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的嗓音在十六歲時已經固定下來。在此後的十多年里,她的聲音幾乎每日都要在我的耳邊盤旋。這種過於熟悉的聲音,已將我的激情清掃。因此在此刻的黃昏里,我看著坐在對面的妻子,只會感到越來越疲倦。她還在織著那條天藍色的圍巾。她的臉依然還是過去的臉。只是此刻的臉已失去昔日的彈性。她臉上的皺紋是在我的目光下成長起來的,我熟悉它們猶如熟悉自己的手掌。現在她開始注意我的話了。

“在你還沒有說話的時候,我就知道你要說什麼;在每天中午十一點半和傍晚五點的時候,我知道你要回家了。我可以在一百個女人的腳步聲里,聽出你的聲音。而我對你來說,不也同樣如此?”她停止了織毛衣的動作,她開始認真地望著我。

我繼續說:“因此我們互相都不可能使對方感到驚喜。我們最多只能給對方一點高興,而這種高興在大街上到處都有。”這時她開口說話了,她說: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是嗎?”我不知道該如何對付她這句話。所以我只能這麼說。她又說:“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我看到她的眼淚流了出來。

她說:“你是想把我一腳踢開。”

我沒有否認,而是說:“這話多難聽。”

她又重復道:“你想把我一腳踢開。”她的眼淚在繼續流。

“這話太難聽了。”我說。然後我建議道:

“讓我們共同來回憶一下往事吧。”

“是最後一次嗎?”她問。

我回避她的問話,繼續說:“我們的回憶從什麼時候開始呢?”“是最後一次吧?”她仍然這樣問。

“從一九七七年的秋天開始吧。”我說,“我們坐上那輛嘎吱作響的汽車,去四十里以外的那個地方,去檢查你是否已經懷孕。那個時候我可真是喪魂落魄。”

“你沒有喪魂落魄。”她說。

“你不用安慰我,我確實喪魂落魄了。”

“不,你沒有喪魂落魄。”她再次這樣說,“我從認識你到現在,你只有一次喪魂落魄。”

我問:“什麼時候?”“現在。”她回答。

Views: 2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