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人的生活就是如此。管孩子就是一攤活,唯一能在親子關係中幸存的方法是減少工作量。但我發現要做到這點很困難。我希望自己什麼都不受影響,因此沒有減少個人愛好,而是拼命將它們擠進本已很滿的日程里。從額外安排的網球比賽中溜出來後,餘下的一天時間里,都在拼命地趕。車開得更快,路走得更快,睡前給孩子講故事也給省了。

像其他人一樣,我希望技術能幫我買到更多的時間,以便有更多的機會,不再感到如此匆忙。但技術是不可靠的朋友。即便確實節省了時間,它也常常通過誘發一系列新的責任和欲望,使其效果受到損害。當洗碗機在20世紀早期問世的時候,它將家庭主婦從累人的勞作中解放出來,隨後,在十多年時間里,隨著衛生標準的提高,我開始更頻繁地換洗衣服。結果,裝滿臟衣服的洗衣筐同門口腳墊上堆起的賬單一樣,成為現代家庭的特征。電子郵件是另一例證。說得好一點,它使人們變得前所未有的團結。但電子郵件操作的簡易,隨時點擊一下"發送"即可,從而導致過度使用的蔓延。每天,信息高速公路傳送的電子郵件達五十多億封,其中很多是毫無必要的備忘錄、粗俗的笑話和垃圾郵件。對大部分人而言,其結果是每天迎來了堆積如山的電子郵件。


面對眾多壓力,即便最有奉獻精神的緩慢倡導者也發現很難做到不匆忙。以沙提敘·庫馬為例,這位前耆那教和尚20世紀60年代從英國步行到印度,此後便徒步遊歷了世界上的大部分地區。目前他生活在英國西南部的德文郡,他出版發行了一本名為《蘇醒》的雙月刊,其中有許多贊同緩慢哲學的理念。一個美妙的夏日下午,我在倫敦海德公園見到了他。他身材瘦小,穿著一套亞麻西服,從一群排成行的、風格變幻莫測的溜冰者、漫步者和快速步行者中,他安詳地走過來。我們在樹陰下坐下。庫馬脫下短襪和鞋子,並將他那雙足跡遍布全球許多地方的腳放到草地上。我向他談起時間病的問題。

他說道:"讓時間變得有限化是西方的一種疾病,這就會將速度加諸於生活的方方面面。我的母親曾對我說,當上帝創造時間時,他也創造了足夠多的時間她是對的。"

我指出說:"可你母親一輩子生活在印度農村。加速的壓力,同時間賽跑,在現代世界無疑是不可抗拒的。"

"是的,在某種程度上說確實如此。在這里生活,我也屈服於匆忙,屈服於速度。有時沒有其他辦法去趕雜誌的最後期限。生活在西方,要不斷掙扎以避免受時間支配。"


一架飛機在頭頂上空哀怨地隆隆掠過。庫馬瞥了一眼手錶。他的下一個安排是參加15分鐘後開始的一本書的發行儀式。"該走了。"他淺淺一笑,說道,"我不想遲到。"

時間病也可能是存在主義萎靡不振更深刻的症狀。在崩潰之前的最後階段,人們常常加快節奏,以回避不得不面對的憂愁和苦惱。在庫馬看來,速度可以幫助人們將現代世界的恐懼和荒蕪阻擋在外。"我們的時代為忘卻的欲望所困擾,但也正是為了滿足這一欲望,人們才放棄速度這一魔鬼;它加速地向我們呈現它不再希望被記住,它對自身已經厭倦;它想掐滅七情六欲中的微弱而令人發顫的火焰。"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