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治·奧威爾《動物農場》(17)

初夏的一天,斯奎拉讓羊跟著他出去,他把他們領到莊園的另一頭,那地方是一塊長滿樺樹苗的荒地。在斯奎拉的監督下,羊在那裏吃了整整一天樹葉子,到了晚上,斯奎拉告訴羊說,既然天氣暖和了,他們就呆在那兒算了。然後,他自己返回了莊主院。羊在那裏呆了整整一個星期。在這期間,別的動物連他們的一絲影子也沒見著。斯奎拉每天倒是耗費大量時間和他們泡在一起。他解釋說,他正在給他們教唱一首新歌,因此十分需要清靜。

那是一個爽朗的傍晚,羊回來了。當時,動物們才剛剛收工,正走在回窩棚的路上。突然,從大院裏傳來了一聲馬的悲鳴,動物們嚇了一跳,全都立即停下腳步。是克拉弗的聲音,她又嘶叫起來。於是,所有的動物全都奔跑著沖進了大院。這一下,他們看到了克拉弗看到的情景。

是一頭豬在用後腿走路。

是的,是斯奎拉。他還有點笨拙好象還不大習慣用這種姿勢支撐他那巨大的身體,但他卻能以熟練的平衡,在院子裏散步了。不大一會,從莊主院門裏又走出一長隊豬,都用後腿在行走。他們走到好壞不一,有一兩頭豬還有點不穩當,看上去好像他們本來更適於找一根棍子支撐著。不過,每頭豬都繞著院子走得相當成功。最後,在一陣非常響亮的狗叫聲和那只黑公雞尖細的啼叫聲中,拿破侖親自走出來了,他大模大樣地直立著,眼睛四下裏輕慢地瞥了一下。他的狗則活蹦亂跳地簇擁再他的周圍。

他蹄子中捏著一根鞭子。

一陣死一般的寂靜。驚訝、恐懼的動物們擠在一堆,看著那一長溜豬慢慢地繞著院子行走。仿佛這世界已經完全顛倒了。接著,當他們從這場震驚中緩過一點勁的時候,有那麽一瞬間,他們顧不上顧慮任何事——顧不上他們對狗的害怕,顧不上他們多少年來養成的,無論發生什麽事,他們也從來不抱怨、從批評的習慣——他們馬上要大聲抗議了,但就在這時,象是被一個信號激了一下一樣,所有的羊爆發出一陣巨大的咩咩聲——

“四條腿好,兩條腿更好!四條腿好,兩條腿更好!四條腿好,兩條腿更好!”

喊叫聲不間歇地持續了五分鐘。等羊安靜下來後,已經錯過了任何抗議的機會了,因為豬已列隊走回莊主院。

本傑明感覺到有一個鼻子在他肩上磨蹭。回頭一看,是克拉弗。只見她那一雙衰勞的眼睛比以往更加灰暗。她沒說一句話,輕輕地拽他的鬃毛,領著他轉到大谷倉那一頭,那兒是寫著“七誡”的地方。他們站在那裏註視著有白色字體的柏油墻,足有一兩分鐘。

“我的眼睛不行了”,他終於說話了,“就是年輕時,我也認不得那上面所寫的東西。可是今天,怎麽我看這面墻不同以前了。‘七誡’還是過去那樣嗎?本傑明?”

只有這一次,本傑明答應破個例,他把墻上寫的東西念給她聽,而今那上面已經沒有別的什麽了,只有一條誡律,它是這樣寫的:

所有動物一例平等

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

更加平等

從此以後,似乎不再有什麽可稀奇的了:第二天所有的豬在莊園監督幹活時蹄子上都捏著一根鞭子,算不得稀奇;豬給他們自己買一台無線電收音機,並正在準備安裝一部電話,算不得稀奇;得知他們已經訂閱了《約翰-牛報》、《珍聞報》及《每日鏡報》,算不得稀奇;看到拿破侖在莊主院花園裏散步時,嘴裏含著一根煙鬥,也算不得稀奇。是的,不必再大驚小怪了。哪怕豬把瓊斯先生的衣服從衣櫃裏拿出來穿在身上也沒有什麽。如今,拿破侖已經親自穿上了一件黑外套和一條特制的馬褲,還綁上了皮綁腿,同時,他心愛的母豬則穿上一件波紋綢裙子,那裙子是瓊斯夫人過去常在星期天穿的。

Views: 6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