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網路,特別是移動網絡

生活變為碎片、斷章

但是美並沒有離開,只是跟著我們碎成雜句

躲在社群媒體說說笑話、刷刷嘴皮

拋些警句、格言、留言;隨時在風中變了塵埃微粒

將這些雜句、碎章收集起來

可縫成百家花布似的暖暖軟被

加了心跳的旋律,就是俳句

給一個一個的腳印命名


Photo Credit: ARTEMIS by shlomi nissim

Rating:
  • Currently 4.75/5 stars.

Views: 66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rch 12, 2021 at 4:19pm


胡適:夢與詩

都是平常經驗
都是平常影像
偶然湧到夢中來
變換出多少新奇花樣

都是平常情感
都是平常語言
偶然碰著個詩人
變換出多少新奇詩句

醉過才知酒濃
愛過才知情重


陳明發札記

讀了胡適,更相信玩文創的人要多讀詩 ———
都是平常經驗,都是平常影像
偶然湧到夢中來,變換出多少新奇花樣
偶然碰著個詩人,變換出多少新奇詩句
胡適說得太對了;不讀詩怎麼有創意玩文創?
都是平常經驗,都是平常影像
偶然湧到夢中來,變換出多少新奇花樣
偶然碰著個詩人,變換出多少新奇詩句


最近在看一本日本作者寫關於體驗分享的翻譯書籍,他提到日本新一代有個隱憂,因為上一代太有了解心、關愛心,孩子發個什麼聲音,他們馬上就有所行動,滿足孩子要求。孩子說一句“洗手間”,老師就懂得他們的意思了;久了,孩子變成沒有需要再說完整的句子,更談不上怎樣好好表達、好好說故事了。(参考大前研一著作)



倒回來說,很多新一代以為爆粗、問候人家父母,世界就應該有義務、有責任知道他要什麼了。這算哪門子體驗?


“醉過才知酒濃,愛過才知情重”

原來是胡適的詩句。

(2016年5月19日)





(Photo Affection: Untitled by Alexandra Bochkareva, http://www.facebook.com/alexandra.bochkaryova)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rch 10, 2021 at 2:04pm


陳明發《世說新語 20216 回鍋油

甲:你的油條是用回鍋油炸的嗎?


乙:不是;我的油一直都在鍋裏。


(10.3.2021 陳明發《世說新語 2021》6)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rch 9, 2021 at 12:08pm


陳明發《世說新語 20212 西遊後記

因爲疫情,唐三藏決定就地取經,網路來去;下崗後的孫悟空搞直播,當健身網紅帶貨水果;豬八戒也搞直播帶貨農具。沙僧與白龍馬最糟糕,大家就地過年,他們的西遊主題樂園沒遊客。
(16.2.2021 陳明發《世說新語 2021》2)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February 22, 2021 at 11:25am


陳明發《“閱讀”年代》


活在一個視覺系的“閱讀”年代,人們原有的“形而上”、“抽象化”思維,在逐漸往“具體上”、“圖像化”靠攏。

已經有許多人,沒張圖恐怕就無法想像與書寫,甚至閱讀。在另一方面,不想向攝影、繪畫甚至錄像臣服的“文字工作者”,對於具體經驗、實際境況,有辦法與之對話、互動嗎?


我年輕時在新聞界服務,采訪線下,也特約受邀寫過一些特寫。那1970年代尾、1980年代頭時節的文字(精神/錢財)禮遇,要比今天的馬來西亞媒體環境好得太多,記得古龍、柏楊和倪匡等名家,都曾在我服務的出版社刊物發表東西。

而我所賺到的最大財富是,是如何從“具體”單一或一系列事件,逐步往抽象化、原則化的方向寫過去。

例如不只是采訪飈車少年的半夜活動的具體實錄,而是探討那行為的心態面、形而上面。


這點行世小技,對我現在每天的早課修煉,還是幫助很大。對這社會是微不足道,但對能領悟進而發揮在個人事業上的友好,他們能體會其能量。


對電視,我是樂觀的,特別是網絡電視。這幾年尤是如此,特別是有了Netflix以後,為很多內容工作者(特别是新一代)提供了很好的出路。看過他們的一些紀錄片,逆主流而走,批判性很強。能很好地發揮媒體的建設面、探討面。

大概是20年以前,馬來西亞高喊要建立“知識型社會”,政府還發表了《知識經濟大藍圖》。職務所在,我曾受多個單位邀請參與探討和推動有關工作。

我在國立南澳大學研究的是“組織創造力”,是“知識型社會”的一個核心要素,所以對於人的知識創造過程做過一些探討。我所認識到的“知識”,不是傳統觀念中的“儲藏”(你記得你所讀,考試時有本事反芻式地答得準);它也不是“常言道”所謂的最可貴的“利器”(知識就是力量)。


我把它分成四個層次:數據、資訊、知識與洞見。“洞見”才是“知識型”、“學習型”社會所要追求的創造維度。怎樣把握這個“創造”維度,各師各法,沒有最好的方案。只有最適合自己的途徑。釋夢敘事,是我個人的Methodology之一。


有時間的話,請參考我的一些來時路~~

陳明發博士《文創技能系列 56》: 我的一九九七

我在管理人培訓課程中,常分享這個對知識\洞見的認識~~

陳明發博士《文創技能系列 20》: 灼見孫中山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January 24, 2021 at 9:22am

陳明發詩想·《飛》

簡體漢詩,往往先吃虧在字形視覺上。比如說“飞”字;單翅飛,能“升”嗎? 看古體“飛”字,是多麽的逍遥自在?(原題《世說新語 2021》1)

Comment by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on January 4, 2021 at 10:08pm


愛懇社团

馬來西亞微博

玩玩創意節

媒體與藝頻道 MEDIA § ART

ENGLISH EDITION

華商:百年蛻轉 HYR

                                                               (Source: https://avax.news/touching/Jumpology.html

Comment by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on January 4, 2021 at 10:06pm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December 1, 2020 at 10:16pm


陳之藩說故事:
愛新覺羅與腳踏車


在陳之藩的散文《王子的寂寞》中,記錄了中國最後一位皇帝溥儀(愛新覺羅)騎腳踏車的趣事,是個很逗的故事~~



“我們中國大清皇帝最後一任叫做宣統。民國成立以後,這位皇帝還在紫禁城裏坐了十多年。他是三歲登基的,到十幾歲才不做了。他十來歲的時候,要學騎自行車。

“可是,皇帝怎麼能學自行車呢?一來呢,我們中國的宮殿多是門限,門限也者,像小墻似的橫在門前,自行車當然不能過。二來呢,學自行車一定要跌倒幾次才學得會的。讓皇帝跌倒怎麼可以呢?”


彼得越聽越有興趣。 “這兩個問題是這樣解決的?”我說:把每個門限都鋸一缺口,是為皇帝練車,這當然不難辦到。”

“而我們中國皇帝學車時,也同樣受妳們牛頓地心吸力而跌倒,卻不易找出防止的辦法。最後是由好幾十個太監出動,站在路旁排成了兩道人墻,皇帝跌不到地上。於是皇帝學會了騎車。 誰願意在兩道人墻中間騎車呢?


“但,他很討厭這些太監,所以就快騎,人墻不夠用了,所以兩排太監跟著跑。皇帝看著兩排太監跟著跑更生氣,所以他就突然急轉彎,突然停住,弄得太監前仆後繼, 傾右倒左,無所適從。”

直到最近終於才看見了那張歷史照片,更逗。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November 30, 2020 at 6:37pm


陳楨·馬雲:金螞蟻與白螞蟻

螞蟻的故事

馬雲,還是許多人心目中的神。以為他是中國版的比爾蓋茨或史蒂夫·賈伯斯,甚至更偉大,因爲後二者不會演戲、不會打太極、不會唱歌、不會和明星壹起演戲、更不會“杠桿遊戲”。


可是,因爲“螞蟻金服”上市計劃11月初被煞車事件,他應該是出事了。我早在2017年就對馬雲有點看法了(見下帖)。在那時間點是很犯忌的事;去到中國書店,各種有關他個人成功史、殺手鐧、光榮記錄的書籍,都擺在最令人矚目的地方,馬來西亞書店也不例外。


我則有所保留——你何方神聖,居然有不同意見?噢,我的一點點觀察,靠的是文化敘事角度的。

陳明發《臺上》

看馬雲在臺上,看不見中國形象;

只看見美國矽谷那一套,模擬版的Steve Jobs

看習近平在臺上,看不到西方的形象;
只看見中國本身的特色+古籍經典重新發聲

因此,中國資訊工藝雖說強大了
也不見歐美新一代興奮來觀摩考察
反觀西方領導人及其子民、子孫
開始在學習唐詩宋詞之類的事物

阿里巴巴有一天會消失,但中國特色

會在持續增值,但同時也請留意
歐美的工藝發展並沒停下來
(工業4.0可是德國人的東西不是中國人先搞的)

哪裡颳大風就往哪裡注目的年輕國人
東方西方,要向誰學什麼,現在心底應該有個譜吧。


#慎防消費者培訓機械


註 1:偏西廢東或廢西偏東都不行,馬來西亞其實有這個東西逢源的優勢,我們要有這方面的覺知才行。


註 2:很多人以前一窩蜂嚮往西方,一方面又擔憂“文化侵蝕”;現在又事事中國優先,幸而不擔憂中國“文化侵蝕”。主要是因為很多人以為,中國人和我們一樣啊。沒錯,很多地方的確一樣,但也有很多不一樣的地方,因為我們百年來還有別的文化因素影響,形成自己的特色。絲路特色不僅僅是中國特色,也是我們也可以參與形成、打造的特色。


註 3:如何學到工藝與人文兩方面的平衡,是很大的功課。


註 4:
網友留言:在看中國的很多綜藝節目,發現它遠比臺灣、香港的好。它包含了教育、科學、傳統文化的精神,從這層面來看,的確是下了不少功夫。只不過西方的民主浪潮已經成了青少年追求的現象,反不知東方的傳統文化才是國家的瑰寶。國家的體制有時是需要管制的,就因有管制,中國的節目都很有教育性,一旦開放過度就會引來泛濫,就像現在看臺灣的不管哪台波道,都覺得社會亂糟糟。

目前中國的綜藝節目,不僅只是娛樂,還加了很多如科學,文字,詩歌與傳統文化,如:“最強大腦”、“嚮往的生活”、“令人心動的offer”等節目,在思考的過程中加上真實的考驗能力,在偶像的帶動下,往往事半功倍。

在大馬,尤其是華裔,沒有背後的這些有益的娛樂來帶動他們,在西方潮流的思維衝擊下,常常忽略了東方傳統之美,有能力的追求的是學術上的光芒,在學術上一般的追求就只是功利而已。(原載:2017年12月4日臉書)


“白螞蟻”?
(原載:原載2020年11月7日臉書 )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December 4, 2015 at 1:12pm

陳明發·中國打火機大王周大虎

2006年7月14日,商聯會舉辦「蛻變、轉型」研討會,海外嘉賓包括中國浙江大虎打火機有限公司董事長周大虎。中國溫州的廠家,生產一只打火機僅能賺入1元人民幣。可是,出身流浪漢、階下囚的周大虎,卻創造了3億元的個人財富。溫州每年生產5億只打火機,周大虎其實只生產了其中的1500萬只,媒體評論他“算不上鶴立雞群”,大家卻尊稱他是“中國打火機大王”,只因為他懂得堅持自己――打造本身的品牌;而且,不管市場怎樣癲狂,不欺騙客戶,操捷徑。

周大虎在演說中提到,他因為在制造打火機方面有名,外國廠家要他代工制造各自品牌的打火機。他的定位是:以本身的老虎牌為主,占生產的70%;以代工品牌為輔,30%。他想出一個策略,外國廠家要是肯代售老虎牌打火機,有優惠,例如代工品牌每只要本錢人民幣10元,要是老虎牌則是人民幣9元。那優惠的一元,就當著是廣告費。而且,老虎牌拿貨可以快些,因為生產量大。代工品牌慢些,因為工廠以生產老虎牌為主。

他有無遺憾?以前沒有足夠的資金,品牌不是每個國家都去註冊,例如美國這麼大的市場,因為以前不覺得緊急,結果品牌讓人給註冊去,最近才通過協商拿回來。吸取了這樣的教訓,現在是連還在戰爭中的伊拉克都註冊了。另一遺憾是,缺乏長期規劃,不能預測廠房面積需要,不斷地搬工廠,土地沒在交廉宜時買進。

1992年,以妻子5千人民幣下崗遣散費,創辦家庭作坊,開始在家中制造的打火機起家的周大虎,後來搬進工廠,一家人三口住在廠裏樓上小閣樓,沒窗子,沒廚房,沒洗手間,奮鬥了5年。餐餐都在路邊攤解決,梳洗就到街口的公共衛生間。孩子周小虎留學加拿大多倫多,現年25歲。

2006年的周大虎,是中國金屬外殼打火機生產的龍頭大哥,商務部重點培育和發展的中國出口名牌企業,工業經濟旅遊示範點。曾當選中國民營經濟十大風雲人物,是海內外媒體紛紛采訪的對象。(陳明發,2006)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