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ing:
  • Currently 5/5 stars.

Views: 26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June 18, 2021 at 4:01pm


陳明發寓言《五脚蝦》

從政黨到社團,人們用口號競選。競選口號,可能向詩藝術學點什麼嗎?大家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文字的音韻。像商籟體,四字對四字,“民之所願、重大如天”之類的;有時則像三字經,三字對三字,“選賢能,好前程”。

候選人的照片,沒有不好看的,因爲修圖軟體太普及。尊容若是真的很不堪,修無從修,還可以卡通形象出現,要多鬼可愛都行。真的世上無醜人,只有懶人。

口號,亦可作如是觀,完全可以和“真相”、“事實”可以無關。


除了口號,無選舉思維與行為難以終日的男女,還可以向詩人騷客偷師點什麼?有一種比修辭抓韻高級一點的,叫:命名。曾有詩人自詡,他/她們是為天地萬物立法、命名的人。意思是說,他們能洞察天地間發生了什麼事,人未察或根本不察,不管它多抽象、隱匿或根本就是還沒存在,而他們却已經感受到了、看出了端倪,於是用詩想將它勾勒出來。並且,像對待一個初生兒那樣給它一個名字,方便以後大家可以正式稱呼它。碰上它時,懂得它是什麼。

 

我最近就有一個這樣的察覺,一隻“五腳大蝦”開始在呼吸了。注意,這虽不是美國的“五角大廈”,不過實際操作也差不了多少。

 

為何叫它“蝦”?仔細觀察,它有一般蝦隻神經質似的機敏,即使是微不足道的動靜,它馬上豎起雙鬚、張開一對鉗子準備博命。即使在平靜時游動,也是趾高氣昂,兩道長鬚子揚得特高,一翹一翹的。仿佛有媒體的相機無時無刻不對準它,不能不保持“尊貴”、“優雅”而又“威武”的形象。

可是,它一旦蹦跳起來,可一點都不顧這些平時對外宣揚的原則與立場,絮亂得毫無方向可言。其他動物大概只有在饑餓爭食時才咬來咬去,蝦隻可是敢作敢為的多,任何時刻都可能無端就咬旁邊的同類,特別愛欺負更弱小者。

而這剛被察覺的,會是一隻怎麼樣的蝦?沒人敢做預測。這要決定於它本身的五隻腳;它們各代表了本身的欲求。

它應該受到密切凝視的地方,就在這五隻腳正無時無刻不在相互糾結。可交易,又善變掛。

他們是A者、F院、G會、主流勢力以及多數聲音。

誰知道,你我只不過是蝦脚上微不足道的微生物?(18.6.2021)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June 13, 2021 at 9:36pm


愛墾網編註:以下這篇王天泉 文字,可以對照2018年馬來西亞509現象,以及2020-2021冠病災難中,美國、臺灣、馬来西亞反對黨等對於疫苗議題的政治操弄,進一步深思環球化的前景。(原題《依然遙遠的全球化之夢》)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June 13, 2021 at 9:32pm


一帶一路·依然遙遠的全球化之夢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伴隨著IT技術的飛躍發展以及自由民主製度和市場經濟體制在全世界範圍的擴散, 人類對“全球化時代”的到來一度充滿期待,似乎一個寰宇大同的和諧人間指日可盼。

當代文化社會學家、美國匹茲堡大學教授羅伯森(Roland Robertson) 認為:“作為一個概念,全球化既是指世界的壓縮 (compression),又是指對世界作為一個整體意識的增強。”


在他看來,世界正在變得愈益統一,全球化社會正在形成。而全球化社會首先是指多元社會文化構成的全球文化系統,它不僅僅是指交通和通訊技術發達所帶來的時空的縮小,市場經濟所帶來的經濟一體化,更是指人類在文化觀念上日益趨同,能夠包容和接納多元文化,並且尊奉和追求一種超越族群與國家界限的“普世價值”

斯坦福大學知名政治學家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1989年發表的《歷史的終結》一書,就是這種樂觀思潮的典型代表。

受此影響,世界各國,特別是發展中國家特別喜歡把自己的發展目標,貼上全球化與國際化的標簽,什麼建設國際自由都市、培養國際化人才、擁有全球化視野等等,似乎惟其如此,才能說明自己跟上了時代的滾滾大潮。


然而,回首剛剛過去的2015年,卻讓我對全球化的美好願景產生了深深的疑惑和懷疑:


2015
年,一個販賣性奴、搗毀文物古跡、血腥殺戮人質,顛覆人類價值觀的極端宗教勢力——ISIS伊斯蘭國在混亂的中東地區所向披靡,而且吸引了大量來自包括美國、歐洲的年輕人加入;並甘願為其獻出生命和親人(最近,一名IS成員當眾處決了自己的母親,因為這位母親勸兒子退出該恐怖組織 );

20151113日晚,在法國發生系列恐怖襲擊事件,巴黎共發生5次爆炸,5次槍擊;法蘭西體育場、歌劇院等人群密集地區發生爆炸,恐怖分子在街頭和商店肆意射殺無辜民眾,造成132人死亡,300多人受傷,法國本土和科西嘉島進入緊急狀態;

2016年新年夜,德國科隆火車站附近發生大規模性侵事件。1000名疑似阿拉伯、北非裔男子成群性侵路過的女性,導致德國各地反難民聲浪疊起。而此前的9月,德國鐵娘子默克爾頂住了巨大的壓力,接納來自敘利亞等地的中東難民,以展示人道主義的胸懷和擔當;


地球的另一邊,美國的總統大選正群雄逐鹿,但最風光的人選既不是曾經的第一夫人,擔任過國務卿的希拉里,也不是小布什總統之弟傑布·布什,而是用粗鄙無知的語言鼓吹種族仇視、煽動仇恨,叫囂驅逐穆斯林、關閉清真寺,宣稱要對中國貨征收45%關稅的特朗普。但是他的妄言在美國民眾中卻獲得了極高的支持率,在共和黨的候選人中竟然一直保持領先地位……

回到韓國,雖然樸槿惠總統宣稱,中韓兩國關係進入了歷史上最好的時期,雖然韓國經濟每年從中國市場獲得接近700億美元的巨額順差(667.3億美元,2012年韓國央行數據),但在大部分韓國人的心中,中國仍然是一個落後的共產主義國家。這種夜郎心理的由來,只要看看充斥韓國各家電視臺的對華負面宣傳就不難理解,而且很多認識和特朗普先生竟然有著驚人的一致——無知而且情緒化。

就拿筆者所僑居的濟州島來說吧,5、6年前,濟州的經濟還是一片低迷,立項20餘年的政府重大項目因為缺少資金而一片荒蕪;由於遊客不足,眾多的旅遊住宿設施無人問津,閑置在那裏,租不了也賣不掉,儼然雞肋。

但是,借助中國資本的蜂擁而入,中國遊客的紛至沓來,數年之間,濟州島地價騰貴,土木大興,人口激增,在普遍低迷的韓國經濟中一枝獨秀,經濟發展充滿活力。

但是不久前,在某電視臺主辦的道知事(相當於中國之省長兼省委書記)座談節目中,一位嘉賓竟然發問:“中國人來這裏給我們帶來什麼好處?除了破壞環境、買走土地……”;KBS的某個濟州方言廣播節目,借著一條中國漁船被韓國海警查獲的新聞,對中國漁船進行攻擊和謾罵,將風口浪尖上討生活的中國漁民描述為小偷和強盜,而全然不顧很多濟州人的生意就是這些“小偷”和“強盜”的同胞給他們帶來的。諸如此類,難以枚舉。

在這個看似越來越全球化的世界上,極端的宗教勢力,盲目的民粹主義、狹隘的民族主義顯然還有著廣闊的市場,擁有無數的擁躉。他們崇尚暴力,煽動仇恨,以鄰為壑,在聯系日益緊密的世界各國人民之間製造著各種有形、無形但卻深不見底的裂痕和溝壑。

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其實並非如全球化所憧憬的那樣越走越近,越來越成為一個整體,而是充滿著隔閡和冷漠,嫌隙與厭惡。21世紀的人類,如果不能掙脫宗教極端主義、民粹主義、民族主義的泥淖,“全球化”依然只是一個遙遠的夢想而已 。
(作者:王天泉 http://www.jejuchina.net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y 27, 2021 at 10:07am


曼德爾施塔姆(Osip Mandelstam)詩選

《“我們生活著,感受不到腳下的國家”》


我們生活著,感受不到腳下的國家,

十步之外便聽不到我們的談話,

在某處卻只用半低的聲音,

讓人們想起克里姆林宮的山民。

他肥胖的手指,如同肉蛆般油膩,

他的話,恰似秤砣,正確無疑,

他蟑螂般的大眼珠 含著笑

他的長筒靴總是光芒閃耀。

 

他的身邊圍著一群細脖兒的首領,

他把這些半人半妖的僕人們玩弄。

有的吹口哨,有的學貓叫,有的在哭泣,

只有他一人拍拍打打 指天畫地。

如同釘馬掌,他發出一道道命令——

有的釘屁股、額頭,有的釘眉毛、眼睛。

至於他的死刑令——也讓人愉快

更顯出奧塞梯人寬廣的胸懷。

1933.11

愛墾編註:奧塞提亞(英语:Ossetia,奧塞提亞語:Ирыстон,俄羅斯語:Осетия)為中亞高加索地區一區域。奧塞提亞被高加索山脈橫斷,分為北奧塞提亞和南奧塞提亞兩個部分。這裏的主要民族是奧塞提亞人,操奧塞提亞語。目前北奧塞提亞屬俄羅斯,為俄羅斯聯邦的北奧塞提亞-阿蘭共和國。南奧塞提亞在蘇聯時代是喬治亞的一個自治州,在1991年自行宣布獨立,截至2014年只有俄羅斯、尼加拉瓜、委內瑞拉和諾魯4國承認其獨立國家地位(吐瓦魯曾於2011年承認其獨立,後於2014年取消承認)。喬治亞仍視南奧塞提亞為其領土的一部分。)(维奇百科)

(摘自《愛墾網》)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y 26, 2021 at 4:19pm

許地山·民族英雄

每日都聽見你在說某某是民族英雄,某某也有資格做民族英雄,好像這是一個官銜,凡曾與外人打過一兩場仗,或有過一二分勛勞的都有資格受這個徽號。我想你對於“民族英雄”的觀念是錯誤的。曾被人一度稱為民族英雄的某某,現在在此地擁著做“英雄”的時期所榨取於民眾和兵士的錢財,做了資本家,開了一間工廠,驅使著許多為他的享樂而流汗的工奴。曾自詡為民族英雄的某某,在此地吸鴉片、賭輪盤、玩舞女和做種種墮落的勾當。此外,在你所推許的人物中間,還有許多是平時趾高氣揚,臨事一籌莫展的“民族英雄”。所以說,蒼蠅也具有蜜蜂的模樣,不仔細分辨不成。

魏冰叔先生說:“以天地生民為心,而濟以剛明通達沈深之才,方算得第一流人物。”凡是夠得上做英雄的,必是第一流人物,試問亙古以來這第一流人物究竟有多少?(許地山《危巢墜簡》 給樾人)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y 26, 2021 at 9:01am


許地山《危巢墜簡》給少華


近來青年人新興了一種崇拜英雄的習氣,表現的方法是跋涉千百里去向他們獻劍獻旗。我覺得這種舉動不但是孩子氣,而且是毫無意義。我們的領袖鎮日在戎馬倥傯、羽檄紛沓里過生活,論理就不應當為獻給他們一把廢鐵鍍銀的、中看不中用的劍,或一面銅線盤字的幡不像幡、旗不像旗的東西來耽誤他們寶貴的時間。一個青年國民固然要崇敬他的領袖,但也不必當他們是菩薩,非去朝山進香不可。表示他的誠敬的不是劍,也不是旗,乃是把他全副身心獻給國家。要達到這個目的,必要先知道怎樣崇敬自己,不會崇敬自己的,決不能真心崇拜他人。崇敬自己不是驕慢的表現,乃是覺得自己也有成為一個有為有用的人物的可能與希望,時時刻刻地、兢兢業業地鼓勵自己,使他不會丟失掉這可能與希望。


在這里,有個青年團體最近又舉代表去獻劍,可是一到越南,交通已經斷絕了。劍當然還存在他們的行囊里,而大眾所捐的路費,據說已在異國的舞娘身上花完了。這樣的青年,你說配去獻什麽?害中國的,就是這類不知自愛的人們哪。可憐,可憐!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y 17, 2021 at 11:58am


朗西埃:為什麽有人憎恨民主?


在這個左派失去了方向的時代,朗西埃的著作給我們提供了一系列,少見的持續不斷的關於如何繼續抗爭的概念。——斯拉沃熱·齊澤克

雅克·朗西埃是繼福柯和德勒茲之後,最引人注目的思想家之一,《對民主之恨》是其首部談論民主的著作,也是理解民主歷史的必備書。

朗西埃以精煉的語言闡述了民主的觀念史,從柏拉圖時代談起,一直延伸到20世紀關於民主的思想和理念。其中不乏深刻、尖銳的觀點以及對當下熱門政治事件和政治生活的觀照。

今天的推送, 來自朗西埃為《對民主之恨》撰寫的導言,李磊翻譯,試圖回答為什麽有人憎恨民主?民主為何一再被人誤讀? 節選 / 標題為編輯所加)


一名年輕女子利用她捏造的襲擊事件,讓法國陷入了焦慮; 一群青少年拒絕在學校取下他們的頭巾;社會保障不斷出現赤字;在大學課本中,孟德斯鳩、伏爾泰和波德萊爾,取代了拉辛和高乃依;工薪族們舉行示威遊行以捍衛自己的退休保障計劃;某所精英學府創立了一個不尋常的學生錄取計劃;電視真人秀、同性婚姻和人工受精日益流行。.........

想找出讓這些性質截然不同的事件集中起來的原因是毫無意義的。一本又一本的書,一篇又一篇的文章,一個接一個的方案,數以百計的哲學家和社會學家、政治學家和精神分析學家以及記者和作家們,已經給我們做出了回答。


他們認為,所有這些症狀,都是同一疾患的表現,造成這些影響的原因只有一個,這一原因叫作民主,或者說是在現代大眾社會中,處於統治地位的個體的無限欲求。


我們有必要搞清楚,這一指控的獨特性是如何建構的。對民主的憎恨,顯然不是什麽新鮮事。事實上它和民主本身一樣古老,原因很簡單:民主這個詞本身就是一種對憎恨的表達

在古希臘,這個詞最初被人使用時,就帶有某種侮辱性,在這些人看來,無名的民眾治理是對所有合法秩序的破壞。

對於某些人來說,民主依舊是憎惡(abomination)的同義詞,而權力是屬於那些生而註定有權利,或因其能力而有權利掌控權力的人。對那些在今日還將神聖法則的啟示,解讀為組成人類社群的唯一合法性基礎的人們而言,情況依然如此。

憎恨所帶來的暴力,當然也在當代議題之中。不過,暴力並非本書所要論述的對象,原因很簡單:我的觀點與那些散佈暴力的人毫無共同之處,所以也就沒什麽可與他們討論的。


與這一憎恨相伴的歷史,從一開始就見證了它的諸多批判形式。這類批判承認某些事物是存在的,但這是為了限制管控它們。批判民主的歷史形式有兩種,首先是試圖與民主達成一種妥協的貴族立法者和專家的技藝,民主被其視為無法忽視的事實。

美國憲法的擬定是這種調和各種力量和平衡制度設置,以最大限度地擺脫民主(這一事實)的工作所締造的經典範例,並且一直以來,憲法都是為了保護兩個被視為同義的事物而嚴格地限定著民主,即最優秀者的統治和對財產秩序的維護。

這一批判行為的成功,也自然而然地促成了其對立面的成功。青年馬克思毫不費力地揭示了,財產的統治權是建立在共和國憲法的基礎上。共和國的立法者也毫不隱瞞這一點。

但至此,馬克思的思想資源還未枯竭,他繼而又提出一套思考範式:形式民主的法律和制度只是一種表象,在其之下並將其作為工具的,是由資產階級所行使的權力。於是反抗表象的鬥爭,就成了通向“真正”民主的路徑,自由和平等將不再被國家與法律機構所代表,而是體現在具體的生活和情感體驗之中。

對民主新的憎恨,亦即本書的主題,嚴格來說並不能歸入這兩種模式之中,盡管它結合了一些從此二者借鑒來的要素。它的代言人都宣稱自己所生活的國家,不僅是民主國家,而且是完全民主的。他們沒有一個人要求一種更加真實的民主

正相反,他們擁有的民主太多了,雖然他們並不抱怨那些承諾要兌現人民權力的制度,也不提出任何措施來限制這種權力。在孟德斯鳩、麥迪遜和托克維爾那個時代,曾激起人們熱情的制度結構不是他們的興趣。

他們的興趣在於人民及其風俗,與人民的權力機構無關。對他們而言,民主並不只是一種墮落的治理形式,它還是一種困擾社會乃至國家的文明危機。由此,一些反復無常的動作乍一看可能會讓人吃驚。

的確,這些批評者無休止地譴責,民主的美國給我們帶來的所有罪惡都與尊重差異、少數派權利和平權法案有關,但同時它又對(法蘭西)共和國的普世主義造成了侵害。而在美國承諾要以武力將其民主傳遍世界的時候,也同樣是這些批評者首先拍手叫好。


對民主的雙關話語,已經不是什麽新鮮事。我們已習慣於聽到,民主是除其他形式以外的最壞的政府形式。但是新的反民主情緒,卻給這一通用公式賦予了某種更含混的表達。他們認為,如果民主政府允許被那個——想要人人都平等且所有差異都能得到尊重的——民主社會所侵蝕,那它就是壞的。

而另一方面,當民主政府為了捍衛文明的價值,以及蘊含於文明衝突中的價值,將被民主社會所侵蝕弱化的個體集合起來為這價值而戰時,這民主政府又是好的。

對民主的新的憎恨,其論點簡而言之就是:只有一種好民主,即遏止民主文明之災難的民主。


本書接下來,將試圖分析這一論點的形成並找出其根據,其主題並非簡單地描述一種當代意識形態的形式,因為這分析還可以從政治角度告訴我們,這個世界的狀態以及如何理解這個世界。由此,它也能幫助我們正面地去理解民主一詞所承載的醜聞,並重新發掘出民主這一理念的銳度。(收藏自:搜狐)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y 13, 2021 at 6:59pm


海嘯病毒新變種?


因爲民間不滿引起的動蕩而贏得政權,是特定集團“亂世造英雄”劇目的成功方程式。嚐過艱辛民生引發的海嘯紅利,對他們來說,這次的機會在疫情困局。請關注這樣的言論:“年輕人不容易中病的啦”;“年輕人即使中病,很快也會康復的”;“去隔離中心就當著度假十天、交朋友好了”;大不了在家玩手機十天就没事了”......。這些不負責任的話後面的設定是:“革命是要死人的”;死的人(或至少病的人)夠多了(特別是家中無辜復無知的新一代),世界自然亂,"英雄"才有舞臺及時出來救國,創造新社會。害人之心不可有;但不能不提高防人之心;不要高估对手的道德,但也不要低估他們的手段。
(13.5.2021)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y 5, 2021 at 10:50pm

陳明發

1 在民智未開的年代,有的黨派企圖打擊自己對頭人,給對方套上“人民公敵”..........的帽子,主要只是催谷自己戰鬥的勇氣與信心。自我催眠久了,連自己也相信了。

2 在大家都有FB戶號的年代,則禮聘將生殖器、排泄物、性幻象(如強暴某某人母親、妻子、女兒之類)等癖愛偏好當嘴炮的殺手在社媒發飆。


3 許多民眾都覺得自己既然都受過教育了,算是明理的人,有誰惹得這等人如是不顧顏臉隨街脫褲子剝衣服,一定是把人逼瘋了弄顛了,罪有應得,也樂得站在一旁看熱鬧、表同情。


4 腦子這麼一轉的人,也同時覺得自己站上了道德高地。平白做了明白事理的人,道德也升級了。


5 殊不知有人膽敢在你面前脫褲子剝衣服,就是清清楚楚要你/妳知道一點:“我根本不覺得人有什麼規則可言;你們又算什麼,還好意思跟我講尊嚴、道德?”


6 大家什麼都不是了、都不剩了,唯有跟他走、聽他講才是新規則、新希望,才有得救的機會;做個在他的“光輝”下重造的人。(他不是神,至少他的主子也是神了)。


7 有人光天化日亮刀子搶了你的錢,說明他眼裡根本沒有了法律,就是要你的錢財(或你的命)。


8 現在有人四處招搖他(們)無法無天的言行,就是在眾目睽睽下夾持人們的信仰;既然有些人不可信了,除了我們,你們一概不準相信其他人!


9 有些人千真萬確是不可信、不可投;這並不意味著,和你(們)同穿一條爛褲的人全都可信、可投,而且非信非投不可,要不就得挨刀中槍。


10 言論自由,不保障任何人撒尿、爆粗、露械的偏愛癖好。自小沒人教懂他(們)這一點,主子與同路人卻有充分理由發揮、欣賞他(們),但這並不意味著大家都有義務也接受他(們)、賞識他(們)。


11 大家無可否認都有不滿;這不表示我們連起碼的道德、尊嚴也要典當,由這些人來代表我們講話,決定我們的前途。


12 我有時候上菜市場,在鮮魚攤看見那些螃蟹,我就說:“看你們現在綁手綁腳的,還能橫行嗎!?”
(2017年3月27日臉書 《造句簿 7》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y 1, 2021 at 9:36pm

陳明發·發泄誤事

Election
(選舉) 和 Erection(勃起),只有一個字母之差。對很多人來說,卻是異曲同工,都為了“發泄”。因此,事後才有那麼多的“早知道.........”(2018年12月17日 臉書 / 《練字簿》39)

                                                                               (Doctor's Advice)

註:以前很多人不無偏見地嘲笑西方人,聖誕舞會狂歡夜之後,很多女性隔天大夢初醒迷迷糊糊無所謂,九個月十個月之後,世界上卻出現很多無辜的孩子,那才是大問題。

選舉的狂歡行為,不必等九個月、十個月,很多當家的在行政上、觀念上、舉措上、言行上、態度上、政策上,現在都出現了“怪胎”,這個現象極富文學創作的隱喻。

我們當然不是馬奎斯、大江健三郎、閻連科哪一級的人馬,但不妨讀一讀大師們怎樣把一切怪象,提煉成文學極品,警示後世。



常言道,權力令人沖昏腦袋。其實,意想不到的勝利,突如其來的權勢,更像是最烈的烈酒,令沒有酒量(資格/條件極其有限)的人一下子就酒精上腦,胡言亂語之外,還想像自己是天下無敵的黃飛鴻,處處打醉拳;耍亂棍。

接下來,是等著看誰先醉死路邊;或無辜者白白被犧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