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治·奧威爾《動物農場》(18)

一周後的一天下午,一位兩輪單駕馬車駛進莊園。一個由鄰近莊園主組成的代表團,已接受邀請來此進行考查觀光。他們參觀了整個莊園,並對他們看到的每件事都讚不絕口,尤其是對風車。那時,動物們正在蘿卜地裏除草,他們幹得細心認真,很少揚起臉,搞不清他們是對豬更害怕呢,還是對來參觀的人更害怕。

那天晚上,從莊主院裏傳來一陣陣哄笑聲和歌聲。動物們突然被這混雜的聲音吸引住了。他們感到好奇的是,既然這是動物和人第一次在平等關系下濟濟一堂,那麽在那裏會發生什麽事呢?於是他們便不約而同地,盡量不出一點聲音地往莊主院的花園裏爬去。

到了門口,他們又停住了,大概是因為害怕而不敢再往前走,但克拉弗帶頭進去了,他們踮著蹄子,走到房子跟前,那些個頭很高的動物就從餐廳的窗戶上往裏面看。屋子裏面,在那張長長的桌子周圍,坐著六個莊園主和六頭最有名望的豬,拿破侖自己坐在桌子上首的東道主席位上,豬在椅子上顯出一副舒適自在的樣子。賓主一直都在津津有味地玩撲克牌,但是在中間停了一會,顯然是為了準備幹杯。有一個很大的罐子在他們中間傳來傳去,杯子裏又添滿了啤酒。他們都沒註意到窗戶上有很多詫異的面孔正在凝視著裏面。

福克斯伍德莊園的皮爾金頓先生舉著杯子站了起來。他說道,稍等片刻,他要請在場的諸位幹杯。在此之前,他感到有幾句話得先講一下。

他說,他相信,他還有其他在場的各位都感到十分喜悅的是,持續已久的猜疑和誤解時代已經結束了。曾有這樣一個時期,無論是他自己,還是在座的諸君,都沒有今天這種感受,當時,可敬的動物莊園的所有者,曾受到他們的人類鄰居的關註,他情願說這關註多半是出於一定程度上的焦慮,而不是帶著敵意。不幸的事件曾發生過,錯誤的觀念也曾流行過。一個由豬所有並由豬管理經營的莊園也曾讓人覺得有些名不正言不順,而且有容易給鄰近莊園帶來擾亂因素的可能。相當多的莊園主沒有做適當的調查就信口推斷說,在這樣的莊園裏,肯定會有一種放蕩不羈的歪風邪氣在到處蔓延。他們擔心這種狀況會影響到他們自己的動物,甚至影響他們的雇員。但現在,所有這種懷疑都已煙消雲散了。今天,他和他的朋友們拜訪了動物莊園,用他們自己的眼睛觀察了莊園的每一個角落。他們發現了什麽呢?這裏不僅有最先進的方法,而且紀律嚴明,有條不紊,這應該是各地莊園主學習的榜樣。他相信,他有把握說,動物莊園的下級動物,比全國任何動物幹的活都多,吃的飯都少。的確,他和他的代表團成員今天看到了很多有特色之處,他們準備立即把這些東西引進到他們各自的莊園中去。

他說,他願在結束發言的時候,再次重申動物莊園及其鄰居之間已經建立的和應該建立的友好感情。在豬和人之間不存在,也不應該存在任何意義上的利害沖突。他們的奮鬥目標和遇到的困難是一致的。勞工問題不是到處都相同嘛?講到這裏,顯然,皮爾金頓先生想突然講出一句經過仔細琢磨的妙語,但他好一會兒樂不可支,講不出話來,他竭力抑制住,下巴都憋得發紫了,最後才蹦出一句:“如果你們有你們的下層動物在作對,”他說,“我們有我們的下層階級!”這一句意味雋永的話引起一陣哄堂大笑。皮爾金頓先生再次為他在動物莊園看到的飼料供給少、勞動時間長,普遍沒有嬌生慣養的現象等等向豬表示祝賀。

他最後說道,到此為止,他要請各位站起來,實實在在地斟滿酒杯。“先生們,”皮爾金頓先生在結束時說,“先生們,我敬你們一杯:為動物莊園的繁榮昌盛幹杯!”

一片熱烈的喝彩聲和跺腳聲響起。拿破侖頓時心花怒放,他離開座位,繞著桌子走向皮爾金頓先生,和他碰了杯便喝幹了,喝采聲一靜下來,依然靠後腿站立著的拿破侖示意,他也有幾句話要講。

這個講話就象拿破侖所有的演講一樣,簡明扼要而又一針見血。他說,他也為那個誤解的時代的結束而感到高興。曾經有很長一個時期,流傳著這樣的謠言,他有理由認為,這些謠言是一些居心叵測的仇敵散布的,說在他和他的同僚的觀念中,有一種主張顛覆、甚至是從根本上屬於破壞性的東西。他們一直被看作是企圖煽動鄰近莊園的動物造反。但是,事實是任何謠言都掩蓋不了的。他們唯一的願望,無論是在過去還是現在,都是與他們的鄰居和平共處,保持正常的貿易關系。他補充說,他有幸掌管的這個莊園是一家合營企業。他自己手中的那張地契,歸豬共同所有。

他說道,他相信任何舊的猜疑不會繼續存在下去了。而最近對莊園的慣例又作了一些修正,會進一步增強這一信心。長期以來,莊園裏的動物還有一個頗為愚蠢的習慣,那就是互相以“同志”相稱。這要取消。還有一個怪僻,搞不清是怎麽來的,就是在每個星期天早上,要列隊走過花園裏一個釘在木樁上的雄豬頭蓋骨。這個也要取消。頭蓋骨已經埋了。他的來訪者也許已經看到那面旗桿上飄揚著的綠旗。果然如此的話,他們或許已經註意到,過去旗面上畫著的白色蹄掌和犄角現在沒有了。從今以後那面旗將是全綠的旗。

他說,皮爾金頓先生的精采而友好的演講,他只有一點要作一補充修正。皮爾金頓先生一直提到“動物莊園”,他當然不知道了,因為就連他拿破侖也只是第一次宣告,“動物莊園”這個名字作廢了。今後,莊園的名字將是“曼納莊園”,他相信,這個名字才是它的真名和原名。

“先生們,“他總結說,“我將給你們以同樣的祝辭,但要以不同的形式,請滿上這一杯。先生們,這就是我的祝辭:為曼納莊園的繁榮昌盛幹杯!”

一陣同樣熱烈而真誠的喝采聲響起,酒也一飲而盡。但當外面的動物們目不轉睛地看著這一情景時,他們似乎看到了,有一些怪事正在發生。豬的面孔上發生了什麽變化呢?克拉弗那一雙衰老昏花的眼睛掃過一個接一個面孔。他們有的有五個下巴,有的有四個,有的有三個,但是有什麽東西似乎正在融化消失,正在發生變化。接著,熱烈的掌聲結束了,他們又拿起撲克牌,繼續剛才中斷的遊戲,外面的動物悄悄地離開了。

但他們還沒有走出二十碼,又突然停住了。莊主院傳出一陣吵鬧聲。他們跑回去,又一次透過窗子往裏面看。是的,裏面正在大吵大鬧。那情景,既有大喊大叫的,也有捶打桌子的;一邊是疑神疑鬼的銳利的目光,另一邊卻在咆哮著矢口否認。動亂的原因好象是因為拿破侖和皮爾金頓先生同時打出了一張黑桃A。

十二個嗓門一齊在憤怒地狂叫著,他們何其相似乃爾!而今,不必再問豬的面孔上發生了什麽變化。外面的眾生靈從豬看到人,又從人看到豬,再從豬看到人;但他們已分不出誰是豬,誰是人了。

Views: 10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