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麗絲·沃爾肯斯:吻(下)

她眼神發直,沒有任何反應。我用手托著她的下頜,輕輕地轉動著她的頭,才使她不得不看著我。

“凱特,我剛聽說查爾斯的事。我感到很難過。”

一聽“查爾斯”三個字,立刻她的眼中閃爍出了光芒。她迷惘地瞧著我,好像我是突然出現的似的。“凱特,是我,菲麗絲,對於查爾斯去世我很難過。”


她認清並回憶起一切後,她的臉紅紅的,淚水奪眶而出。“查爾斯去了。”她喃喃地說。


“我知道。我知道,凱特。”我說。

我們對凱特特殊照顧了一段時間,讓她在房間里吃飯,大家輪流用各種特殊的方式照料她。後來,逐漸地又恢復了正常。每當我經過她房間時,經常會看到凱特坐在椅子里,腿上放著那個大相冊,神情悲傷地瞅著相冊中的查爾斯。

就寢的時候是凱特一天中最難熬的一段時光。盡管已答應了她的要求,讓她搬到了查爾斯的床上,盡管我們常常和她在一起聊天,說笑,夜里也給她掖被子,可依然驅趕不走凱特的悲傷、寂寞和孤獨。有一次,我看著她睡了一小時後才走,可當我又經過她的房間時,卻發現她依然大睜著雙眼,凝視著天花板。

幾個星期過去了,情況仍沒有好轉。她像是很煩躁,又很害怕。為什麼會這樣呢?我想知道為什麼凱特夜里的情緒要比白天壞呢?後來,有天晚上,我又來到了凱特的房間。只見她像往常一樣,木呆呆地大睜著雙眼。我由於一時衝動就問她:“凱特,你是在懷念你那晚安前的吻吧?”說著,我俯下身去,在她那布滿皺紋的臉上吻了一下。


我的這一吻像是打開了阻塞她感情洪流的閘門,滾滾淚水奪眶而出。她緊緊地抓住了我的手,嗚咽著說:“查爾斯總是這樣吻我的。”


“我知道。”我低聲說。

“我真想他啊!這麼多年,他一直都是在祝福晚安前這樣吻我的。”她停了停,擦了擦眼淚又說,“沒有他的吻,我就睡不著啊。”

她擡眼看了看我,那眼中淚水盈盈。“噢,謝謝你給了我一個吻。”


說著,她嘴角邊浮現出一絲笑意。“知道嗎,”她充滿信任地對我說,“查爾斯常給我唱一支歌。”

“是嗎?”

“是的”——她點了點那白髮蒼蒼的頭,說:“夜里我躺在這里,就會想起那支歌。”

“怎麼唱的?”凱特笑笑,握住我的手,然後,又清了清嗓子,便唱了起來。雖然聲音很小,但音色卻很優美,唱得悅耳動聽:親親我吧我們分離時就該這樣當我年邁得失去了夢想就讓這吻永駐在我心上

Views: 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