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三爺幾乎失口喊出聲兒來…… 

但等他再一轉眼,卻見那位驢財神正往一個陳年酒罈子裡舀那原肉湯,這是絕頂的寶貝啊!祖祖輩輩玩命地秘藏。就連那無法開張的倒霉日子裡,這窩囊廢也懂得寧可挨打受罵、裝瘋賣傻,也要把這絕玩意兒裝在一個陳年酒罈子裡,冒險埋到一個人們猜不到的絕地兒。還得一次次半夜偷偷熬過,一次次再趁黑藏起。誰料想,眼瞅著自己已經掌握了這絕玩藝兒,但在眨眼間即又讓人家連人帶湯一鍋端了。 

這、這、這這這這!……

 

白三爺的兩隻眼珠子,突然死死盯住那原湯罈子一動不動了。那麼冷、那麼陰、那麼直勾勾地可怕。但那位驢財神卻沒看出來,他著急慌忙地要去相親。 

天,也眼瞧著快黑了…… 

驀地,大門外傳來一片哄鬧聲兒。隨之,修腳李、裁縫王,還有其他一些熱心腸主兒,便嘻嘻哈哈一起湧了進來。也不知是因為天快黑了沒瞧見,還是因為陳爺身手不凡太打眼了。人們竟像沒瞧見白三爺似的,剛一進院就衝著驢財神嚷嚷上了:

 

「陳爺!是媒人叫我們來的!都快相親去了,您哪也該收拾收拾了!」 

「哎、哎哎哎哎……」這位來勁兒了。 

「走!」修腳李先上來了,「先上我那澡堂子裡洗洗去!我呀給您搓搓澡,修修腳,渾身捏巴捏巴,保證您一定來精氣神兒!」

 

「這、這……」陳爺似乎有點兒不好意思。 

「瞧您?」又是修腳李的聲音,「您能到我那兒洗澡,不是賞我臉兒嗎?那水我得留著,煮肉准帶原湯味兒!」 

「您哪!」裁縫王又搶先了,「人是衣架,馬是鞍韉,您得到我那西眼店走走!我早給您琢磨出一身兒套服,保證您穿上身條兒顯得順溜!」

 

「行、行行這這……」陳爺更顯得羞羞答答。 

「還這什麼?」還是修腳李搭話快,「大夥兒還不是借您的風水沾您的光嗎?沒有您,這大樓能在這兒撐得起來嗎?您還別說,女大拿給我們看過一張圖,瞧大樓那個高啊,把天都能捅個窟窿!」 

「真的!二十五層哪!」又是一片呼應。

 

一時間,白三爺什麼都聽不見了,甚至連陳爺是多會兒讓夥計們擁走的也忘了。眼前只剩下了一座樓,頂天立地、黑壓壓的、鬼影兒似地直杵在他的眼前。壓得他安不了神兒、喘不過氣兒、伸不開手兒、邁不出腿兒。天更黑了,四周黑漆漆地沒有一點聲兒。猛然間,白三爺突然扯開嗓子大喊了: 

「樓!樓!老子讓你們蓋他媽的樓!」 

隨之,他藉著黑暗,一下子撲向了那秘藏原肉湯的絕地兒,瘋了似地把那陳年酒罈子搬到了當院兒。他手兒抖著,氣兒喘著,眼白在黑地兒閃出冷冷的白光。猛地,他一下子摸起把砍肉的斧子,帶著風聲,嗖一下便高高掄過了頭頂。

 

但斧子在半空抖動,卻久久未落下來……

 

也就在這功夫,那豪華的賓館十九樓房間裡,老掌櫃正捨出老臉為白三爺求情。但誰能料想到,劉老先生一聽完有關白三爺的身世,家傳、以及玩驢前前後後的種種故事,竟不由地拍案叫絕,讚歎不已,連聲說道: 

「原來是白老九的兒子呀!身手不凡,人才一個!快請來見見,快請來見見!說白了看,驢肉陳雖身懷絕技,但也只能起號召作用,真正辦事兒的還得這種人兒!如真像您說,這位可真稱得起中國牌號的商業經濟人!難得、難得呀!我要和他好好談談,對路了,我這就建議下聘書,請他當乾隆大酒家副總經理!」

 

老掌櫃瞠目結舌了……

 

但也就在這時候,白三爺雙手顫抖了半天,終於一咬牙還是把斧子掄下去了。砰的一聲,那陳年酒罈子便粉身碎骨了,原肉湯四處亂流著,在黑暗中漸漸滲進了地皮兒裡。 

白三爺大笑了,他覺得那黑壓壓的大樓也讓他砸碎了。 

您哪!……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