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41) 第29章·達爾河

四月二十九日星期五

在這一天里,尼爾斯·豪格爾森看見了達拉那省南部。大雁們飛越過格倫厄斯山的大片礦區和盧德維卡城郊的許多大型工程,飛越過了沃爾夫黑丹鋼鐵廠和格倫厄斯哈馬爾一帶的舊礦場,一直飛到大圖納平原的達爾河。從剛剛飛起來那會兒功夫起,男孩子就看到在每一座山頂背後都有高入雲霄的工廠煙囪。他覺得這里的一切都同西曼蘭省大同小異。但是當他來到這條大河的上空時,他又大開了眼界,這是男孩子見過的第一條真正的大河。他看到了浩森的水面從原野上滾滾流過,感到非常驚奇。

大雁們飛到圖爾昂浮橋,然後返身折回,沿著那條河朝西北方向飛去,似乎他們把那條河當做飛行的標記。男孩子騎在鵝背上朝下觀看著河岸的景致,岸上大大小小的建築物星羅棋布,一直伸向縱深很遠的地方。他看到了達爾河在杜姆納維特和克瓦斯維登兩個地方變成了巨大的瀑布,四周有不少用瀑布的落差作為動力的工廠。他看到了橫跨達爾河的浮橋,河上來回穿梭的渡船,在水上漂動的木排,還有同河流並行有時又橫跨河流的鐵路。他不免開始感覺到水的威力巨大,很了不起。

達爾河朝北拐了一個很長的大彎,河套里一片荒灘,人煙稀少;大雁們便降落下來到荒灘草地去覓食。男孩子奔跑到高高的河堤上去觀賞那條在寬闊的河床里奔騰湍流的大河。在很靠近的地方有一條公路直通到河邊。有些過路旅客從公路上過來,登上了渡船。男孩子覺得這是很新奇的,看得津津有味。但是他忽然感到一股說不出的倦意襲了上來。“是呀,我務必要睡一會兒了,昨天晚上我幾乎整整一夜沒有閉眼啊!”他這麼一想就掉頭鑽進了一墩長得很密的蒿草里,在蒿草底下把身體躲藏嚴實,然後就昏昏沈沈睡了過去。

不久他被驚醒過來了,睜眼一看有幾個人聚坐在他身邊聊起天來。那是幾個過路的旅客,因為河上有大塊浮冰沖下來,渡船無法開動,他們過不了河。他們在等船的時候,便到河堤上來,坐在那里講起了這條河是怎樣的多災多難。

“唉,我真不知道今年會不會像去年一樣發大水。”一個農夫愁眉苦臉地說,“在我們的家鄉,那時洪水漲得像電線桿子一樣高,我們那座浮橋整個被洪水卷走了。”

“去年我們教區損失倒不大,”另一個人說道,“可是前年夠嗆,我有一個裝滿乾草的大草棚被洪水沖跑了。”

“我永遠也沒法忘記洪水沖擊杜姆納維特鋼鐵廠邊上那座大橋的那一夜,”有個鐵路工人插了一句話,“當時全廠上下哪個人也沒有合一下眼。”

“你們都說得對,這條河是個禍害。”有個身材高大的健壯男人說道,“可是我坐在這里聽你們說這條河作惡多端,我就不由得想起了我家鄉的那位主教。有一次,主教宅邸舉行宴會,客人們也像你們這樣坐在一起埋怨這條河流。主教似乎有點生氣,說他要給大家講一個故事。在他講完故事之後,我們沒有人再說這條河流的壞話了。我估摸著,要是你們諸位也在場的話,諒必也會表示贊同的。”

他們聽完之後,都紛紛懇請那個人把主教講的故事再講一遍,讓他們也能親耳聽到主教對這條河流講了些什麼話。於是那個人就娓娓講述起來:

靠近挪威邊界有一個高山湖泊,名叫伏恩湖,從湖里流出一條溪流,它從源頭起就奔騰湍急、來勢兇猛。盡管溪流本身很小,可是大家都把它叫做巨河,因為看起來它是前途無量的。

那條小溪剛從湖泊里流淌出來的時候,便東張西望,想看看它究竟應該怎樣來確定自己的走向。可是它看來看去四周都是叫它掃興的地勢。它的左面、右面和正前面到處都是長滿森林的丘陵,再由丘陵漸漸變成光光禿禿的高原,再由高原變成了崇山峻嶺。

巨河又把眼光轉向西邊。那邊是朗格大高原,上面矗立著深坑嶺、種子峰和大神仙山。它又朝北看了看,那里是長鼻大高原,而東面也有尼普大高原,南面有斯坦特山脈,它被困在當中四面受阻,就想想還不如龜縮到湖泊里去的好,可是轉念一想,起碼也該試著拼搏一下,衝出一條道來進入大海,於是它就這樣做了。

Views: 2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