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私我的神話〈Private Myths: Dreams & Dreaming〉26

我們盡可贊同羅西(Emest Rossi)的簡明結論:做夢是“一種內源發生的成長、改變、轉型過程”,夢本身則成為“試驗吾人心靈生命改變的一個實驗室”。

(Dreaming by Gusti Gifarinnur)

Rating:
  • Currently 4.5/5 stars.

Views: 13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August 6, 2021 at 6:30pm


奥威爾·不敢明說

“你可不能這樣做!”他聲嘶力竭地叫道。“你可不能,你可不能這樣做!”

“你記得嗎,”奧勃良說,“你夢中感到驚慌的時刻?你的面前是一片漆黑的墻,你的耳朵里聽到一陣震耳的隆隆聲。

墻的另一面有什麽可怕的東西在那里。你知道自已很明白那是什麽東西,但是你不敢明說。墻的另一面是老鼠。”


“奧勃良!”溫斯頓說,竭力控制自已的聲音。“你知道沒有這個必要。你到底要我幹什麽?”


奧勃良沒有直接回答。等他說話時,他又用了他有時用的教書先生的口氣。他沈思地看著前面,好像是對坐在溫斯頓背後什麽地方的聽眾說話。

“痛楚本身,”他說,“並不夠。有的時候一個人能夠咬緊牙關不怕痛,即使到了要痛死的程度。但是對每一個人來說,都各有不能忍受的事情——連想也不能想的事情。這並不牽涉到勇敢和怯懦問題。要是你從高處跌下來時抓住一根繩子,這並不是怯懦。要是你從水底浮上水面來,盡量吸一口氣,這也並不是怯懦。這不過是一種無法不服從的本能。

老鼠也是如此。對你來說,老鼠無法忍受。這是你所無法抗拒的一種壓力形式,哪怕你想抗拒也不行。要你做什麽你就得做什麽。”


“但是要我做什麽?要我做什麽?我連知道也不知道,我怎麽做?”
(奥威爾《1984》)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July 21, 2021 at 11:04pm


梅特林克·所有在這里的,都有靈魂。

貓:聽我說下去……眼下我們所有在這里的,動物呀、東西呀、分子呀,都有靈魂,這是人還不曉得的。因此我們保留著一點獨立性;但是,如果人找到了青鳥,就會知道一切,看到一切,我們就會完全受人的支配了……這是我的老朋友夜剛告訴我的,夜同時也是生命秘密的守護者……因此,這是同我們的利益攸關的:要不惜一切,哪怕是危及兩個孩子的生命,也要阻止人找到青鳥……
(梅特林克《青鳥》第二幕 / 第二場·仙宮 1)(莫里斯·波利多尔·马里·贝尔纳·梅特林克【法文:Maurice Polydore Marie Bernard Maeterlinck,1862年-1949年】1911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July 13, 2021 at 9:41pm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July 2, 2021 at 3:51pm


勒內·夏爾:未曾照亮的事物,向心宣講

通過炮筒的嘴,下起了雪。這是我們頭顱中的地獄。同時,這是我們指端的春天。

這是重新被允諾的步伐,熱戀的土地,茂盛的草。


精神,像每一件事物,戰栗了。


鷹在未來。


每一次進入靈魂的行動,盡管對靈魂一無所知,都以遺憾或痛苦為結局。必須答允它!


作品是怎麽來的?就像冬天,一根羽毛落在我的窗玻璃上。馬上,壁爐裏升起了劈柴之戰,至今尚未結束。


日常目光的絲一般的城市,坐落在其他城市之間,在只有我們足跡的大道上,在閃電的翅翼下,閃電應和著我們的期望。


我們身上的一切,只該是一個歡快的節日,當我們料想不到的事物,當我們未曾照亮的事物,向我們的心宣講,並且通過它們僅有的方式,完成自身。
—— 勒內·夏爾《圖書館著火》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June 5, 2021 at 6:32pm


奥威爾:拷打~受到這樣侮辱別人到底怎樣瞧不起他

後面進來一個矮壯的警衛,胳膊粗壯,孔武有力。

他站在沒有下巴頦兒的人面前,等那軍官一使眼色,就用全身的力量猛的一拳打在沒有下巴頦兒的人的嘴上,用力之猛,幾乎使他離地而起。

他的身體倒到牢房另一頭去,掉在便盆的底座前。他躺在那里好像嚇呆了一樣,烏血從嘴巴和鼻子中流了出來。他有點不自覺地發出了一陣十分輕微的呻吟聲。


接著他翻過身去,雙手雙膝著地,搖搖晃晃地要想站起來。

在鮮血和口水中,他的嘴里掉出來打成兩半的一排假牙。


犯人們都一動不動地坐著,雙手交疊在膝上。沒有下巴頦兒的人爬回到他原來的地方。他的臉有一邊的下面開始發青。他的嘴巴腫得像一片櫻桃色的沒有形狀的肉塊,中間有一個黑洞。

血一滴一滴地流到他胸前工作服上。他的灰色的眼睛仍舊轉來轉去看著別人的臉,比以前更加惶恐了,好像他要弄清楚,他受到這樣侮辱別人到底怎樣瞧不起他。


那個人的臉本已發白,這時已變成溫斯頓不相信會有的顏色,肯定無疑地是一層綠色。
(喬治·奧威爾《1984》【78】)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May 25, 2021 at 9:49pm


托妮·莫里森:濾掉歌詞中的悲傷,痛苦也甜蜜

驚恐讓他煩躁,愛意讓他暴怒。

她的嗓音是那麼甜美,她的眼神是那麼醉人,使我不禁對那些艱難歲月心生向往,渴望自己能生長在那“一文不名”的年代。……母親時而歡快時而憂郁的嗓音給悲痛染上了色彩,濾掉了歌詞中的悲傷,讓我深信痛苦不僅可以忍受,而且很甜蜜。( 托妮·莫里森 Toni Morrison193120191993年獲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最藍的眼睛》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April 5, 2021 at 11:15am

石黑一雄·到頭來卻不能永遠在一起

“我想妳說的沒錯,凱西。妳真的是一個稱職的看護。如果妳不是妳,妳一定是最適合我的看護了。”湯米笑了笑,雖然我們一直並肩坐著,他還是一手從後面抱著我。

他又說:“我常常想到這個畫面:某個地方的一條河,河的水流得很急,水裡有兩個人,努力抓著對方,緊緊地抓住,但是最後水流實在太強,他們只好放手,各自漂流。就像我們兩個人一樣。真是可惜啊,凱西,我們一輩子都愛著對方,到頭來卻不能永遠在一起。”

湯米說這些話的時候,我想起了那天晚上我們從利特爾漢普頓回來的路上走在強風橫掃的草原上的情景。我不知道湯米是不是也想到了,還是他仍在想著那條河和強烈的水流。總之,我們就這樣在床邊坐了很久,陷入各自的沉思中。
最後我說:“對不起,我剛才對你發了脾氣,我會跟他們說的,我一定會讓你換一個好看護。”(《别讓我走》第23章)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March 30, 2021 at 10:48pm


石黑一雄·太依賴支持者一時的好惡

“可是,艾蜜莉小姐,”我說,“那和我們有什麼關係?為什麼海爾森得因為那樣的事情關閉呢?”

“我們也不覺得兩者之間有什麼明顯的關聯啊,凱西,至少起初我們不覺得。我常想,我們那時沒多盡點力,是我們的錯。要是我們多注意一點兒,沒有那麼專注在我們的工作上,要是在莫寧戴爾事件最初發生的時候多些努力,說不定就可以避免後來的命運了。

啊,瑪麗克勞德不同意我的話。她覺得不管我們怎麼做,這種事總是要發生,或許她是對的。畢竟,不只是莫寧戴爾事件,當時還發生了其他的事情。例如那個糟糕的電視系列報導等等。這一切一切都是原因,也造成了局勢的轉變。不過我想歸根究柢,主要的問題還是出在我們的小型運動上。

我們太脆弱了,太過依賴我們的支持者一時的興致好惡。

只要時勢站在我們這邊,只要有企業或政治人物,看到給予我們支持可以為他們自己帶來一點兒好處,我們就能持續免除經濟上的困難。

但是,一直以來這都不容易啊,尤其莫寧戴爾事件發生了以後,氣氛不一樣了,我們別無選擇。這個世界不願意再去面對捐贈計畫實際運作的方式,也不願意再想起你們這些學生,或是成長的環境。換句話說,親愛的,他們要你們回到黑暗裡去,回到像瑪麗克勞德和我這種人出現以前的黑暗裡去啊!所有那些有影響力、曾經積極地幫助過我們的人物,這時當然全都消失了。
(《别讓我走》第22章)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March 17, 2021 at 11:57am

石黑一雄《大黃根區》

就在這個時候,她說了那些話:“那又怎樣?大黃根區和這個有什麼關係?妳打算說什麼,繼續說下去就是了。”
之後,我想我們又回到先前的談話,語氣也還算親切,過了不久,我們在一片黯淡中沿著小路走回卡堤基。但是氣氛再也不能恢復往常的熱絡,我們在黑穀倉前互道晚安的時候,也不像以前會拍拍手臂、肩膀,然後才各自離去。

過了不久,我下了一個決定,一旦決定,便不再猶豫。於是,一天早上我起了床,告訴凱弗斯先生我想開始接受看護的訓練,整個過程意外地簡單。凱弗斯先生經過院子,橡膠靴子上沾滿了泥巴,嘴裡發著牢騷,手裡拿著一條橡膠管。我走過去告訴他我的決定,他只是看了看我,好像我來向他要柴火似的;然後,才含混不清地說了什麼晚一點兒下午的時候再來找他填寫表格之類的話,就這麼簡單。

當然,在那之後還是等了一段時間,不過整個程序已經開始辦理,突然間我開始用一種不同的眼光看待關於卡堤基,還有那兒所有的人的一切。我現在已經屬於離開遠行的那群人了,很快地,大家知道了這個消息。也許露絲以為我們還會花幾個小時討論我的未來,也或許她自認自己對我改變心意與否具有相當的影響力,我不知道。我刻意與她保持一定的距離,和湯米也是一樣。我們在卡堤基再也沒有好好說過話,一轉眼,我便和大家說再見了。(《别讓我走》第17章)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