隊伍停駐在這接近敵人區的小市鎮上,已經三天了,明天,聽說又要開上前線 去。

趙得勝的心裡非常難過,滿臉急得通紅的。兩隻眼睛夾著,嘴巴癟得有點像剛 剛出水的鮎魚;涎沫均勻地從兩邊嘴巴上流下來,一線一線地掉落在地上。

他好容易找著了劉上士,央告著替他代寫了一張請長假的紙條兒。準備再找班長,轉遞到值星官和連長那兒去。

大約是快要開差了的原故呢,晚飯後班長和副班長都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趙得勝急得在草地上亂竄亂呼。

「你找誰呀,小憨子?」

趙得勝回頭一望,三班楊班長正跟著在他的後面裝鬼臉兒。趙得勝很吃力地笑 了一下:

「我,我尋不到我們的班長,他,他,……」

「那邊不是李海三同王大炮嗎?你這蠢東西!」

楊班長用手朝西面的破牆邊指了一指。趙得勝笑也來不及笑地朝那邊飛跑了過 去。

他瞧著,班長同副班長正在那牆角下說得蠻起勁的。

「什麼事情呀,小憨子?」

王班長的聲音老有那麼大,像戲臺上的花臉一樣。

「我,我,我,……」趙得勝的心裡有點不好意思了。

「你又要請長假嗎?」

「我,我,報告班長!……我,……」

「你真是一個蠢東西呀!」

班長像欲發脾氣般地站起來了,趙得勝連忙嚇得退下幾步。他有點怕班長,他 知道,班長是一位有名的大炮啊。

「我,我的媽媽,說不定這兩天又……」

「那有什麼辦法呢?那有什麼辦法呢?你!你!蠢東西!我昨天還對你說過那麼多!……」

「我只要求你老人家給我遞遞這個條子!」

「豬!豬!豬!……」

班長一手奪過來那張紙條子,生氣地像要跑過去打他幾下!趙得勝嚇得險些兒哭起來了。

副班長李海三連忙爬起來,他一把拖住著王大炮:

「你,老王!你的大炮又來了!」

王班長禁不住一笑,他回頭來瞅住著李海三:「你看,老李,這種東西能有什麼用場,你還沒有打下來他就差不多要哭了。」

「我,我原只要求班長給我轉上這條子去!我,我的娘……」

「你還要說!你!你!」

「來,小趙!」李海三越了一步上去,他親切地握住著趙得勝的手:「你不要怕他,他是大炮呀。你只說:你曉不曉得明天就要出發了?」

「報告副班長,我,我曉得!」

「那麼誰還準你的長假呢?」

「我,我今天早上,還看見胡文彬走了。……」

「胡文彬是連長的親戚呀!」李海三趕忙回說了一句。接著:「告訴你,憨子! 你請長假連長是不會准你的。你不是已經請過三四次了嗎?這個時候,誰還能管你的媽死媽活呢?況且,明天就要開差啦。班長昨天不是還對你說過許多嗎?你請准假回去了也不見得會有辦法。還是等等吧!憨子,總會有你……」

「我,我不管那些。班長,我要回去。不准假,我,我得開小差!……」

「開小差?抓回來槍斃!」大炮班長又叫起來了。

「開小差也不容易呀!」李海三也接著說,「四圍都有人,你能夠跑得脫身嗎?」

「我,我,我不管!……」

「為什麼定要這樣地笨拙呢?」

李海三又再三地勸慰了他一番。並且還轉彎抹角地說了好一些不能夠請準長假又不可以開小差的大道理給他聽,趙得勝才眼淚婆娑地拿著紙條兒走開了。

王大炮坐了下來。他氣得臉色通紅的:

「這種人也要跑出來當兵,真正氣死我啊!」

「氣死你?不見得吧!」李海三笑了一笑,又說:「你以為這種人不應該出來當兵,為什麼你自己就應該出來當兵呢?」

「我原是沒有辦法呀!要是當年農民協會不坍臺的話,嘿!……」王大炮老忘 不了他過去是鄉農民協會的委員長,說時還把大指拇兒高高地翹起來。

「農民協會?好牛皮!你現在為什麼不到農民協會去呢?……你沒有辦法,他 就有辦法?他就願意出來當兵的嗎?」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