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暗藍色的海上,海水在歡快地潑濺,

我們的心是自由的,我們的思想不受限,

迢遙的,盡風能吹到、海波起沫的地方,

量一量我們的版圖,看一看我們的家鄉!

 

這全是我們的帝國,它的權力到處通行——

我們的旗幟就是王笏,誰碰到都得服從。

我們過著粗獷的生涯,在風暴動蕩裏

從勞作到休息,什麼樣的日子都有樂趣。

 

噢,誰能體會出?可不是你,嬌養的奴僕!

你的靈魂對著起伏的波浪就會叫苦;

更不是你,安樂和荒淫的虛榮的主人!

睡眠不能撫慰你——歡樂也不使你開心。

 

誰知道那樂趣,除非他的心受過折磨,

而又在廣闊的海洋上驕矜地舞蹈過?

那狂喜的感覺——那脈搏暢快的歡跳,

可不只有“無路之路”的遊蕩者才能知道?

 

是這個使我們去追尋那迎頭的鬥爭,

是這個把別人看作危險的變為歡情;

凡是懦夫躲避的,我們反而熱烈地尋找,

那使衰弱的人暈厥的,我們反而感到——

 

感到在我們鼓脹的胸中最深的地方

它的希望在蘇醒,它的精靈在翺翔。

我們不怕死——假如敵人和我們死在一堆,

只不過,死似乎比安歇更為乏味:

 

來吧,隨它高興——我們攫取了生中之生——

如果死了—誰管它由於刀劍還是疾病?

讓那種爬行的人不斷跟“衰老”纏綿,

黏在自己的臥榻上,苦度一年又一年;


讓他搖著麻痹的頭,喘著艱難的呼吸,

我們呀,不要病床,寧可要清新的草地。

當他一喘一喘地跌出他的靈魂,

我們的只痛一下,一下子跳出肉身。

 

讓他的屍首去誇耀它的陋穴和骨灰甕,

那憎恨他一生的人會給他的墓鑲金;

我們的卻伴著眼淚,不多,但有真情,

當海波覆蓋和收殮我們的死人。

 

對於我們,甚至宴會也帶來深心的痛惜,

在紅色的酒杯中旋起我們的記憶;

啊,在危險的日子那簡短的墓志銘,

當勝利的夥伴們終於把財物平分,

誰不落淚,當回憶暗淡了每人的前額:

現在,那倒下的勇士該會怎樣地歡樂!

Views: 3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