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ing:
  • Currently 5/5 stars.

Views: 1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罗刹蜃楼 on May 19, 2024 at 1:58pm

朵漁詩選·最後的雪

一冬無雪,仿佛悲哀沒個盡頭

春天臨近,一場大雪為我們浮一大白

 

只有雪是免費的,希望雪不要落在

壞人的屋頂上,要落就落在鴿子的眼睛裡

 

看,時代的清潔工又開始掃雪

要為我們掃出一條黑暗的通道。

 

朵漁詩選·日常之歡

三月過後,捱過嚴冬的麻雀們

又開始在窗外的杏樹上嘰嘰喳喳

我有時對它們的喧鬧心存感激

感激它們為我演示一種日常之歡

新樹葉好,菜青蟲好,尾羽蓬鬆的

母麻雀好!灑在窗台上的谷粒

閃爍著無名的善。天啊,我這是怎麼啦

我時常聽到風颳過屋頂時像列陣的步兵

灑滿陽光的床單下暗藏著鐵器……

Comment by 罗刹蜃楼 on May 7, 2024 at 4:40pm

就像柏拉圖在《斐德羅篇》中指出,哲學(philo-sophia)的構成性慾望,正如該詞所暗示的那樣,是「真理的熱愛者」,或更確切地說,是知識的熱愛者。如此,哲學的基礎就是求知的欲望,這種欲望的自我概念歷年來一直都在變動。然而,古典哲學將絕對知識作為自己的目標,現代哲學則試圖以「並不存在這樣的東西」這一事實作為自己的目標,也就是說現代哲學自相矛盾地想要知道它的非知(non-savoir)。我剛剛說過,當今的哲學試圖成為「文學」。這種欲望也與知識有關。我認為,文學之物恰好存在於一種無法認識自身的知識中,即一種無法說出它所知道的東西的知識。因此,文學之物與知識的關係完全不同於哲學與知識的關係:然而古典哲學認為它可以認識自己已經知道的東西,現代哲學則認為它知道自己並不能認識它已經知道的東西,文學之物雖然知道自己(p.256)知道卻不知道自己知道什麼。不過,現代哲學恰恰想知道文學之物所知道的東西;換句話說,現代哲學想要在保持自己仍是哲學的同時變成「文學」,而這就構成了它的困境。

(引自第255頁《文字即垃圾:危機之後的文學》,作者: 米歇爾·福柯 / 德勒茲 / 拉康 / 布朗肖 / 巴特 / 巴塔耶 / 巴迪歐 / 南希 / 等;出版社: 重慶大學出版社;出品方: 拜德雅;出版年: 2016-8-1)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