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遠清·羅門《麥堅利堡》賞析

麥堅利堡

 

超過偉大的

是人類對偉大已感到茫然

 

戰爭坐在此哭誰

它的笑聲曾使七萬個靈魂陷落在比睡眠還深的地帶

 

太陽已冷星月已冷太平洋的浪被炮火煮開也都冷了

史密斯威廉斯煙花節光榮伸不出手來接你們回家

你們的名字運回故鄉比入冬的海水還冷

在死亡的喧噪里你們的無救上帝的手呢

 

血已把偉大的紀念沖洗了出來

戰爭都哭了偉大它為什麽不笑

七萬朵十字花圍成園排成林繞成百合的村

在風中不動在雨里也不動

沈默給馬尼拉海灣看蒼白給遊客們的照相機看

史密斯威廉斯在死亡紊亂的鏡面上 我只想知道

哪里是你們童糼時眼睛常去玩的地方

哪地方藏有春日的錄音帶與彩色的幻燈片

 

麥堅利堡鳥都不叫了樹葉也怕動

凡是聲音都會使這里的靜默受擊出血

空間與空間絕緣時間逃離鐘錶

這里比灰暗的天地線還少說話永恒無聲

美麗的無音房死者的花園活人的風景區

神來過 敬仰來過 汽車與都市也都來過

而史密斯威廉斯你們是不來也不去了

靜止如取下擺心的錶面看不清歲月的臉

在日光的夜里星滅的晚上

你們的盲睛不分季節地睡著

睡醒了一個死不透的世界

睡熟了麥堅利堡綠得格外憂郁的草場

 

死神將聖品擠滿在嘶喊的大理石上

給升滿的星條旗看給不朽看給雲看

麥堅利堡是浪花已塑成碑林的陸上太平洋

一幅悲天泣地的大浮雕 掛入死亡最黑的背景

七萬個故事焚毀於白色不安的顫栗

史密斯威廉斯當落日燒紅滿野芒果林於昏暮

神都將急急離去星也落盡

你們是哪里也不去了

太平洋陰森的海底是沒有門的

 

註:麥堅利堡(Fort Mckinly)紀念第二次大戰期間七萬美軍在太平洋地區戰亡;美國人在馬尼拉城郊,以七萬座大理石十字架,分別刻著死者的出生地與名字,非常壯觀也非常淒慘地排列在空曠的綠坡上,展覽著太平洋悲壯的戰況,以及人類悲慘的命運,七萬個彩色的故事,是被死亡永遠埋住了,這個世界在都市喧噪的射程之外,這里的空靈有著偉大與不安的顫栗,山林的鳥被嚇住都不叫了。靜得多麽可怕,靜得連上帝都感到寂寞不敢留下;馬尼拉海灣在遠處閃目,芒果林與鳳凰木連綿遍野,景色美得太過憂傷。天藍,旗動,令人肅然起敬;天黑;旗靜,周圍便黯然無聲,被死亡的感覺重壓著……作者本人最近因公赴菲,曾與菲華作家施潁洲、亞薇及書家朱一雄家人往遊此地,並站在史密斯的十字架前拍照。1960年10月(選自《新詩三百首》臺北九歌出版社1995年版)

 

【賞析】

 

羅門最重要的作品是《麥堅利堡》。這是一首現代悼亡詩,曾獲菲律賓前總統馬科斯金牌獎。作者在悼念七萬美國官兵時,情感哀傷悲切,情調低沈,語句淒婉。一開始作者就用擬人化的手法,寫戰爭坐在麥堅利堡哭七萬個亡靈。作者同情他們的不幸遭遇,憐憫他們的“名字運回家鄉,比入冬的海水還冷”。詩中不寫他們的英勇搏鬥、為人類浴血的事跡,也不像大陸的悼亡詩,結尾總要來個“化悲痛為力量”。全詩調子低沈、陰冷,陰冷得“凡是聲音都會使這里的靜默受擊出血”。此詩想像力豐富,有些警句叫人一讀難忘。如詩人不寫當年炮火連天,戰鬥激烈,而寫“太平洋的泡沫被炮火煮開”,意象頗為奇特新鮮。用“時間逃離鐘錶”形容時間凝固,可謂奇妙警動,同樣引起人們的驚贊和快樂感。“死者的花園/活人的風景區”,雖然語帶揶揄,但這種描寫是真實的。死者與活人的反差,更說明陣亡者命運的悲慘。

Views: 5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