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樹《遇上百分百女孩》(上)

四月一個晴朗的早晨,我在原宿後街同一個百分之百的女孩擦肩而過。

不諱地說,女孩算不得怎麼漂亮,並無吸引人之處,衣著也不出眾,腦後的頭髮執著地帶有睡覺擠壓的痕跡。年齡也已不小了—-應該快有30了。嚴格地說來,恐怕很難稱之為女孩。然而,相距50米開外我便一眼看出:對於我來說,她是個百分之百的女孩。從看見她身姿的那一瞬間,我的胸口便如發生地鳴一般的震顫,口中如沙漠乾得沙沙作響。

 

或許你也有你的理想女孩。例如喜歡足頸細弱的女孩,畢竟眼睛大的女孩,十指絕對好看的女孩,或不明所以地迷上慢慢花時間進食的女孩。我當然有自己的偏愛。在飯店時就曾看鄰桌一個女孩的鼻形看得發呆。但要明確勾勒百分之百的女孩形象,任何人都無法做到。我就絕對想不起她長有怎樣的鼻子。甚至是否有鼻子都已記不真切,現在我所能記的,只有她並非十分漂亮這一點。事情也真是不可思議。


“昨天在路上同一個百分之百的女孩擦肩而過。”我對一個人說。

“唔,”他應道,“人可漂亮?”

“不,不是說這個。”

“那,是合你口味那種類型嘍?”

“記不得了。眼睛什麼樣啦,胸部是大是小啦,統統忘得一乾二凈。”

“莫名其妙啊!”

“是莫名其妙。”

 

“那麼,”他顯得興味索然,“你做什麼了?搭話了?還是跟蹤了?” 

“什麼都沒有做。”我說,“僅僅是擦肩而過。” 

她由東往西走,我從西向東去,在四月里一個神清氣爽的早晨。

 

我想和她說話,哪怕30分鐘也好。想打聽她的身世,也想全盤托出自己的身世。而更重要的,是想弄清導致1981年4月一個晴朗的早晨,我們在原宿後街擦肩而過這一命運的原委。里面肯定充滿和平時代的古老機器般溫馨的秘密。 

如此談罷,我們可以找地方吃午飯,看伍迪·愛倫的影片,再順路到賓館里的酒吧喝雞尾酒什麼的。弄得好,喝完說不定能同她睡上一覺。可能性在扣擊我的心扉。我和她之間的距離以近至十五六米了。問題是,我到底該如何向她搭話呢?


“你好!和我說說話可以嗎?哪怕30分鐘也好。”過於傻氣,簡直像勸人加入保險。“請問,這一帶有24小時營業的洗衣店嗎?”這也同樣傻里傻氣。何況我豈非連洗衣袋都沒帶!有誰能相信我的道白呢?也許開門見山好些。“你好!你對我可是百分之百的女孩喲!”

不,不成,她恐怕不會相信我的表白。縱然相信,也未必願同我說什麼話。她可能這樣說:即便我對你是百分之百的女孩,你對我可不是百分之百的男人,抱歉!而這是大有可能的。假如陷入這般境地,我肯定全然不知所措。這一打擊說不定使我一蹶不振。我已32歲,所謂上年紀歸根結底便是這麼一回事。 

我是在花店門前和她擦肩而過的,那暖暖的小小的氣塊兒觸到我的肌膚。柏油路面灑了水,周圍蕩漾著玫瑰花香。連向她打聲招呼我都未能做到。她身穿白毛衣,右手拿一個尚未貼郵票的四方信封。她給誰寫了封信。那般睡眼惺忪,說不定整整寫了一個晚上。那四方信封里有可能裝有她的全部秘密。走幾步回頭時,她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人群中。

 

※※※

 

當然,今天我已完全清楚當時應怎樣向她搭話。但不管怎麼說,那道白實在太長,我篤定表達不好――就是這樣,我所想到的每每不夠實用。總之,道白自“很久很久以前”開始,而以“你不覺得這是個憂傷的故事嗎”結束。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