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公元二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梦里,回到少女时代。向朋友借了车子,开去学院上课,中文课。校园竟是老家的小学。进到课室,发现和我在一起的,有我小学同班的m,中学的b和新闻班的Y。

       上课钟还没响,大家说先去吃早餐吧。我建议到校後的马来村子去,那儿村民卖的炸虾饼很好吃。

        来到马来村子,见到第一摊卖的虾饼,只剩下一些碎片。而第二摊的虾饼有两种。我随手拿起一小片来试,太甜了。第二种,颜色像是炸香蕉片。

        我想吃的,不是这两种虾饼。

        我下意识看了看手表,上午十点钟。学院就在附近,还没听见钟声。

        我看见一位穿著整洁的牧师,从一间课室走过另一间课室。我心头不知为何出现一个声音:“他是我以前在一家报馆的上司。”

        我边比手势边对小贩说:“我在找那种大大片,方方薄薄的虾饼。”

        他点了点头,好像明白我在说什麽,立即从一个桶里淘出一尾马高鱼,大约有一尺多长,用刀从鱼尾顺势滑向鱼头,切出一大块鱼肉。

        我有点急了说:“我要的是虾饼。”

        他开口说:“你不知道这麽多的啦,虾饼就是这样做的。”说着把鱼肉放下锅里去炸。

        虾饼为什麽是用鱼片炸的呢?我一面嘀咕,一面看腕表。时间一分钟一分钟过去,钟声就快响了,老师已经进入课室。

        我的心情、校园和时间,应该有某种稀奇的关系。我越心急,时间就过得越快,而学院一尺一尺的移远、移远。

        我要去上中文课了。可是,小贩说是虾饼的鱼片,却一直还在锅里炸;应该是永远都炸不好了。

        我向朋友借来的车子,刚才好像随便停在学院外,市议会不会把它拖走吧?

        醒来,和我的解梦师老公一道用早餐。他这麽解释我昨晚的梦:“车子象征我们的这一生。这仅有的、而且是很有限的一生;就像你梦里的那部车子是借来的,我们的生命何尝不是向老天暂时借来用用的?”

         为什麽梦到虾饼呢?

         老公问:“你吃过最难忘的虾饼,是在那儿吃的?”

         我想了想说:“大概是上回一家子到浪礁屿游玩时,在玛苏丽墓园外的小贩档吧。”说着,口腔居然有那鲜香、酥脆的味道;隐隐然,看见那次大家都玩得很开心。

         他说,虾饼是好味道、好感觉的象征。

         这麽诠释,我给这个梦找到了一个很好的主题:感恩青春。

         是啊,岁月珍贵;中文珍贵;从小到大的同窗情谊珍贵。

         今天,我们好像拥有了许多,像那好大一块的鱼肉,可是,它毕竟不是虾饼;珍贵的东西可以并存、互相辉照,但它们无需也无法互相替代。

         说年少时的梦想吧。上完中学,我很向往写东西的工作,于是选择了新闻系。那种情怀,有点像信教。所以,我後来在报馆的上司,在梦里变成了一位牧师。

        这主题有点俗,“感恩青春”;但它很真实,说明了我年少时的简单想法,整个生活就是往那简单的想法活过去:

        想进新闻界工作,去念新闻系吧;念完书,进报馆吧。

         “老公,我还是有些不明白。我梦里的心情,可是焦急的啊,那是为什麽?”

        说完,我想起梦里,从学院後通往村子的那条黄泥路,是我上回到一个郊区戒毒中心,去探望一位亲友所走过的。两旁是茂密的林子,东一座西一座的原住民木房子,像是彼此排斥到某个距离外。

Views: 24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