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以諷刺來取笑。此外還有抓著一點日常事件來瞎聊,一面說一面做,那種態度和舉動,在他們總會做得趣味風生。

“……什麽事情都有個一定的規矩,是絕不知亂的。譬如先生們每天早晨起床來,總是先把襪子穿上,再穿上褲子,穿汗衣,把臉洗了,口漱了,才把外衣穿上,帽子戴上,這才到穿衣鏡當前去看;絕沒有說一起床連什麽都不穿,就赤條條地跑去站在穿衣鏡當前………這是不合規矩的。”

“……譬如我們走路,照規矩總是出右腳左手向前,出左腳右手向前,要不這樣,多麽蹩扭?(說著,他就走給大家看)。走路的時候,兩只手不動也不成;站住了,手老是不停地搖晃也不好看。”

“……譬如做生意,也各行有各行的規矩——有站起做的,有坐住做的,有跑去做的……理髮匠就是站起做生意,無論多麽高明的理髮匠,總不能端一只椅子來坐住給人理髮;當鋪里的人就是高高地坐在那兒,輕易是不站起來的;洋車夫的生意就是跑起在做,只是站在那兒或坐在那兒是做不成生意的。”

“……說到做生意,官派最重的只有當鋪,我怎麽知道呢?因為我常常給當鋪打交道。他們不但坐得高,望得遠,臉上是一輩子也看不到一點笑容;那聲調更是特別,你把東西捧上去,他連看也不看你一眼,口氣拖得多長的:‘當——多——少……?’”

“這還不算,要是你的東西當給他,你聽他吆喝起來才嘔人!有一次,我去當東西,看到一個人拿一件皮袍去當,看起來再怎樣也要值一百二百的,說好了當二十元,等到他拿進一吆喝:‘老羊皮,老板無毛,缺袖子,短底襟,沒領口……。’還沒說完,那人不當了,怎麽勸也要拿回去!……”

此外還有所謂“棺材趕廟會”,也是兩個人對談的。兩個一開頭好像多年不見面的老朋友,問到各人生活狀況,一個人說他在他的舅父家里幹事情,他的舅父是開棺材鋪的。對方問:“現在的生意好不好?”他說:“如今遠不及早年,記得那年得麻腳症,一家一家的人死,一家人要是有十個,會死十幾個來!”

“那是怎麽的?”

“……請來看病的大夫也死在一塊兒了。那年我們鋪上的生意才好啊,以後弄得我舅父沒辦法,恐怕別人來買棺材,趕做又來不及,只好把鋪子關起來;別人還是要來拍門,我舅父在里面說:‘沒有了!’但外面的人從門縫里瞧了說:‘里面不是還有幾具嗎?’我舅父說:‘一起只有六具,我家里就有八個人,自己都還不夠咧!’”

“可是,如今的生意不好,好在我舅父還能幹,想一個法兒來——把鋪上的八個徒弟分派出去,叫他們在一些大藥鋪門口等著,要是有人抓藥,就是勸他:‘你家里的病人要是好了那就不用了,要是死了呢?……’這樣去兜買賣,並且還印了幾千傳單出去發。他們八個出去一天回來了四個……”

“那四個呢?給別人打了!”

“沒有抓進公安局去了……”我舅父看到這樣不行,一天,叫些人來把鋪里存著的幾十口棺材擡去趕廟會,廟里不準擡進去,我舅父就叫在廟門外擺攤;剛一擺上,人山人海地就湧來了!

“都來買你們的棺材來了?”

“都來堆在那兒,罵啊,跳起來罵啊……”

為了篇幅所限,我只能簡略地寫出一點兒來。這種說“相聲”的,內容雖是說不上有什麽“深刻”的意義,但由他們表現起來,卻也有一種支配你的感情底力量!就拿“滑稽”這一點來說,他們也好像懂得應用所謂“預料的逆應”,說些你不會想到的情事出來使你發笑;假如說,這種淺薄的滑稽沒有絲毫價值,則現在許多幫閑或有閑的士大夫之流,成天在那兒講求的所謂“幽默”,所謂“風趣”,也是同樣地可以這樣判斷。況且,我們在這種地方,除了“滑稽”之外還可以多少了解一點一般的“人情世故”,學習並了解一點大眾心理和語調。

然而,那些“幽默”的刊物的銷路,和講求“幽默”的“老爺”們的生活,同這些說“相聲”的比較起來卻真所謂“有老壤之別”!這種“別”,可說是全由“有文字”和“沒有文字”造成的!

一九三五·四·二十寫於北平

載第2卷第5期(1935年5月20日出版)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