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首情詩和一首絕望的歌(第17首)

 

 

思念的,糾纏的陰影在深邃的孤寂中。

你在遠方,噢,比誰都遠。

思念的,無拘無束的鳥群,消溶的形象,

掩埋的燈。

 

霧靄的鐘樓,在多麽遠的遠方!

窒悶的哀嘆,輾轉的朦朧希望

沈默寡言的磨坊,

黑夜落向你,面龐向下,遠離城廂。

 

你從外地來,陌生得象件物品。

我思索,探尋廣袤,生命在你之前。

我的生命置於任何人之前,我艱辛的生命。

 

面向大海放聲長嘯,在巖石之間,

自由奔放,瘋狂,在海浪之中。

悲傷的怒潮,嘯聲,海的孤寂。

奮勇直前,暴烈地伸展向天空。

 

你女人,你是什麽?什麽光,什麽風信

在廣闊中扇動?你的過去象現在一樣遙遠。

森林大火!燃燒著藍色的十字架。

燃燒,燃燒,火焰揚起,火花掛在光輝的樹上。

 

垮下來,劈啪作響。火,火。

我的心靈舞動,憔悴於火的發鬈。

誰在呼喚?什麽樣的沈默塞滿了回音?

 

懷舊的時刻,幸福的時刻,孤寂的時刻。

我的時刻在這一切之中!

風唱著歌,竄過狩獵的號角。

泫然欲泣的熱情纏緊我的身體。

 

所有根脈的搖撼,

所有波濤的攻擊!

我的心靈在遊蕩,快樂,悲傷,綿綿不盡。

思念的,掩埋在燈的深邃的孤寂之中。

 

你是誰?你是誰?

 

程步奎 譯

Rating:
  • Currently 4.8/5 stars.

Views: 18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Suan Lab on August 19, 2021 at 9:25pm


散文詩:歷史的最初定位與錯位

清末梁啟超等人倡導的“詩界革命”動搖了傳統詩學觀念,開啟了詩歌通俗化、大眾化的序幕。朱自清在《中國新文學大系·詩集導言》中總結:“這回‘革命’雖然失敗了,但對民七(即1918年)的新詩運動,在觀念上,不在方法上,卻給予很大影響。


此後劉半農、胡適、沈尹默、俞平伯等人開始理直氣壯地增多詩體,自造或輸入他種詩體,並於有韻之詩,別增無韻之詩,用新形式抒寫新思想,希望最終實現“別創詩界”和“新文體”的藝術旨歸。散文詩的引入正值新文化狂飆運動之際,是符合時代文化需要,承載社會思潮的“革命性”文體。

當舊有的形式格局所負載的公共象征,無法裝下現代社會的精神容量,作為反映社會生活的文學渴望形式的更新、轉換來為新的生活內容與審美追求予以表現的便利。散文詩的自由精神應和了中國社會變革的需求,其移植引進和創作繁榮與新文學革命息息相關。

它最初的歷史定位是推廣白話詩的中堅力量,協同新詩與古體詩為代表的舊文學作鬥爭,自然也就模糊了散文詩本身的文體特征與現代意義。


                                            (Top Motivational Images For 2015)

作為提倡科學民主的《新青年》以稍顯激進的方式,對新文學尤其是詩歌部分進行了改革,從最初的反文言而白話,到後來有韻無韻、散文詩體等嘗試,為白話詩的發展提供很好的平臺。隨著新文化運動逐漸為人們所理解、接受並成為時代風潮,不少刊物因應時勢,也開始刊登新文學作品。

當時的報刊、雜誌刊登白話文學作品成為一種時髦。諸多新舊報刊、雜誌都有以“詩”命名的欄目,不僅文學性的刊物《小說月報》與綜合型的文化刊物如《新潮》、《星期評論》有之,就連時政類的刊物、報紙《太平洋》、《國民公報》,甚至專門刊登科學類論文的《科學》上都時有詩歌發表。此時掛名“詩”的作品五花八門,既有改良的舊體詩,也有新創的自由詩、民歌和散文詩等,可見當時刊物中“詩”的名下包羅了各種不同形式的作品,新舊不分,文體不拘。


散文詩在當時不同的刊物或同一刊物上先後發表時,曾被編輯放在不同的欄目上。1918年《新青年》五卷“詩”欄目上發表的劉半農的《曉》沈尹默的《三弦》、常惠的《遊絲》是最早登載的現代意義的中國散文詩。劉半農在1918年《新青年》四卷上已正式介紹過“散文詩”這種新文體,作為編輯之一的他在第五卷尚未意識,要把散文詩作為新文體從“詩”中獨立出來,且五卷“詩”欄目里只刊登了三首又都是散文詩,何不設置“散文詩”欄目?

可見劉半農作為域外散文詩的引進者和散文詩的首創者,在自己編輯的刊物上,尚未意識到要為散文詩設專欄,或把散文詩從詩或其他文類中獨立出來,雖認識到“散文詩”的與眾不同(五卷中他翻譯屠格涅夫的《狗》和《訪員》則標明為“散文詩”),卻仍將它們歸在“譯詩十九首”里,僅把散文詩作為詩體的一種(張翼《歷史文體學視域中散文詩的文類歸屬與界說》28.8.2017 散文詩人)

Comment by Suan Lab on July 10, 2021 at 11:04am


李佩甫·老娘土


“李縣長,鄉里幹部捎來件東西,說是家鄉的人捎給你的……”

國趕忙站起來,可女人已搶先接過來了。東西看上去沈甸甸的,用一塊大紅布包著。女人匆匆解開了包著的紅布,竟是一塊土坯!…·

女人望著那塊根粗俗的紅布,眉頭不由地皺起來了。女人不耐煩地說:“哎呀,跑這麼遠,啥捎不了,捎塊土坯?真是的!……”接著,女人又擺出“縣長夫人”的架式說:“算了,就放這兒吧。不帶了。”

城里女人不了解鄉俗,不知道這塊土坯的貴重。國是知道的。這土坯是繪出遠門的人備制的。土要大田里的,水要老井里的,由最親的人脫成土坯,用麥稭烤乾爾後用紅布包著讓遠行的人帶上。這樣,無論走到哪里都有塊家鄉的熱土伴著你。帶上它可以消災免禍,還可以為出門人治病。有個頭痛腦熱的,摹一點土沫放在茶碗里喝,很快就會好的。過去,凡是出遠門的鄉人都要帶上一塊家鄉的土坯。有了它,不管你走到哪里,都會平安的,所以,按鄉俗,這叫“老娘土”,也叫“命根兒”……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

Comment by Suan Lab on June 24, 2021 at 11:31am


構建自己的藝術王國《蘇蘭朵 篇》

在我的心中,對散文詩這一文體是非常尊重的。我覺得它的短體現了詩歌的凝練,而它的散又體現了散文的自由。它界於詩歌和散文之間。必須要兼具二者的優點。有高於散文的語言,有比詩歌更加豐富平易的表達形式。可能因為本身寫詩的緣故,我偏愛散文詩的詩性特征,我覺得散文詩的內核還是詩,它是詩歌對現今這個紛亂時代的適應,它是一個個詩意的靈魂在物質世界里對精神的堅持。我不認為這是退守,我覺得有點類似進化論。它又似乎是一座橋。讓詩人、散文家甚至小說家在此相會、溝通,所以它的胸懷又是寬廣的。而它的容貌永遠是精致的。形式固定了一種文體,我從不否認形式的重要性,但一種形式就像一個人的長相,是禁錮不住靈魂的,文學正是因為這份自由,才吸引了我們和無數個來來去去的我們。我們深陷其中樂此不疲。帶著深藏於心的自信和幸福,行走在塵世,穿著普通的衣衫,與常人無異。與詩歌的古典相比。我們其實更像一首散文詩。

Comment by Suan Lab on June 4, 2021 at 6:51pm


托妮·莫里森:愛,連同我的舌頭,粘在結霜的窗戶上。

愛,像楓樹的汁液般稠密黝黑,慢慢湧入那扇裂了縫的窗戶。我能聞到它,嚐到它的滋味甜美,陳腐,深處帶點冬青的味道在那幢房子里,愛無處不在。愛,連同我的舌頭,粘在結霜的窗戶上。愛,連同膏藥,糊在我的胸口。當我在熟睡中踢掉毯子,冷冽刺骨的風的輪廓讓我的喉頭清晰地感覺到愛的存在。深夜,當我的咳嗽變得乾燥又劇烈,就會有腳步踏進房間,就會有大手重新把毯子蓋好,把被子掖好,然後在我的額頭上停留片刻。因此,每當想起秋季,我想到的都是某個人和她的雙手,這個人不想讓我死去。 (托妮·莫里森 Toni Morrison193120191993年獲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最藍的眼睛》)

Comment by Suan Lab on May 27, 2021 at 7:39pm


石黑一雄·她比我大了十到十五歲

喝著那天的第一杯咖啡時,提伯就注意到那個女人了。那時,廣場涼爽宜人──整個早上咖啡店盡頭大部分時間都浸在陰影里──鋪石路還讓工人用水管淋得濕答答的。他沒吃早餐就過來了,一臉羨慕地看著隔桌女人點了一杯又一杯的綜合果汁──顯然是心血來潮的結果,因為那時十點鐘不到──外加一碗清蒸海蚌。他隱約覺得那女人偷偷回瞥了他一眼,不過並沒多想什麽。

她看起來非常舒服,甚至美麗,那時他這麽對我們說:但是你們也知道的,她比我大了十到十五歲。我怎麽會以為有什麽曖昧情愫?

之後他便忘了這檔事,準備回房先練幾小時的琴,以免室友待會兒回來吃午餐時轉開收音機。就在這時,女人忽然站在他面前。(石黑一雄《大提琴》)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