裊的女子,於是女子們都來纏腳了,皇帝要胖太太,於是胖子都是美人,人才們都歌頌豐腴;皇帝要瘦老婆,於是瘦鬼都為美人了,才子們都歌頌苗條。現在社會變了,闊人們不打算造宮殿來藏嬌,有時候要走西伯利亞鐵路去法國,有時候又坐皇后號去英國,長途跋涉,舟車顛簸自然要康健一點為是,於是才子們來了健美運動。 

本來人生無病就是福,誰願意生病? 但健康的要求,原是在做得動,吃得下,固然也有幾分為享受,但大部分倒是為工作的。可是現在的口號有些不同,健康的要求倒是為美了!

 

其實如果你是要健康的人,我們一同到鄉下去找,田野間或者是手工作場一定可以有許多,蘇州有抬轎的姑娘,江北有種田的女子,固然許多許多現在都餓瘦了,但你給她吃就會復原的。可是才子們一定要穿著高跟鞋或者是游泳衣的人捧為健美,這個道理實使我費解的。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