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亂了套

一〇

 

“是,請稍等片刻。”我一隻手用鉤子挑著一塊乾凈的鐵板,另一隻手端上一杯涼水。

“對不起,我來給您換換鐵板。”彎下去的腰還沒有直起來,只聽升降機又發出了緊促的信號聲。此時此刻,兩位客人幾乎同時向著我:

“大姐!請給我們一隻小碗,一把小勺。”

“對不起,再要一份雷巴撒西。”

“是,是!”我答應著,飛奔到升降機旁一樣接一樣地把菜取出來。頓時,盤盤碗碗,瓶瓶罐罐,冒著熱氣的,竄著涼氣的,五顏六色弄得我眼花繚亂。放下升降機,同時對下面高聲招呼道:

“一份雷巴撒西,勞駕了!”扭著頭,馬上給菜對號。這是——五號桌的酒,小菜:這是——三號桌的肉,青菜:這米飯是——哪號的呢?

“勞駕,請再給我們來三份比賓巴。”

“是。”

“對不起,我們要的小碗和小勺,還沒……”

“哦,實在抱歉!”

“大姐,請給我們換換鐵板。”

“是,這就來,請稍等片刻!”

老天爺,簡直亂了套了!要能再長出三個腦袋六隻手該多好!可惜辦不到。除了自己再提高速度加快頻率。大托盤里能多裝就拼命多裝:一趟可以解決的就不走兩趟,兩步能走到的就不邁五步。腳下恨不能踩上風火輪兒,兩隻耳朵同時聽兩位客人發話。手上一邊忙著,腳下一邊顛著,腦子里一邊記著,嘴上一邊喊著。活像個撲騰著翅膀的燕子,在客人之間穿來穿去。正忙得不可開交,就聽樓梯“嗵嗵嗵”一陣亂響,又上來了一大批客人。

“歡迎光臨!”我連忙招呼,心里卻不禁連連叫苦。

“我們一共十六個人,要雅座。”這一行彪形大漢的到來,更使店堂顯得擁擠忙亂。

“請,請這里坐!”我拉開雅座的門。

“先給來上二十瓶啤酒再說!”他們連鞋還沒脫完,就急不可耐地下令。通道里頓時就被一大片橫七豎八的鞋塞了個滿滿噹噹。

“是,二十瓶啤酒。”我剛答應完,身後又響起另一位客人的聲音:

“勞駕,麻煩給買一包香煙,要七星牌的。”

“是。”天呀!我還得到店外邊去買香煙。又是這頭,又是那頭,我先顧哪頭好呢?

“大姐,能不能再給我們來點兒茶?”

“對不起,我們要五張餐巾。”

“是,是”,可升降機那邊又在催命了……真是四面楚歌呀!


我的腦袋大了,像個膨張起來的大氣球。那麽多人齊向里面吹氣——簡直要爆炸!一股強烈的煩燥感沖上心頭,我差不多恨起了這些客人。但我終究還是清醒的:“險情”不排除,情況只會越來越糟糕!很顯然,由於人手少,樓下此時想必已經亂成了一鍋粥。二樓這場“硬仗”今天就全看我的了。到了這個時刻,累是早已被拋到九霄云外了。唯一的念頭就是非咬緊牙關不可。管他三七二十一!我先拿出升降機里的菜,同客人要的茶水一道送到桌了。趁那二十瓶啤酒還沒上來的功夫,一溜煙地出去買回一包煙交給客人。接著就去取升降機送來的二十瓶啤酒。酒瓶的蓋子我一個也沒有起,整個連鍋端到雅座。


“今天情況特殊,就讓這十六個五尺大漢自力更生一下吧。”我心說,交給他們一把起子:

“對不起,今天很忙,我失禮了。”

趁著他們一個個地開酒瓶,我連忙抽身出來先把客人要的五張餐巾交給他們,然後用閃電般的速度洗玻璃杯(此時乾凈的玻璃杯全用完了,髒玻璃杯堆滿了一水池)。“嗖嗖嗖”,十六只玻璃杯洗出來了,再加上十六雙筷子,十六條擦手巾都放在托盤上送進雅座。酒瓶已經全開完了,他們一面互相斟著酒,我一面給他們開菜。汗水順著腦門子成串地地往下掉,可連擡手抹一把汗的工夫也沒有……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