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治·奧威爾《動物農場》(11)

幾天以後,這次行刑引起的恐慌已經平息下來後,有些動物才想起了第六條誡律中已經規定:“任何動物不得傷害其他動物”,至少他們自以為記得有這條規定。盡管在提起這個話題時,誰也不願讓豬和狗聽見,但他們還是覺得這次殺戮與這一條誡律不相符。克拉弗請求本傑明給她念一下第六條誡律,而本傑明卻像往常一樣說他不願介入這類事情。她又找來穆麗爾。穆麗爾就給她念了,上面寫著:“任何動物不得傷害其他動物而無緣無故”。對後面這五個字,動物們不知怎麽回事就是不記得了。但他們現在卻清楚地看到,殺掉那些與斯諾鮑串通一氣的叛徒是有充分根據的,它並沒有違犯誡律。

整整這一年,動物們比前些年幹得更加賣力。重建風車,不但要把墻築得比上一次厚一倍,還要按預定日期完成;再加上莊園裏那些日常性活計,這兩項合在一起,任務十分繁重。對動物來說,他們已經不止一次感覺到,現在幹活時間比瓊斯時期長,吃得卻並不比那時強。每到星期天早上,斯奎拉蹄子上就捏著一張長紙條,向他們發布各類食物產量增加的一系列數據,根據內容分門別類,有的增加了百分之二百,有的增加了百分之三百或者百分之五百。動物們覺得沒有任何理由不相信他,尤其是因為他們再也記不清楚起義前的情形到底是什麽樣了。不過,他們常常覺得,寧願要這些數字少一些,而吃得更多些。

現在所有的命令都是通過斯奎拉,或者另外一頭豬發布的。拿破侖自己則兩星期也難得露一次面。一旦他要出來了,他就不僅要帶著狗侍衛,而且還要有一只黑色小公雞,象號手一樣在前面開道。在拿破侖講話之前,公雞先要響亮地啼叫一下“喔——喔——喔!”據說,這是在莊主院,拿破侖也和別的豬分開居住的。用他在兩頭狗的侍侯下獨自用餐,而且還總要德貝陶瓷餐具用餐,那些餐具原來陳列在客廳的玻璃櫥櫃裏。另外,有通告說,每年逢拿破侖生日也要鳴槍,就向其他兩個紀念日一樣。

如今,對拿破侖給不能簡單地直呼“拿破侖”了。提到他就要用正式的尊稱:“我們的領袖拿破侖同志”,而那些豬還喜歡給他冠以這樣一些頭銜,如“動物之父”,“人類克星”,“的羊保護神”,“鴨子的至親”等等。斯奎拉每次演講時,總要淚流滿面地大談一番拿破侖的智慧和他的好心腸,說他對普天之下的動物,尤其是對那些還不幸地生活在其它莊園裏的受歧視和受奴役的動物,滿懷著深摯的愛等等。在莊園裏,把每遇到一件幸運之事,每取得一項成就的榮譽歸於拿破侖已成了家常便飯。你會常常聽到一只雞對另一只雞這樣講道:“在我們的領袖拿破侖的指引下,我在六天之內下了五只蛋”,或者兩頭正在飲水的牛聲稱:“多虧拿破侖同志的領導,這水喝起來真甜!”莊園裏的動物們的整個精神狀態,充分體現在一首名為“拿破侖同志”的詩中,詩是梅尼繆斯編寫的,全詩如下:

孤兒之至親!

辛福之源泉!

賜給食料的的恩主!

您雙目堅毅沈靜

如日當空,

仰著看您

啊!我滿懷激情

拿破侖同志!

是您賜予

您那眾生靈所期求之一切,

每日兩餐飽食,

還有那潔凈的草墊,

每個動物不論大小,

都在窩棚中平靜歇睡,

因為有您在照看,

拿破侖同志!

我要是有頭幼崽,

在他長大以前,

哪怕他小得像奶瓶、像小桶,

他也應學會

用忠誠和老實待您,

放心吧,

他的第一聲尖叫肯定是

“拿破侖同志!”

拿破侖對這首詩很滿意,並讓手下把它刻在大谷倉的墻上,位於與“七誡”相對的另一頭。詩的上方是拿破侖的一幅側身畫像,是斯奎拉用白漆畫成的。

Views: 10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