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周書吧·何帆真的看見中國小趨勢嗎?(上)

孔子的女兒出嫁了,有一天孔子來看女兒女婿,把帶來的兩棵銀杏樹苗親手種在了他們的院子裏。兩千五百年後的今天,這兩棵銀杏樹仍然健在,雌雄兩株樹的樹幹周長分別為5.2米和6米,高均超過了30米。這兩棵樹位於山東省安丘市石埠子鎮孟家旺村。

何帆想記錄30年的中國,怎麼寫?他在那兩棵大銀杏樹下找到了答案——像觀察樹一樣觀察歷史:慢變量,小趨勢。


羅胖發願跨年演講做20年,何帆發願這樣的書寫30年,我像他們致敬,去深圳看現場的跨年演講爭取3年內達成,何帆的書卻一定每年都買且讀。當年看威廉·曼徹斯特的《光榮與夢想》,深感這樣的歷史宏大且動人,何帆正是受此書啟發,要寫中國的《光榮與夢想》。看完這本《變量》,覺得對何帆有信心。我們同時也是何帆所寫歷史的親歷者,所以讀來更覺不同。

過去30年,推動中國經濟發展的三個最主要的慢變量是工業化、城市化和技術創新。這個趨勢在施展的《樞紐》中已經詳細講過,這次何帆的說明再次印證了。


歷史感是一種以往知識的積累、長期的思考、細致的觀察、突然的頓悟形成的直覺。歷史感能讓你意識到自己的命運與他人的命運息息相關,也與歷史的進程息息相關。一言以蔽之,人不可能單獨地活著,只有認識到這一點,才能指導你的所作所為。自我中心感太強的人,要不然取得大成功,要不然就是個陷入失敗痛苦的瘋子。

2018年的一件大事是中美貿易摩擦,我覺得何帆把這個事情的原因說清楚了:全球化和技術進步就像一輛高速行駛的大巴車,現在美國人和歐洲的民粹主義者想要下車,而中國人難以理解這些想要下車的人。中國人就像早上要坐公交車的乘客,他們最關心的是怎麼上車。擁擠的人群如同潮水,每個人最後都發現,自己是被擠上車的。而美國和西方國家一群人不願意讓全球化和技術進步太快,他們感到眩暈,要求把車子停下來,要下車。所以兩幫人對世界的認知不同,現在還在同一部車上的兩幫人如果在車廂內打起來,這輛車可能會失控,掉下懸崖。


這個問題該怎麼辦?貿易摩擦是沒有贏家的,只有中美面臨共同的敵人才能再次聯手,比如人工智能的到來。至於地球被木星吞噬的境況,那只存在於科幻中。而中美面對人工智能所采取的反應是不同的,美國經濟和政治更強調精英觀點,普通民眾的難以表達自己的聲音。中國的智能手機普及更廣,民眾參與的熱情更高,因此每個中國人都要充當人工智能的試驗品,中國也會比別的國家更早地遭遇人工智能社會的風險。這個也是六個變量的第一個:大國博弈。

第二個變量是技術賦能。最具生命力的新技術總是出現在無人地帶。用無人機正好說明這個無人地帶,無人機運用最好的地方是在新疆的棉田和農田裏,極為遼闊的無人區,正好是農用無人機的用武之地——打農藥。我們熟知的攝影、巡線、警用等都只是無人機的小舞臺。書中一張維吾爾老人和他的P20(可噴20畝地農藥的機型)的照片很是反常識,無人機並不都是潮人們的玩具,這個遼闊的鄉土才是它的大舞臺。雖然公司在深圳,但這種無人機已經成了新疆的土特產。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