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麗絲·沃爾肯斯:吻(上)

韓敏譯

我是護士。每天下午,在我值班的時候,總是要沿護理之家的走廊走一走,和每個房間的病人們聊上幾句,觀察一下他們的病況。每次我都會看到凱特和查爾斯夫婦二人坐在那里,腿上放著一個大大的相冊,看著上面的照片在追憶往事。凱特總是很自豪地給我看當年他們的那些舊照。照片上,查爾斯高高的個子,金髮碧眼,英俊瀟灑。而凱特則是一頭黑黑的秀髮,她笑容可掬,楚楚動人。兩個年輕的戀人含笑走過了漫長的歲月。現在看上去他們依然還是那麼相親相愛。燈光照在他們那滿頭銀髮,照著那兩張滿是時間線的臉。他們含笑沈浸在過去那幸福的回憶之中。

“現在的年輕人對愛的理解太淺薄了。”我想。以前總認為只有年輕人才有享受愛的權力,現在看來,真是太愚蠢了。


凱特和查爾斯形影不離,飯廳里,他們雙進雙出,休息室里,他們出雙入對,就連在大廳或草坪上散步,他們也是手拉著手的。當我們全體工作人員在飯廳吃晚飯時,有時就會看到凱特和查爾斯這對老夫妻慢慢地從餐廳門前走過。每當這時,我們的話題總會轉到這對老夫妻身上。題目是關於這對老人的愛情和忠誠,以及如果他們兩人中有一個先去世,會發生什麼情況。我們知道查爾斯是個堅強的人,能挺得住。

可凱特卻只有依靠查爾斯才能生存。

“如果先去世的是查爾斯,那凱特會怎麼樣呢?”我們常談論這個問題。


晚上,就寢前,我總是要給病人們送去晚上服用的藥。每次,凱特都是穿著睡衣和拖鞋坐在椅子里等我。每次都是我和查爾斯看著她把藥吃下。然後,查爾斯便小心翼翼地把她從椅子上扶到床上,再給她那虛弱的身子蓋好被子。

看著他們的舉動,我曾一千次地想過:上帝啊,護理之家為什麼不給已婚夫婦設置雙人床呢?他們一生都是同床共枕的,可在這里卻要把他們分開,一夜之間他們就被剝奪了一生的舒適。

查爾斯起身關掉了凱特的床頭燈,接著他溫存地彎下身去,兩人輕輕地吻著。

而後,查爾斯輕輕地拍拍凱特的臉蛋,兩人便會心地相視而笑。


接著,查爾斯把凱特床邊的欄桿升起。隨後他便轉過身去吃他自己的藥。當我走到走廊時,總能聽到查爾斯說:“晚安,凱特!”凱特也用同樣的問候說:“晚安,查爾斯!”我休了兩天假,等又回來上班時,聽到的第一個消息就是:“查爾斯昨天早上去世了。”

“什麼病?”“心臟病。來得太快了。”

“凱特怎麼樣?”“很不好。”

我來到了凱特的房間,只見她一動不動地坐在椅子里,手搭在了腿上,目光呆滯地看著前方。我一把抓過了她的手說:“凱特,我是菲麗絲。”

Views: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