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ing:
  • Currently 4.33333/5 stars.

Views: 11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on July 26, 2021 at 9:47pm


遊記文體研究

有關遊記文體的探討,須涵盖其要素、發生、形態、意涵及體式,并指出遊程、遊觀、遊感是遊記文體的三大核心要素,三者構成一個由下而上、依次遞升的金字塔結構;遊記文體的發生既需要“遊”的審美意識、實踐活動與文學創作三者的依次推進,又需要“遊”的文學創作中遊程、遊觀、遊感三大要素的同時具備,兩者同步完成於魏晉南北朝時期;遊記文體形態的分化與演變,突出表現為詩人遊記、哲人遊記、才人遊記、學人遊記的主潮興替;遊記文體的發生序列決定了遊記意涵以審美為本原和核心,同時又有巨大的文化涵化力與包容性;遊記文體樣式以記為主而賦、書、序多元並存。


基於“天人合一”的哲學理念,以構建人與自然審美關係為核心的遊記文學創作可謂源遠流長,久盛不衰,並逐步匯聚成一個因時而進、別具一格的文學傳統。但與遊記創作的高度繁榮與卓越成果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有關遊記文體的理論研究不僅相對滯後,而且普遍缺少應有的深度。
(梅新林·崔小敬:遊記文體之辨,2021-07-19《爱思想》)

Comment by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on March 13, 2021 at 10:06pm


班雅明《說故事的人》

按班雅明在《說故事的人》一書理解,故事是一個口傳的經驗。

說故事是一種人類相互交換經驗的過程。


一方面,說故事者將他的經驗說出來;另一方面,當聆聽者將這故事覆述時,這故事已成為聆聽者的故事。說故事者和聽故事者是互動的。

第二,說故事者是一個務實者。透過故事,說故事者公開地或秘密地帶出一些勸告,而非純為娛樂。這些故事扎根於人民生活中,並成為生活的智慧。故事所關心的不是故事中的人之命運,而是教訓。

班雅明說,“故事敘事者是一位良好的顧問,但和諺語不同,他不是只為某些情況提供建議,而是和智者一樣,能為所有情況提供忠告,因為他有能力以整個生命作參考。(而且這個生命不只包含他自己的經驗,其中也有許多其他人的經驗。)”

第三,藉著故事,聽故事的人找回人性的正常感情和事實的衡量尺度。然而,故事的特色不是一套原則和解釋,而是保留聆聽者自由詮釋的空間。故事的重點不在於細節的描述,所以,聆聽者更有可能轉述和豐富這故事。

班雅明說,“故事保藏著濃縮的力量,而且即使是在誕生多時之後,仍保藏燦爛開放的能力。”


第四,說故事者所說的故事,死亡皆是對其有效性之判決。班雅明說,“在那瀕死之人眼前,一生中的種種形象一一流轉而過,在他的表情姿態和眼神中,也突然展現出不可遺忘者,這使得臨死之人,即使他是個最可憐的惡棍,也對其本人的一生,具有任何生者都不能擁有的權威。這權威便是敘事之源。”

死亡使故事變得有振撼力,也同時挑戰故事的虛無性,因為死亡讓人看清自己的一生。

第五,回憶對故事很重要,因為故事不只是對聆聽者產生興趣,更因為聆聽者有責任重述這故事。重述就是製造一條傳統傳遞之鏈,但這傳遞之鏈不單追塑回憶,更引導新的討論。所以,故事不是只為交換意見,更是一個邁向明白的過程。



對班雅明來說,故事是一種靈光(aura)的體驗。靈光是一種內在於和經驗貧乏前之經驗結構。他說,“要看見事物的靈光,就是當我們看著它時,有能力看著自己。”

例如,當我們看著一幅畫而著迷時,而同時感覺我們也被這畫看著時,這就是靈光。這靈光經驗在說與聽故事的過程中發生了。(摘自《龔立人·傳媒、故事與說故事》
收藏自 霎時衝動, 發瘟與感動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