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冠軍:思想研究的一種德勒茲主義進路(13)

德勒茲形容自己對哲學文本的閱讀,是在幫助原作者生下恐怖的小孩: 

這個孩子將是他自己的後代,但卻是怪物般的。是他自己的孩子很重要,因為作者必須是在說我讓他說的東西。但這個孩子也註定是怪物般的,因為他從各種位移、滑動、脫節、隱秘的噴射中產生出來。對此我非常享受。 

這種嚴格忠實於作者(孩子是他自己的)的閱讀,被德勒茲稱為“聖母懷胎”(Immaculate Conception)。換言之,當德勒茲閱讀柏拉圖時,他是一個柏拉圖主義者(同樣地,他亦是斯賓諾莎主義者、尼采主義者,等等),但他絕不是一個教條式的“主義者”——一種奴隸般的追隨者,而是沿著該人物之思想內在軌道,將其推到它的臨界點上,差異(怪物般的孩子)就在這樣的地點形成。德勒茲強調:這種“聖母懷胎”式的忠實閱讀,要求“在感受你自己的路向之前,你必須將在你內部的反對聲音予以靜音。你必須讓他(被研究的思想人物)來說他自己。”

 

我們可以說,正是在相同的意義上,鄧正來是一個忠實的哈耶克主義者,但絕不是教條式的主義者。對於“(你)幾乎沒有對哈耶克思想中的觀點做任何的批判”的批評,鄧正來的回答是:“從學術研究的角度來講,對哈耶克思想進行批判或商榷的做法不僅是正常的,而且也是極為必要的”,“(沒有對哈氏做批判的)關鍵原因乃是我認為自己對他的思想的研究尚不充分,還不足以使我對他的思想作出有意義的批判。”換言之,鄧正來在他的哈耶克研究中沒有“做任何的批判”,恰恰不是因為他是一個教條式的主義者,而是因為他認為自己尚未有能力完全縱深性地進入哈耶克理論脈絡內部,對它做出充分的推展。在鄧正來這裏,對哈耶克思想的忠實,並不體現在對其不做批判,而恰恰事關以下問題——有沒有真的貫透他的理論、讓哈耶克思想自己說話,而不是閱讀者自己豎立起一個“哈耶克形象”而大加頌揚(抑或一個“哈耶克靶子”而大力批判)。從此處亦可看出,哈耶克的“無知”論及其關於理性自負的警醒,對於鄧正來遠遠不只是一個理論論述,而是深深融入他治學的精神之中,滲透貫穿在他本人的學術生命中。 

以下這個細節,無疑有力地展現出了鄧正來對其研究對象所持守的那種“聖母懷胎”式的忠實閱讀。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