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人影在窗子上閃了一下,接著敲了兩下窗子,那是汪林的父親。

  什麽事情?郎華去了好大時間沒回來,半個鐘頭還沒回來!

  我拉開門,午覺還沒睡醒的樣子,一面揉著眼睛一面走出門去。汪林的二姐,面孔白得那樣怕人,坐在門前的木臺上,林禽(狗名)在院心亂跑,使那坐在木臺的白面孔十分生氣,她大聲想叫住它。汪林也出來了!嘴上的紙煙冒著煙,但沒有和我打招呼,也坐在木臺上。使女小菊在院心走路也很規矩的樣子。

  我站在她家客廳窗下,聽著郎華在裏面不住地說話,看不到人。白紗窗簾罩得很周密,我站在那裏不動。……日本人吧!有什麽事要發生吧!可是裏面沒有日本人說話,我並不去問那很不好看的臉色的她們。

  為著印冊子而來的恐怖吧?沒經過檢查的小說冊被日本人曉得了吧!

  “接到一封黑信,說他老師要綁汪玉祥的票。”

  我點了點頭。再到窗下去聽時,裏面的聲音更聽不清了。

  “三小姐,開飯啦!”小菊叫她們吃飯,那孩子很留心看我一遍。過了三四天,汪玉祥被姐姐們看管著不敢到大門口去。

  家庭教師真有點象個強盜,誰能保準不是強盜?領子不打領結,沒有更多的,只是一件外套,冬天,秋天,春天都穿夾外套。

  不知有半月或更多的日子,汪玉祥連我們窗下都不敢來,他家的大人一定告訴他:

  “你老師是個不詳細的人……”

Views: 5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