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井省三:莫言與魯迅之間的歸鄉故事系譜(11)

然而王四在1990年代回到的中國的農村,正如文中“你媳婦的叔叔是你哥的領導,你要和人家散了,又是為這種事散了,你哥的日子可怎麽過呦!”所表現的,是一個裙帶關係的社會。本來王四與“鬧鐘姑娘”的結婚也就是帶著很大程度的打算的。但當王四的父親見到懷抱鮮花的女人狂怒道:“這年頭人心奸怪,誰不想看熱鬧?誰肯把話爛在肚子里?要是人家知道了,這婚也就甭結了,這門親事也要散了!”的時候,王四輕易地食言說“散了就散了吧!”父親像是有父親的打算,“說得輕巧,花了多少錢就別去說了,這醜名要頂幾輩子?走到哪兒都讓人戳脊梁骨,這還怎麽活?”他把家里的事情優先考慮,叫來了“在鎮派出所當副所長”的堂弟,想讓他逮捕懷抱鮮花的女人。從這里可以看出,在90年代的農村的裙帶關係不僅涵蓋到了公所的人事和商業領域,甚至連警察都滲透到了。農村並不是一個使人得到治愈的地方,而是漂浮著腐爛氣息的排外親屬社會。

王四在立交橋下見到懷抱鮮花的女人時,覺得“一股熱烘烘的、類似騾馬在陰雨天氣里發出的那種濃稠的腐草味兒撲進了他的鼻道和口腔,而這種味道,竟是從那懷抱鮮花的女人身上發散出來。”由這種“腐草味兒”,他回憶起了自己的初中時代。

王四的老爹曾當過生產隊的飼養員,飼養棚里有一鋪熱炕,王四考進高中前一直跟著爹在這鋪熱炕上睡。每逢陰雨天氣,牲口身上的腐草味道像一隻溫暖的搖籃,像一首甜蜜的催眠曲使他沈沈大睡。現在他聞到這味道,感到這個陌生女人與自己之間建立了一種親密的聯系,他產生了與她對話的欲望。

王四初中時離開家,在人民公社生產隊的飼養棚里開始生活並不僅僅因為這里有土炕的暖氣,因為他母親“患有肺病”,父親擔心會傳染給年輕的王四,所以就把他和母親隔離起來。這樣一來,王四在多愁善感的十幾歲里,在父親辛勤勞作的工作場所生活,和父親建立了親密的關係。有著如此少年時期經歷的王四,突然親了懷抱鮮花的女人的嘴唇,“從她嘴里噴出來的那股熱哄哄的類似谷草與焦豆混合成的騾馬草料的味道幾乎毫無泄漏地注入他的身體並主宰了他的全部感官”,王四有些暈眩,他聯想到的是充滿生命活力的人民公社的畜牧場地。雖然懷抱鮮花的女人是優雅的,把她比作“托爾斯泰筆下描繪的貴族女子”,但是即使她散發出改革開放以前農村似的臭氣——“濃稠的腐草味兒”,卻俘虜了王四的心。其中對鄉村社會現實的態度,對未曾汙染的童年記憶的迷醉,可謂是意味深長的。

Views: 2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