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永波《響水村信劄》(2)

雨天裏的事物陳舊得更快,光輝從峰頂滑落

傾斜入水,像軍艦鳥(這裏沒有水鳥


許多天裏只有一隻麻色的野鴨,在湖心

團團打轉,這將在夢中發出沙啞的叫聲

融化)。沙子傾倒在村莊和夢境之上

透過縫隙,潮濕像褐色的菌絲,

悄悄穿過心臟,使一切開始腐爛

包括心情。湖水像一匹巨獸皺縮的皮膚

在群山中移動。我的病已基本痊愈

只是更加想你。和這裏的蝴蝶相比

我顯得年輕,白色的山石、湖水和風

半乎靈魂。(我總是放不下那些死者

它們寄居在我身體的黑暗中,在背後指點我)

沈思和眺望,都顯得做作。不諳水性

使我不能沒入水的軀體(這有些猥褻

好在你不會見怪),我把對水的古老恐懼

與母腹中的窒息,和水底模糊的黑暗

聯系在一起。我總是覺得,水下有什麽

東西在運行,或者沈沒的古墓中

有不知名的魚拱起蓬鬆的土堆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