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三爺沒猜錯,她是從廣州早已回來了。還是那副神態,只不過現在穿得更洋、打扮得更俏,直把四周的破屋爛捨襯托得老氣橫秋。但這次身邊兒卻沒跟著那位油頭粉面的男爺兒們。或許正因為少了這位,那誘惑力就顯得更大。致使眼前這位羅鍋兒總經理也就變得更加扭扭捏捏、羞羞答答,處處表露出一副急於替補去當三孫子的模樣。 

不好!自己玩驢,人家玩人…… 

瞧著,瞧著,白三爺的腦門兒上當即就冒出一層冷汗珠子。看來,這娘兒們背著自己來了已經不止一次了,要不然這窩囊主兒也不會一下子變得色迷了眼兒似的。更看得出,這娘兒們是有高招兒的。不但把自己的兒子收買了,而且把街坊鄰居也打點滿意了。這還了得?絕不能等閒視之!因而剛等這娘兒們前腳走出了巷口兒,白三爺後腳便緊跟著邁進了驢財神家的大門坎兒。

 

「陳爺!」恭敬中含著埋怨,「您、您今兒這是怎麼了?」 

「怎、怎怎怎怎怎麼了?……」陳爺有點兒裝傻。 

「您哪!」委屈中透出直率,「我早和您說過,這娘兒們就知道賤賣老祖宗,聽說她那公司一半錢兒就是洋人給的哪!您想想,不和外國人睡能得這個便宜嗎?陳爺!她這樣貓膩兒地纏著您,到頭來能落個好兒嗎?」

 

「這、這這這這……」陳爺似有點兒內疚。 

「這事兒?」憂戚中含著責備,「咱這兒竟讓這麼個主兒隨隨便便混出混進,讓我們這下面跑腿兒的怎麼向茶樓老主顧交待呢?要是再有個三長兩短的,那就更漏子啦!知道的還好說,不知道的可就總會說我白三兒老沒正經,拿祖宗留下的原肉湯要給主子換騷娘兒們!」 

「你、你你你你……」陳爺像有點兒不高興。

 

「怎麼?」驚訝中透出悲憤,「您不愛聽?我就知道忠心報國的沒個好下場!磨破了嘴兒,跑斷了腿兒,到頭來頂不住騷娘兒們一個色媚眼兒。您哪!大褲襠胡同裡都拿您當神兒似地供著,您可不能為了個騷娘兒們又讓大夥兒說成是饞貓兒、賴狗子、不要臉的下三爛!」 

「瞎、瞎瞎瞎瞎瞎掰!」陳爺真有點兒急了。 

「瞎掰?」震驚中顯出絕望,「罷、罷、罷、罷!您不下三爛,是我白三兒下三爛行不?活該!都怪我自個兒犯賤!一天到晚背著口黑鍋顛兒顛兒為主子玩兒命,累得像個三孫子似的,到頭兒卻落了個:瞎掰?我多嘴,我該死,我白三兒不是個好鳥兒!」最後竟邊說邊打自己的臉。

 

「別、別別,行不行?」陳爺又有點兒慌了。 

「行不行?……」白三爺接著茬兒一聲長叫,突然抱著腦袋蹲在地下痛哭起來。 

小瘸驢兒彷彿也有同感,驟然也長吁短歎地嘶叫起來。 

畢竟是頭一回捅開這事兒,這位總經理兼總技師兼總財務主任還繃不起來,因而面對著這一人一驢、一哭一叫、一長一短、一高一低驟起的悲聲,便徹底手腳失措了。

 

「這、干干干干嗎?」他結巴得更厲害了。 

應該說,開頭兒那次這娘兒們和那位油頭小生一起來,他是恐懼的、甚至反感的。可後來她單獨一人姍姍而來就不一樣了。頭一回尚有點兒戰戰兢兢,第二次就有點兒恍恍惚惚了。明知白三爺會反對,可不知為什麼,就是盼見到她。好您哪!九世驢肉陳臨死還不忘誇兒子「內秀」,雖然有羅鍋兒壓著,內裡還憋著好大一股勁兒哪!過去因為倒霉給耽擱了,如今面對這麼水靈的娘兒們能不引爆嗎?何況人家就是要以自個兒為模子,主動專程來要給他說個媳婦兒的。 

為此,那小瘸驢兒也就失去了往日的魅力……

Views: 2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