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只顧閉著眼睛躺著,根本沒料到他現在的眼神兒有多緊張。他怕她真有了,又怕她真沒了。瞻前顧後,膽戰心驚。他那副又哭又笑的怪模樣兒,一會兒伸過耳朵去聽聽,一會兒探過手兒去摸摸,就好像得了魔症。 

隱隱的,肚子裡真有個肉團兒在萌動…… 

她首先覺察到了,緊閉的兩隻眼睛裡一下子便湧出了熱淚。而他?也彷彿感覺到了,猛地照著她的屁股就是一巴掌。隨著便傻冒兒似地撲在她的肚子上,親著、吻著、嗅著、舔著,還瘋瘋癲癲地嚷嚷著:

 

「有了!有了!真他媽的有了!……」 

「……」她還是閉著眼睛,一動不動。 

「好!好!」他更來勁兒了,「我、我也能有個兒子了!讓那些紅眼兒鬼再罵咱爺兒們!別躲我呀!今兒我得好好親親你,好您哪!有功之臣哪!」

 

「……」她還是歪著頭兒,不搭不理。 

「這、這個,……」他猛地又打了一個激凌,「是、是我的吧?是、是兩個月前那一邪乎吧?……是吧?是吧?……」 

「……」她還是側過臉兒,不吭不哈。

 

「是!是!」他似乎在說服自己,「肯定是!沒錯兒!是、是我的種兒!……」

「……」她還是咬緊嘴唇,絕不接話茬兒。

「你吭聲兒呀!」他突然帶著哭腔,「他媽的!說呀!說呀!是我的!是……吭他媽的聲呀!……你、你這是想成心氣我!對下對?老子今兒個一定要聽你說、說、親口說!」

 

得!動硬的了……

她剛來得及打了個冷顫兒,就感到他猛地揪著頭髮把自己提了起來,推著、揉著、晃著、搖著、啃著、咬著、喊著、叫著!天旋地轉間,她只覺得渾身快散架兒了,但心底兒裡卻猛地往上一股股直躥火苗兒。越搖越旺,越煽乎越往頭上頂!啪、啪地又是兩個耳光子,她頓時間便被打炸了:

「不!是他的!是他的!!是他的!!!……」

 

「啊……」他驚叫一聲兒,驀地傻眼兒了。

「離、離婚!」她卻還在喊叫著。

「別!別!」猛地,他亂了神兒跪下了,急忙抱住她的雙腿,連哭帶叫地哀求著,「就、就算我過去混蛋,不是玩藝兒!成不成?求你千萬別說氣頭兒話:孩子是我的!孩子是我的!我、我變牛變馬也得報答你,孩子是我的!孩子是我的!別、別,千萬別別別別……」

 

得!大褲襠胡同總算矮下了一個!

您哪?絕了……

 

8

 

又過了一年……

 

又有一幫老外到大褲襠胡同來參觀,熱鬧得仍舊,一切還算滿意。只是遺憾再沒見到結貓親家的盛況,因而那豎起大拇哥的「蒿!蒿!篙!」也就減了不少。

唉!老街坊們能不為此深感惋借麼?……

好您哪!住的好端端的卻不知為什麼要搬走?抽筋兒抽的!就連那東西褲腿口兒各綴著的錦毛絨球兒也跟著沒了。大褲襠胡同裡缺了這頗帶洋味兒的一景,致使好些人的身上便漸漸沾上了遺老遺少的氣味兒。

 

罵!罵大街的還能少得了麼?

 

誰讓這兩戶能人兒要污染這風水寶地兒?就說鐵旋風這小子!愣不在二十二層的乾隆皇帝大酒家當小車隊隊長,非要調到一個更偏僻更老派兒的小縣去混事兒。真他媽的沒福氣!可又聽說最近他卻偏得了個大胖小子,而且又和縣長攀上了貓親家。老天沒眼!而那位水靈靈的大組長自從搬進了那座現代化的高樓,卻彷彿永遠不願再邁回大褲襠胡同一步了。也缺他媽的良心!可也聽說日子混得還挺不錯,不但和什麼大主任結成了貓親家,而且還當上了那個最大的現代化百貨商場的副經理。同時還抱養了個小閨女,打扮得像個小洋人兒似的。辱沒祖宗!聽著您哪,貓膩人家多少也難免些個貓膩事兒!

只有那瓶底兒還不時偷偷來…… 

不過這小子那瓶底兒眼鏡兒卻彷彿更厚了,那蝦米似的身段兒也彷彿更彎了,就連那內八字腿兒也彷彿更扭曲了。一來,還總拿著一張發了黃的舊報紙,而且一見了女人就總貼上去讓人家看,嚇得小媳婦兒們瞧見他就四散逃跑,連派出所都驚動了。

 

據說,那上頭印著一百多萬隻蒼蠅的事兒……(完)

Views: 2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