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里什文《大自然的日曆》肺草花開

白楊、山楊、肺草、瑞香開花了,嫩白妖紅,鬥艷競新。在大自然的千變萬化中,我憑著專心關注,心馳神往,滿可以猜到許多事:何處何物開花了;禽鳥開始翻尋食物了,或者飛走了。有時候我還能準確地猜到天氣的變化,不過早春時候一天之中就變化無窮,連漁人都會弄錯的。 

今天拂曉時分,東方晴朗,整個天空卻雲霧漠漠,十分陰沈,似乎那雲霧會聚來同太陽作對。這時候,漁人們也邀約首次進湖。第一個來到岸邊的是伊萬·伊萬內奇,教堂執事的父親,年紀最老也是最有經驗的人——進湖他是不再進了,只是像一個晴雨計,給漁人們報報天氣。漁人們集中起來以後,伊萬·伊萬內奇已用他的一種方法測定,說傍晚時風會把冰吹向南邊,堵住漁人們,使他們不得脫身,所以不能進湖。

 

漁人們尋思起來。 

我試著問老頭子和漁人們,他們心里想些什麼,不過,他們心里恐怕多半是一些感覺,而要研究他們的感覺,也同研究大自然一樣,是要一步步來的。我只是問確實了:現在產卵的魚是冰下的擬鯉,接著是髒狗魚,再往後,卻連各種魚的產卵期的順序,說法都不一樣了。

 

為了緩和矛盾,老頭子最後說: 

“湖里不同地方,可以見到不同的產卵情形。”

 

出乎意料,太陽得意揚揚地升起來了,漁人們也就不聽老頭子的話,順著冰和南岸之間,向烏廖夫進發了,從那兒的湖里流出一條韋克薩河。 

早晨近7點鐘,太陽已經照進小窗里,北方送來極為微弱的幾乎感覺不到的風。

 

中午北風淒緊,冰雹驟落。

 

傍晚時,風雪交加,來勢兇猛,我們整片返綠的小草地頓時變成粉妝銀砌,冰向著我們這岸邊逼過來,早晨老頭子說的話果然成了事實:漁人們被冰塊堵在烏廖夫了。 

我們這邊頭晚沒有點火捉狗魚,整個湖岸被冰封死了,只有北邊無冰的水面才有點點火光。

 

一片難看的死冰,猶如冬天尚未發僵的屍體,捉狗魚的好手杜姆諾夫看了這片冰,說道:“丑女婿見丈母娘來了。”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