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爾加斯·尤薩《城市與狗》(19)

接著,他向准尉佩索阿打了一個手勢。這是一個肌肉發達的矮個子混血種,他有一張食人猛獸般的大嘴巴。他的足球踢得十分出色,腳頭上頗為有力。佩索阿快步走過去,他微微一側身,飛起右腳,一道閃光從地上騰起,啪的一聲踢了出去。雷維亞立刻發出一聲哀叫。甘博亞命令這個士官生歸隊。

然後,他說:“哎呀,佩索阿,你的力氣呢?你沒有踢動他呀!”

這位准尉的臉色發白了。他那两隻斜眼緊盯在努涅斯身上。這一次他運足力氣用腳尖猛然一踢。那個士官生發出一聲刺耳的尖叫,彈出兩米,跌倒在地上。佩索阿忐忑不安地瞅瞅甘博亞。中尉微微一笑。士官生們笑了。努涅斯這時已經爬了起來,他用兩手揉揉屁股,也笑了。佩索阿再次用足力氣踢過去。烏里奧斯特是一班、也許是全校身體最結實的士官生。他微微叉開雙腿以便更好地保持平衡。這一腳飛去,他基本上沒動。

 

甘博亞命令說:“二班的三個人。”

接著,輪到其他各班。到八班,九班和十班的時候,由於他們個子矮小,准尉一腳踢去,便一一滾到檢閱場里去了。甘博亞對任何人都沒有忘記發問,是站直角,還是罰六分。他對每個人都說了這麽一句:“你們可以自由選擇。”

阿爾貝托只注意觀看前幾個站直角的,隨後便努力回憶最近那幾節化學課上的內容。他的腦海里只漂浮著幾條模糊的公式和幾個零散的專用名詞。“巴亞諾復習了沒有?”“美洲豹”跟別人換了位置,現在就在他身邊。阿爾貝托低聲說:“‘美洲豹’,我至少需要二十分。要多少錢?”“美洲豹”答道:“你是傻瓜怎麽的。我對你說過了,我們沒有考題。你別再說這件事了。這是為你好。”

 

“各班帶回!”甘博亞下令說。

隊伍一走進食堂就解散了。士官生們脫掉軍帽,高聲交談著走向各自的座位。每十個人佔一桌。五年級的坐前排。三年級一進飯廳,值日官便吹響第一聲哨子。士官生們立正站在椅子前面。第二聲一響,全體坐下。吃正餐的時候,擴音器里播送軍樂或者秘魯音樂、海岸華爾茲舞曲和水手舞曲、山區的瓦依納民歌。早餐則只有士官生們無盡無休的吵嚷聲:“我說世道變了,不然的話,我的士官生,這樣的牛排怎麽能整塊吃呢?”“給我們一小塊肉好不好?”“我說,跟著他們就是受罪。”“喂,費爾南德斯,你為什麽就給我打這麽一點湯呀?你為什麽就給我這麽一點肉呀?怎麽這樣一點冰糕呀?”“喂,別往飯菜里吐唾沫!”“你看見他那副嘴臉了嗎?”“狗娘養的,你別跟我來這一套。”“我說,要是那些狗崽子把鼻涕流到湯里,我和阿羅斯畢德就叫他們光著屁股學鴨子走,否則就扇耳刮子。”“我說,尊敬的狗崽子。”“您還要牛排嗎,士官生?”“誰今天給我鋪的床?”“我,士官生。”“誰今天請我吸煙來著?”“我,士官生。”“誰請我在‘珍珠’小店喝的‘印加’可樂?”“我,士官生。”“我說,今天誰吃我的甲魚?誰?”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