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玩鳥,堪稱這塞外古城祖傳的一絕。 

無論是老幫子還是新派兒,一經玩上,便終生有癮,而且越玩越有板、有眼、有譜兒。您瞧!前些日子老城根兒小公園內一驚一乍,鳥友們競又順應潮流玩出個愛鳥者協會來。 

得!有廟就得把神搭配齊了。

 

為此,當主席和副主席選定了,鳥友們就開始為鳥協尋訪位叫勁兒的秘書長。但不知為什麼,挑來挑去,大夥兒竟挑中玩鳥純屬玩票性質的白三爺。更令人不解的是,這小子近半年:更難得露面兒了,可鳥友們卻仍一致認為:鳥協秘書長非他莫屬。 


白三、白三爺哪兒來的這麼大能耐? 


說到這兒,必須首先提到白三爺的父親。您知道,老年間這兒曾經是口外甘草、發菜、皮毛、牲畜的集散重地。為此,一批靠嘴皮子吃飯的人便在這兒應運而生了。一般的靠著拉個掮、搭個線、敲個邊鼓兒,也能混碗飯吃。而那高級一點的就懂得「良禽擇木而棲」了。憑著那嘴皮子上的絕頂功夫,為主子東拼西闖,到頭來自己也落個吃香的喝辣的。但這必須要有眼力,東家一定要選准了,行話稱為選定「落鳳枝」。白三的父親屬後一種,在同行中屬拔尖人物兒。

 

而白三爺從小又深得父親真傳……

 

這小子從小就嘴巧過人,加上腦子又特別好使,十三歲跟著老頭子一亮相,就在訝行裡博得個滿堂彩,可惜世道變了,白二爺還沒來得及「擇木而棲」,這行當便銷聲匿跡了。最後,只落得在街道維修隊當個泥瓦小工子,靠著給師傅們打哈哈混日月。壯志未酬,閒暇只好對著鳥籠子跟鳥兒練練嘴皮子,生怕把一身絕技丟了。白三爺從來無心問鼎「虯龍爪」,只顧夢寐以求「落鳳枝」,因此在愛鳥界的人緣兒極好,深得老少爺兒們的愛戴。 

要不,大夥兒怎麼都想到他呢? 

但誰也沒曾料想到,平時那麼個隨和的主兒,經鳥友們一請、二請、三請,就是不為這頂烏紗帽所動,愣不邁出自己那小小的「茅廬」。勸急了,他竟不冷不熱地扔給了人家這麼一句: 


「您哪!我白三兒不犯那個癮!」

 


遙想當年,乾隆爺為戍邊子弟欽定此城時,曾御筆親書此並為「漠北第一泉」。後輩兒孫欲延世澤,便紛擁至此,順著茶樓酒肆,沿東西發展,爭相蓋起一座座作坊店舖,致使各種小吃喝、各類小玩藝兒的門面,一時間綴滿了這左右兩條褲腿兒,熱鬧得實在可以。據說,一位末代翰林回鄉探親,曾為此慨然落淚,激動之餘,連聲讚道:「果不負皇恩浩蕩,咱們這地兒也有自己的天橋啦!」當然,近二三十年,大褲襠胡同也曾大大地冷落了一陣子。但世事多變,最近幾年,卻又開始時來運轉了。隨著四周高樓大廈的拔地而起,一時間兩條褲腿兒裡門面重修,店舖重開,遊人如織,熙熙攘攘,更勝過當年的繁華熱鬧。而兩條褲腿兒交接處的古泉居茶樓,更因其緊傍古井,扼守要害,自然先聲復業,很快成為這鬧市區令人矚目的一景。

 

白三爺牽著小驢兒,終於穿行到大褲襠深處,他停下了。 

茶樓老掌櫃,六十多歲,重操舊業,大有祖風,老遠一眼就認出了白三爺,一溜小跑,人尚未到,聲兒就先送到了身邊兒: 

「呵!白三爺,您今兒個也有工夫來賞臉了!」 

「瞧您說的!」白三爺滿臉堆著笑,「都怪我白三兒平時少問候,您就替我耽待著點兒!」

 

「這是哪兒的話!」老掌櫃透著近乎,「想當年,您父親就常來這兒賞臉,有多少買賣就是這兒做成的!我打小兒就常伺候他老人家,可您這幾年?……」 

「唉!」白三爺似有難言之隱。 

「別、別!」老掌櫃忙勸慰,「好漢秦瓊還有個賣馬的時候呢!瞧您這印堂,好運道來了!您請,請!」

 

「我這驢?」白三爺問。 

「放心!」老掌櫃的笑紋兒更密了,「祖宗的章法能少了嗎?那乾隆爺拴御馬的拴馬石,早又在並邊兒立起來了。外國人就喜歡這個。」 

「那,給您添麻煩了。」白三爺遞過驢韁。

 

「瞎!」老掌櫃恰如其分地來了點兒不高興,「瞧您說到哪兒和哪兒去了!您哪……小順子!一壺龍井,不准收錢!」 

小夥計吆喝著一答應,白三爺便一甩手兒踏進了多年不進的古泉居茶樓。 

二三十年了吧,朦朦朧朧,似乎眼前一切依然如舊。但仔細看來,恍恍惚惚,又好像四周有點什麼異樣。說不清,道不明,只覺得胸脯子裡頓時湧上一股熱乎乎、酸溜溜的滋味兒,拌著、攪著,直戳心窩子,直衝眼眶子。

 

一時間,白三爺有點呆了、傻了、蔫了……

 

白三爺在發呆,但老掌櫃卻顧不上回頭照應。他正牽著那頭小瘸驢兒在乾隆爺的拴馬石旁發懵。這算哪碼子事兒啊?且不說白三的父親從不親手經營牲口,就說一改父風也不該搗騰這瘸腿兒驢啊!瞧瞧這驢模樣兒:身架子忒小,全身就扛著個可笑的大腦袋了。渾身褐灰,只顯出個白色的貪吃嘴頭子。左後蹄兒很明顯從小受過治,走起路來,三步一瘸,兩步一拐,顛兒顛兒地露出一付傻里傻氣的可憐相。如今這是什麼年月?這驢還有誰來要啊?老祖宗!白三兒這是做的哪門子買賣啊? 

啊!……不對!……這驢哪兒見過?…… 

老掌櫃正在犯疑,茶樓上白三爺那股勁頭兒已經過去了。正倚桌而坐,手端扣碗兒,右腿兒搭在左腿兒上,有板有眼地品茶呢。剛等老掌櫃在乾隆爺留下的御拴馬石上拴好了小瘸驢兒,他已品完了一碗茶,探頭窗外,分外客氣地喊上了:

 

「勞您駕了,朝我那小驢兒屁股拍三下!」 

老掌櫃又是一怔,懵得更暈頭轉向了。但他還是不敢怠慢。

 

只好抖著手兒按老主顧的吩咐行事。一下、兩下,哪想剛等拍到第三下,那小瘸驢兒便驟然昂起腦袋大聲嘶叫起來,長吁短歎,聲震遐邇,差點兒把老掌櫃嚇得掉進了古泉井。 

白三爺笑了,似乎茶喝到這時才喝出點味兒來。 

老掌櫃迷迷瞪瞪地回來了,他越想就越覺得暈暈乎乎如墜五里雲霧之中。

 

也就從這一天開始,白三爺徹底扔掉了他的鳥籠子,成天牽著他那瘸腿小驢兒,開始在這老茶館裡泡上了。而且還泡得頗有耐心,每天還必定三番五次地去拍那小驢兒的屁股,似乎就是專門為聽那長吁短歎的驢叫,來取這門樂子。 

聽驢叫?這可是連老祖宗都不敢想的解悶法子! 

老掌櫃越瞧越覺得納悶兒,一見到那瘸腿小驢兒就犯迷糊。這一天,他禁不住藉著沖茶續水就想搗騰點兒底細:

 

「三爺!這、這驢我好像哪兒見過……」 

「是嘛?」白三爺不動聲色,「您老真好記性。」 

「您、您這是到底做的哪門子買賣?」

 

「嘿嘿!」白三爺還是微微一笑,「玩玩兒。」 

「玩驢?……」 

「老掌櫃!」白三爺整襟而語,「我白三兒總不會脖了上掛鐮刀——玩玄吧?」

 

「那您?……」 

「您放心!」白三爺更加正氣凜然,「我打保票辱沒不了您的茶樓!」 

「這、這……」 

「您先忙著!」白三爺卻要起身外出,「我那小驢兒又憋得慌了!」

 

「哦……」老掌櫃呆了,惘然間只感到眼前有過去和現在的兩條線頭兒,飄飄忽忽,可就是怎麼也接不起來。突然,那茶樓外的小瘸驢又長吁短歎地叫個不停。剛等白三爺面帶光彩重新入座品茶時,就聽得窗外傳來一片人群湧動的嘈雜聲。老掌櫃不安地向白三爺掃了一眼,只見這位主兒興奮中卻很鎮靜,僅僅自言自語似地來了這麼一句: 

「總算盼出個頭兒了……」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