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楨的詩《材料
這就叫材料;

不是生活的全部,
但生活在這裏看見
它所有的可能,
假如創意很妥當的
用對了角度、光圈和速度。
有時候是深夜的飆歌,
越晚唱得越隨意,
越貼近曲和詞的奧妙。
好像找對了礦脈所在,
挖下去就能挖出久盼的蘊藏。
一切糾結都消隱了。
這時要是寫詩,
字句和韻律都不須要太大的更改。
說起我的日常生活,
不外就是在找尋這樣的材料,
不斷的在找。

(Top Photo Appreciation: The Hours by Swati Agarwal, http://500px.com/clicknjoy)

Rating:
  • Currently 4.75/5 stars.

Views: 75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January 27, 2022 at 8:11pm

陳明發地方紀《邊缘人與新權貴》

小時候生活在村子里,見過一位無國籍的“非公民”。這邊缘人身份害得他無法找到工作,買房子,更沒女人愿意嫁給他。家人四處給人扣頭、送錢都無下文。他後來瘋了,天天拿着標識他是非公民的紅色身份證,站在村子路口高喊:“誰說我没有登記,這就是我的登記!” 遇上雷雨交加,那聲音特別凄厲......。

想到今天多少非法移民、“難民”入境後沒多久,就偕妻带兒拿到身份證成了合法的主人翁,那男子的呐喊怎麼也抹不掉。

還有一個人,我認識他的時候,覺得他是村里的一個英雄。還沒上學校的我,看着他在大草場臨時搭上來的舞臺上,唱着“沒有錢也得吃碗飯、也得住間房”、“哪怕高山把路擋”.........,那是沒電視沒娛樂的年代,他的出現叫村人樂翻了。某個深夜,一群警察把他押上了軍車。

從此沒人再辦晚會,带着男男女女唱歌跳舞演話劇給我們看。上中學後的某一天,我忽然又看見了他,他逢人就說“他們放我出來了!” 然後呵呵呵自己傻笑一頓。

在咖啡店里,大家在聊天,他就坐在一旁默默聽着,偶爾發出“路是人走出來的”;再過半小時,又發出一句“冬天來了,春天會遠嗎?”、“大海航行靠舵手”之類的,誰也沒有理他,他就自己嘻嘻嘻地聳動双肩笑一頓。只是沒人再聽到他唱過歌。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January 27, 2022 at 8:11pm
法國散文家都德曾寫過一位風力磨坊老爺。在蒸汽引擎開動的麵粉廠華麗巨大地到来,眾多同行都纷纷無奈倒下時,老人家毅然拒絕承認那新工藝的衝擊,而繼續讓磨盤兀自空轉,鄉人從外邊望過去還以為他撑下来了。新年代早已經不像嘉年華一樣的從前,但他仍有尊嚴地活着。

可我在現實生活中所聽聞的某君,在新工藝剥奪掉其職業時,却一道带走他的尊嚴與正常生活。他原是一個大樓電路檢查技工,勤勤懇懇工作了二十幾年,累積了豐富的經驗,生活過得去。然而,當複雜的儀器随着日新月異的科技越来越有效率,電供公司的許多傳统劳務都取消了,他便失去了工作。

他一直搞不清楚,自己做錯了什麼,公司為何不好好讓他做到退休?一個獨居的老實人想來想去,最後只有一個結論:”我一定是得罪了那位有影响力的人,他把我告了,害得我現在失業。“

可是,“到底是誰把我告了;我得罪了他什麼?” 日思夜想的,人就不正常了。天天感覺得有人在監視他、找機會陷害他。于是他哪兒都不去,閉門關窗把自己鎖在家里頭喃喃自語,不時慢慢掀開垂帘偷窺外邊。每隔一些時候,非上菜市買些吃的回家不可了,他趁天未亮就出門,免得被人認出。

這社會既有邊缘,自然有中心。處于社會中心或銳志挨近中心的人,總有他過人的地方。不像邊缘人那麽倒霉無助。

有一次,有人介紹我認識一位“奇才”,和他聊了好一陣子,我還是搞不清楚他學的究竟是什麼專業。一會兒說他在某某學院教法律,一會兒又在另一家學院兼職,教建筑學。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他隨時隨地都在批評當政者,偶爾還暗示他和那些反對派男女很熟,某某異議份子頭頭是他的政治啟蒙導師。

出乎眾人意料之外的是,他不久當上了一位大官的身旁要人。

有些人就說:“還是他有見識, 看風使舵轉得快!”某個曾經開車載着他南上北下去開會、演講,吃飯喝酒唱K都請他的崇拜者卻大罵他:“一做了官就不認識人啦!連電話也不接!”眼神悻悻的,令人覺得他像是被抛棄的戀人。

這位過去老纏着新聞界朋友給他曝光的官爺,現在遇上記者請他針對某某事件講講話,居然這麼答覆:“我不會跟你們說的,說了你們就亂亂寫、亂亂傳,拖累我!”
( 19.4.2012 )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December 26, 2021 at 9:32pm


陳明發鄉鎮紀《旗手傻子

物體是記憶的載體,我想拿竹子來說明這件事。別看竹子虛心,它可把我對傻子的記憶收藏得紮實。

打我懂事以後,傻子大概是我最早認識的人之一。長得瘦瘦小小的,就像個小學生似的,沒人猜得透他究竟幾歲,好像每一年都是那個樣子。聽聞他小時候發了一場高燒,腦子就不行了,連說話也說不清。

每一回他走過,村裏的孩子們遠遠就喊他:“傻子!傻子!”他只是傻乎乎地笑,若無其事地繼續走他的路。要是遇上我家鄰居老奶奶,她會罵那些小孩幾句:“幹嘛叫人傻子?幹嘛搗蛋人?”回頭又對他說,傻子,你等等,我有餅乾,你拿去吃。


小孩們就笑嘻嘻道:“阿婆,妳也是叫他傻子啊!”老奶奶理直氣壯地說,人家不懂得他叫什麼名字嘛。帶頭的孩子應道:“我們也是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

看他沒親沒戚的,哪家人需要人幫忙就叫小孩去喊他來,他也隨喊隨到。不論清理布袋蓮池塘泥濘,或更換豬寮的亞答屋頂,他當然無法主持全局,幫頭幫尾卻從不叫人煩心,也從不跟人講價錢,給多少拿了就走。有的人家可能覺得虧待人了,他沒走幾步就喊住他:“傻子,我這裏有些雞蛋,你拿去吃吧。”

遇上紅白事,不必通知他會在第一時間自動報到。擺桌倚、鋪桌布,放汽水、瓜子或花生,都有條有理。小孩躲在桌下趁沒人注意爬出來偷喝汽水,給他逮到時對他例外的客氣,求他別告訴大人免得被鞭。只有這時刻,看得出他臉上有三分滿意自己所為的神色。

遇上喪事,他永遠是出殯時給死者女婿、孫婿舉銘旌幡的那位。人雖矮小,走在棺木車前面,總是把那根青竹做的長長的旗竿很莊嚴地舉得高高的,像是後面整個儀陣的領軍旗手。很多年後,我的學校組織了一支銅樂隊,第一次看見樂隊的指揮是那麼的威風凜凜,我一下子就想起了他來。忽然發現,他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不在了。

别看他傻乎乎的,離開村子好幾英里外有人辦喪事,他都有辦法得到信息而徒步去打雜。還砍好兩根十餘尺長的竹竿扛在肩上走去。他知道這十方里範圍內,就只有我們村子長竹子。

有一回,有一家老人過世,沒有兒子捧香爐。道士說:“傻子,你給他做兒子吧!”他二話沒說放下手頭的工作,穿上孝服。自此,有那位孤零零的老人過世,他就不再是雜工,而是往生者的兒子。有的小孩還是愛作弄他,笑他:“傻子,你有好多爸爸、媽媽啊。”

道士說他是最稱職的職業孝子,每一回都哭得很投入,感動了到來上香的親友,罵那些孝子孝女,怎麽好像沒一回子事,在那裏和坐夜的友人嬉鬧打麻將,甚至脫了孝服上街去宵夜。 只有他靜靜地徹夜在給死者燒上路錢。

鄰居老奶奶說:“他一定是想起自己也是孤零零一個人在世界上,所以哭得特別傷心。”

老奶奶死的時候,他哭得比她的滿堂子孫還要傷心,而且拒絕收下喪家給他的庶務酬勞。他說: “她是我的婆婆。”大家很奇怪,傻子這一回說的話,每一個字居

然都聽得清清楚楚。
(12.4.2021)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December 23, 2021 at 6:54pm

陳明發四句詩《珊瑚》

讀過的詩算什麼,如果聆聽


珊瑚在海底的呼吸


寫過的詩算什麼,如果附身


珊瑚無邊無際的孕育


(12.7.2021 / Photo by Ceci New York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July 14, 2021 at 2:26pm


〈KTV〉
陳明發


包廂是熱騰騰的肉包


餡滋味自己才知道


放歌鳥籠的藍天莽叢


任何調回不了雀巢


(14.7.2021 臉書)

                                                                                                        (anyskin.tumblr.com)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June 9, 2021 at 4:29pm

陳明發的詩 1981《大地》

歡笑,再甜美已然嚐透
淚水,再苦澀已然飲盡
大地,掙開了興亡的牽羈
沒遺忘在世的本分

我們活著
供我們吃我們住
有智慧,可以找尋
事跡,可以開拓

死了,還替我們收拾屍骨
有血汗,留之人間繁殖
苦難,葬之蔓草吞沒

(9.7.1981 發表於建國日報金色年華文藝版。筆名舒靈)


(Source:Home | CAROLE LESLIE)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April 27, 2021 at 11:51pm

陳明發的詩《書桌》

桌子是手術枱,有時

我為新思想接生

桌面上遍是哭聲

從窗外傳來


桌子是手術枱,有時

書為眼前的我開刀

桌面上遍是血肉

往窗外衝去

(14.9.1979)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March 18, 2021 at 11:07pm

陳明發·懲罰

真正的懲罰不在

漫長的期待

而在放牛織布很悠閒

多出來的時間

無止境的噬嚼那份思念

厭倦,又帶幾分眷戀

(28.08.17)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March 18, 2021 at 10:12am


陳明發·現實版牛郎織女


虧了產能過剩

紡織廠女工紛紛下崗

牛郎上書孩子需要娘

一家融洽社會自然可減壓

回鄉搞個七夕主題民宿

也好養活千年的神話

(28.8.2017)

給大陸一些地方領導上過課,了解很多夫妻分開兩地謀生的現象極其普遍,有些甚至一年也沒回家聚一次,比牛郎織女更不像夫妻,造成不少社會問題。有者告訴我,有錢後的中國人開始珍惜“一家子出遊”的機會,開始珍惜家的可貴。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March 7, 2021 at 12:28pm


陳明發的詩《玩具城—給孩子》


嬉鬧已隨兒時嗓音遠飄


遊戲語境的林象可一直


綿延,偶爾


在飯桌旁的談話裏掙芽


如螢空點點閃爍為星座


越過萬千光年的線條


成你們此時把鏡的敘事觸覺



切一塊配咖啡


下午茶的院子時光


光澤更襯群樹的輕舞


(7.3.2021)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