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揚·論闡釋的四種模式(3)

最後,艾柯假定這一回收件人是一位熟通中世紀文本闡釋的批評家。有鑒於艾柯本人對中世紀美學和藝術情有獨鍾,且建樹豐厚,其博士論文《托馬斯·阿奎那的美學》堪稱中世紀美學的一部百科全書,這讓人懷疑他是不是夫子自道,或者,以身說法。艾柯說,這位擅長中世紀寓意解經的批評家,會假定瓶子里的信息,是出於一位詩人手筆,他會從字面上充滿詩意的私人代碼里,嗅出隱藏其後的第二層意義。如是「無花果」提喻「水果」,「水果」隱喻「正面的星體影響」,「正面的星體影響」又寓指「聖恩」。如此環環延伸下去,亦是無窮無盡。但是艾柯強調說,在這個中世紀闡釋模式的例子里,批評家雖然可以海闊天空大膽假設,但是他堅決相信,這許多形形色色、互相衝突的假設當中,究竟也會有某種可行的標準,而使某一些假設較之另一些假設更見情理。這當中無關信劄作者的意圖,但是必關涉著最初信息的歷史和文化語境。

在艾柯看來,正是文本發生之初的文化和歷史語境,構成了日後一切闡釋的發生點。是以闡釋終究是有邊界,後代的闡釋家和批評家,沒有權力聲稱威爾金斯掌故中的這封書信,可以無所不指:

它可以意指許多東西,但是有一些意義,假設起來就是荒誕不經的。我並不認為它可以意指有人急於表明,它指的是拿破侖死於18215月;但是挑戰這類天馬行空的閱讀,也可以成為一個符合情理的起點,以推定那條信息至少有什麽東西是不能信誓旦旦胡作結論的。它說的是,從前有一籃子無花果。

從前有一籃子無花果。包括奴隸、果子的數量,這都是以上書信的「字面義」。艾柯指出,雖然文本究竟有沒有「字面義」的說法學界多有爭論,但是他始終認為,語詞在詞典中的首要釋義,以及每一位讀者對於語詞的本能反應,便是一個特定語言單元的字面義。

《闡釋的界限》發表的同一年,艾柯在劍橋大學「丹諾講座」上作了題為《闡釋與歷史》《過度闡釋文本》《作者與文本之間》的三個講演,理查德·羅蒂、喬納森·卡勒、克里斯蒂娜·羅斯分別給予回應。講座統共七篇文獻由東道主劍橋大學文學教授斯特凡·科里尼編為文集,取名《闡釋與過度闡釋》,面世之後廣為傳佈,引人矚目。第一篇講演中,艾柯一開始就宣布他1962年出版的闡釋理論成名作《開放的作品》,是給人誤讀並誤解了:

在那本書里我倡導做主動的闡釋者,來閱讀那些富有美學價值的文本。那些文字寫成之際,我的讀者們注意力主要集中在整個作品的開放性方面,而低估了這個事實,那就是我所支持的開放性閱讀,是作品引出的活動,目的在於進行闡釋。換言之,我是在研究文本的權利和闡釋者的權利之間的辯證關係。

艾柯重申了他1989年在哈佛大學皮爾斯國際會議上的發言立場:符號指意過程沒有邊界,並不導致得出結論闡釋沒有標準;闡釋具有無盡的潛能,並不意味隨心所欲跑野馬,也不意味每一種闡釋行為,都能有個幸福結局。即是說,讀者光注意到是書鼓吹作品的開放閱讀,卻忽略了他其實提倡開放性必須從文本出發,因此會受到文本的制約。

③④Umberto Eeo,The Limits of Interpretation,Bloomington:Indiana University Press,1994,p.4,p.5.

⑤⑥Umberto Eeo with Richard Rorty,Jonathan Culler,Christine Brooke-Rose,Interpretation and Overinterpretaion,Stefan Collini(ed),New York: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92,p.23,p.24.

(本文原載:《文藝理論》2022 年 01 期 / 作者單位:復旦大學中文系。)

Views: 2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