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復彩《禪的故事》玄沙師備

午後的陽光火一樣炙烤著南臺大地,一條小船順著村前的小河,緩緩向下遊駛去。

這是進入夏季以來,謝師備第一次走出家門。父親看到他將船推下水,以為他又將去釣魚,父親朝他叫著說,釣到魚可別再放掉了啊,吃不掉可以喂貓。

謝師備自從7歲那年跟父親第一次下河,從此就迷上了垂釣。謝師備家境不錯,父母一心指望他好好讀書,將來在科舉中有所成就。但是,兒子自從迷上垂釣之後,再也無心讀書。謝師備說,讀書又有什麼用呢,做官又有什麼用呢,將來還不是都要死掉嗎?

父母奇怪兒子會有這種奇怪的邏輯,但兒子不愛讀書,父母也不再勉強於他,對他迷戀垂釣,慢慢地也就聽之任之了。然而近兩年來,謝師備的性格越來越怪,先是將父母為他定好的婚劃一推再推,後來慢慢地對釣魚也失去了興趣。一有空,他總是和南臺寺里的僧人打成一片,儼然就是一名在家的僧侶。有人就說,謝家的獨生子要出家做和尚了。這話傳到父母的耳里,父母親急了。父母生養很遲,直到快40歲時才有了謝師備這樣一個兒子。他們還指望在自己的有生之年抱上一個大胖孫子,他們從來沒有想過兒子將來會是一個出家的僧侶。

父親怕兒子真的有一天會走進寺里再也不肯出來,於是,70歲的老父親再次帶著兒子出門釣魚。父親希望兒子能從垂釣中重新找回兒時的歡樂。然而父親發現,每當一天的垂釣結束,謝師備都會將那些釣到的魚再次放回水里。終於,謝師備徹底放棄了迷戀了20多年的垂釣之樂,重新撿起書本來。有一天,父親發現,兒子所看的書竟然全是佛經。這一次,父親認命了。

謝師備終於又推著船兒下水了,父親以為,兒子的興趣又轉移到垂釣上來了,但願兒子會從垂釣中重新尋找到新的快樂。

然而父親又怎麼會想到,謝師備這一出家門,就再也沒有回來。直到10年之後,在佛教界已開始聞名遐邇的師備禪師應閩主王審知的迎請,再次回到家鄉福州,住持於古剎玄沙院。閩主因仰慕師備的禪風,施舍萬金,將古老的玄沙院大肆擴建,終成規模,從此,人們便稱他為“玄沙師備”了。前來玄沙問法的人絡繹不絕,尋求解脫的人把玄沙院的門坎都給踏破了。師備的門下有七百余僧眾,他被唐昭宗敕號“宗一大師”。

玄沙師備最初是得法於石頭希遷的弟子雪峰義存。二人的第一次見面,就充滿了戲劇色彩。當時雪峰義存已是一位70歲的老人,正拄著禪杖在庭外散步。師備便開口說:“你的禪杖真是好啊,能送一根與我嗎?”

義存隨手就將禪杖扔給了師備,說:“我有三根拄杖,這一根就送給你吧。”

沒想師備卻又把那根禪杖還給了義存,說:“人人只有一根柱杖,你為什麼會有三根呢?”

義存說:“三根有三根的用處。”

師備說:“你說得也有道理,但我卻不這樣認為。”

雪峰義存說:“是嗎,你怎麼認為呢?”

“三是三,一是一。”

雪峰義存內心里湧出一種喜悅,頓時有一種棋逢對手般的沖動。

於是他說:“三是三,一是一,三不是一,一也不是三。是三是一,是一是三。這種事啊,好比是一片肥沃的田地,一任眾人耕種,大家無不依此為生。是一是三,是三是一。”

師備沒有被雪峰這繞口令似的禪語迷惑,他抓住雪峰中關於田地的論述,說:“怎麼又說到了田地呢?”

雪峰用手在虛空中劃了一圈,說:“看到了嗎,這就是那片任由耕種的好田地。”

師備擡頭朝天空看去,在幾片如絮般的白雲的襯托下,那無垠的天空湛藍澄澈,一行大雁排成人字從頭頂飛過,丟下一陣空曠的叫聲。

佛性如天宅般明凈而澄澈,在這明凈而澄澈的佛性中,又何來一,又何來三,又何來有,又何來無呢?一切都是多余的啊。

師備說:“天空的譬喻多麼好啊,可我仍然不這樣說。”

雪峰說:“那麼,你怎麼蛻呢?”

“既沒有三,也沒有一;可以有三,也可以有一,不過那都是各人自己的事。正應了一句俗話:各人生死各人了,各人吃飯各人飽。”

“說得好啊,”雪峰義存知道對方已理解了怫性的根本,於是又把話題重新拉到開頭的禪杖上來,“既然這樣,你為什麼還要向別人要禪杖呢?你為什麼不用自己的東西呢?”

話說到此,二人的對佛性的見解已趨於統一,那就是說,佛性人人自有,不必向外索求。

玄沙師備說:“達摩不來東土,慧可不往西天。該來的就來,該去的就去,用一根禪杖助他即可,何必用三根呢,別把人家給累死了啊。”

從此,師備皈於雪峰的門下。然而,他們既是師徒,又是道友。他們相互尊重,又互相爭論。

有一次,一個叫神楚的僧人來問雪峰:“我的一個道友死了,請問他去了哪里呢?”

雪峰回答說:“如冰歸水。”然而雪峰對這樣的回答似乎並不自信,於是,他把這件事告訴了已做了他弟子的玄沙師備。果然,師備說:

“你回答得很不錯,然而我不這樣認為。”

雪峰問:“你怎麼認為呢?”

“如水歸水。”玄沙師備說。冰,畢竟是有形的,而水則是無形的,就像生命一樣,生命的本質是有形的,又是無形的。有形的是生命的軀殼,無形的是生命的內核和層次。

師備有一次派僧人給他的老師雪峰送一封信去。雪峰打開信時,卻只見到三張空白的信紙。雪峰覺得這是向他的弟子們應機說法的好時機,便將那封空白的信展示給他的弟子們,並問道:“你們領會玄沙師備的意思嗎?”

僧人們齊聲回答說:“不領會。”

雪峰說:“大家沒聽說過這樣的話嗎?君子遠隔千里,彼此風格相同。”

或許玄沙師備自幼與水打交道慣了,他的說法,總是離不開水。

有一次,當一個僧人問他“什麼是佛法大意”時,師備就說了如下的話。

“你們各位一再地向我問到佛法大意,可悲啊。你們這些人啊,好像是置身於大河之中,河水已經沒入你們的頭頂,可你們還要伸出手去向別人討水喝。河邊討水,尚可理解,可你們是身在水中知道嗎?”

是啊,我們的身體是一片智慧的大海,可我們為什麼總不肯正確地認識自己呢?

玄沙禪師下一偈語道:“達摩不來東土,二祖不往西天,當來的則來,當去的則去,用一支拄杖子助他,莫用三支拄杖子累他!”

禪宗說的拄杖子,應該是人人本具的清凈本性,不可說有,也不可說無;不可說一,豈能說三?你無,我奪卻你的,你有,我就給你;

禪師與禪師之間,只是一來一去,一去一來,何必分別二三呢?

Views: 8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