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語堂《中國傳奇》貞節坊(2)

房子的確破舊,還有點兒黑暗。家俱倒很講究,只是沒擺設什麽東西,因為常常擦,木頭已經褪了顏色。屋子也很乾凈,很整齊。她們給隊長在前廳裏放了一張床。美華和媽媽睡在裏院,有老太太在一塊兒,免得人家說閑話。

兩個寡婦見了隊長,立刻覺得美華和他很匹配,美華的年歲也該定婚,也該出嫁了。美華長得美貌出眾,鼻子端正像母親,雙眸流盼也像母親,只是沒母親的典雅風韻。有很多人愛她,她自己也知道。不過文家男人不旺,陰盛陽衰,人家都心存疑懼。文家已經有了兩個寡婦,祖父和父親都是婚後不久死的。既然這樣有了兩次,當然就會有三次,娶了美華的人一定會尋短見,會橫死的。又因為文家除了這所宅子,再也沒有什麽產業,人家也覺得沒有什麽貪圖。青年男子喜愛美華,可是一提到親事,父母總是都反對。現在美華已經出落成一個豐滿嬌媚的大姑娘,還是沒有人過問。

這三代女人的家裏若容一個男人來住下,的確有點兒不尋常,可是看了看這個青年軍官,隨便哪個女人的心裏也不好意思拒絕。隊長身材修長,寬肩膊兒,五官端正,漆黑的頭髮很密茂碩。他既不是軍中常見的那種粗魯不文,吐沫滿嘴,高聲叫罵,作威作福的人;也不是拘束呆板,官氣十足的人。他是北洋武備學堂出身的談吐文雅,舉止高尚,名叫李松。

一天,他從營裏回來,看見文太太正在內廳裏。內廳裏有一個小書架,上頭放著種種的經書文集,有的是木板的大本,裝著褪色藍布套,不像是女人讀的。還有些坊間陋本的小說,戲本,兒童用的書,一些平平無奇的書。李松手指這些書對文太太說,‘您很有些書哇。’

李松來了之後,這個三代女人的家裏,起了很大的變化。李松對美華大獻殷勤,很高興在她們女人堆裏混。對老太太謙恭有禮,對文太太他是一副雄偉英俊的態挺。他很健談,表現得特別輕松愉快,風趣娛人。這當然也因為他正有所戀。他來了,這個寡婦的家裏添了男人的聲音,添了嘹亮的笑聲,這種聲音,她們已經多年沒聽過了。她們當然盼望他永遠在她們家裏住下去。

‘那些孩子們唸的教是誰呢?’在沒有孩子的人家,有些孩子們念的書,真想不到。

‘我也為媽媽高興。咱們結婚之後,自然就不住在這兒了。祖母身體這麽軟弱,媽有了一千兩銀子,一個人怎麽過呢?往後,一滴點兒指望也沒有,再過二十年光榮的監牢日子,又孤獨,又淒涼,死了成個老屍首才算完,受人尊敬,又該怎麽樣?’

的確不錯,有一本女兒經,幾本女誡──這是漢朝女史學家班昭作的,還有幾本司馬光作的治家格言,全是用來教姑娘們唸的。

‘太太就指望著教書過日子嗎?真想不到。我剛才還納悶兒你們婆媳怎麽過呢。’

文太太笑了,‘噢,一個人總得想法子過的。婆婆和我年輕的時候兒,我們總是繡花兒。現在,我就在家教書,姑娘們來來去去的,上課也不太靠常,有的上幾個月,有的上一年的光景。人家都願教姑娘跟我來唸書,都知道我教她們進德修身,將來好出嫁,做個好媳婦兒。’

文太太臉上有點兒發紅。‘我書唸得不多。我教些小孩子和姑娘們。’

‘我相信您教的姑娘們,這些個道理,一定懂得很透澈。文先生一定是個飽學醇儒了。’

李松打開了一大套,是朱子語錄,儒家喜歡念的書,比另外那些書都深奧。文太太說,‘這是先夫的。不是我們女人唸的。我和您說過,我沒唸過多少書,女人唸書,只要懂點兒大道理就夠了,像怎麽樣做母親,怎麼樣做妻子,怎球樣做姐妹,做兒媳婦;還有孝道、順從、貞節,這些個道理。’

這些話文太太聽來一定很難過,她沒有說什麽。她說話總是謙恭又驕傲。她的容貌仍然是年輕輕的,態度總是和藹可親。李松覺得她非常惹人愛。雖然他正和文太太的女兒美華相戀,他也看得出來,母親比女兒更嫻雅,有堅忍力,飽經憂患,因為人生的經驗豐富,更能欣賞,更能在比較精美的事物上求得滿足,就像她這麽滿足的過日子一樣。這時候李松還不知道這兩位寡婦在文家族裏有優越的地位。也不知道族人正進行給她們修個貞節牌坊呢。

Views: 4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