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36)

產業標記較容易和裝潢本身區別出來。我們早已經知道,幾乎所有的狩獵民族,他們各人的武器上都是有專門的標記;產業標記為什麼在狩獵文明時代會有這樣普遍的發展,是很容易了解的。因為受箭或矛擊傷了的野獸,不一定是就地死亡,往往會在別處發見它的屍體。在這種情形之下,獵者如果不能用附著在傷口上的武器來確定他的權利,則他必將失去他的獵得物。

一個澳洲人如果發見了一個蜂窩,就在樹皮上劃一個記號;這蜂窩從劃了記號之後,就成了他個人的產業,正如有著同樣記號的武器和用具一樣。但是有時候澳洲人的武器上的記號,是指制造者而不是指所有者的。據霍納雷(Honery)氏記載某一種部落說:“每一武器上都有制造者的標記。那些記號是彎曲或鋸齒狀的線條和刻痕。”11

可惜他的書上沒有插圖,使我們不能決定那些花樣是專門的個人記名或是前述的皮甲花紋。如果我們從Reliquiae Aquitanicae上所畫的澳洲人的產業標記去判斷,則此種記號和裝潢是顯然可分的,因為在圖中所舉的記號只是單獨的刻痕,和裝飾用的花紋是完全不同的。12

埃斯基摩人常用以標識武器——尤其是箭和鯨叉——的記號,是很易明白的,平常不易和裝潢相混淆。那些記號普通都是一些真直和微曲的線,上面放射出數目不同方向各異的短線(見十一圖b.)此外還有一些裝潢的花樣,例如在科最部(Kotzebue)海灣發見的船槳就是。我們現在把科利斯(Choris)的圖畫抄在這里(第十六圖,b、c、d、e,)“那些槳上用各種顏色塗許多記號,每人都認識他自己的產業。”

明科彼人的產業標記,也完全和他們裝潢一樣。每個獵者在他自己的箭和矛上,就是在武器和柄接住的地方,做一個特別的繩結,作為標記。  


關於原始的產業標記我們當然還談不到有徹底的知識;但是我們卻可說,專門為了表示個人所有權的標記,在原始的“裝潢”中,只占據一小部分而已。而社會產業的標記——就是部落和家族的證物——卻是比較地多;至少在澳洲人的裝潢中是如此。科林茲(Collins)說每一澳洲人的部落都在工具上和武器上有專門的裝飾形式,使人認識是那一地方的東西;斯邁斯氏說,至少在上達爾林(Upper Darling)的部落中,是有意義存在的。“他們在盾牌上放上他們部落的‘可朋’(Kobong)。”

澳洲人的“可朋”和印第安人的圖騰是有同樣意義的,往往是袋鼠、老鷹、蜥蜴或魚類等動物。他們把那些動物來做他們的族名或部落名,並且當作一種保護的神魔,或者甚至當作祖先。

該爾蘭德氏說:“可朋是土人的良友,能保護他援助他。”澳洲人的勇士和他的可朋動物的關係和歐洲騎士與紋章上的猛獸的關係是一樣的;因為我們的紋章上的猛獸,並不象後來的合理化的推測,它的原意並不是美德的標記,卻一點不多一點不少的是一種保佑的力量或種族的祖先之意。

這些觀念之最接近而最自然的結論,就是把家族的動物放在武器上,作為一種靈物崇拜或保佑的力量;所以歐洲戰士把熊或鷹畫在盾牌上,澳洲人也把袋鼠或蛇皮的圖形裝飾在盾牌上。


11.Journal of the Anthropological Institute Vol.Ⅱ,p.253.
12.我們在盾牌背面看見而認為是主有者或制造者的記名的刻痕,也是沒有裝飾性質的。

Views: 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