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遼太郎·逃命小五郎(9)

過了幾天,堀田半左衛門路經桂的店鋪。

“人還在嗎?”堀田向桂的妻子打聽著。

桂立刻走了出來。還是那張毫無表情的臉,一點也不可愛。

“我藩派駐在京都的官吏雖然個性懦弱,可是,在國內的仕置家老卻相當有骨氣,他拒絕讓幕吏進入城內搜查。”堀田在桂的耳畔說完這些話,便掉頭離去。

桂為了計劃回長州,打扮成老百姓的模樣,並由甚助、直藏兩兄弟沿途護送。他們離開出石這一天,是慶應元年四月八日。

一行人中還包括幾松,這女人當初抵達長州,一進入荻城時,立刻受到桂的好友伊藤俊輔(博文)、村田藏六(大村益次郎)、野村靖之助等人的保護。後來甚助到長州時,她決定隨同甚助前往出石迎接桂。在荻城出發前,野村靖之助甚至還極力反對地說道:“你是個女人家,實在沒有必要這麽長途跋涉。”

幾松聽完只是笑一笑說道:“桂承蒙甚助兄父親的照顧,我得去向他老人家致謝才是,還有妹妹須美,我也想當面感謝她呢!”

從這兒看來,幾松似乎太過嫻淑,讓人不免有矯情做作的感覺。事實上不然,這是她發自心底的真心話。後來須美再嫁時,幾松竭盡所能為她準備婚禮,也算酬報當時受她的恩惠了。她對城崎湯島村的阿瀧,也是如此(說起來,這兩位女子都不過是桂在逃亡生涯中,一時的遮蔽所而已。至於她們心中又是如何看待此事,也只能憑各位的想像了)。


*************


維新的到來,是三年後的事,在這期間,有無數的志士,棄屍荒野,桂卻存活了下來,並受到新政府以元勳之名禮遇。這可不是諷刺,所謂的元勳,不過是活下來的一群人而已。至於維新後,充當政治家的桂反而未能施展抱負。或許,能多次死裏逃生,正是桂真正的才能所在吧!維新後的桂(木戶孝允),為了抵抗薩摩閥的首領大久保利通,每天專註於長州閥的防衛工作。他在明治三年七月八日的日記上記載著:“八日晴。大久保參議來談。”

只有短短的一行字,而在接下來的地方,卻有數行文字記載著:“堀田反爾(半左衛門)來訪。但州出石藩人。余七年前,京都戰役之後,於出石潛伏一時,而在最善寺(昌念寺的誤寫)與其相識。”

從這兩件事的著墨上大概可以窺知:和大久保參議的會談比較起來,顯然是昔日舊友更令他感懷深刻吧!此外,桂改名木戶孝允之後的日記中,也有這麽一段記載:“大政一新,實乃天意。多年來,志士仁人,拋頭顱、灑熱血,捐身報國,終有今日。余友人中,為天下事捐軀者,凡數十人。余輩得遇今日,凡此種種,豈有盡言?”

木戶在維新後,經常耽溺於如此的傷懷中,夜來輾轉,無法入眠。

終於,木戶也難逃死神的追逐。

明治十年五月二十六日。這位身手敏捷,無人可及的英雄,由於在出石時便已染上肺結核,此刻終因病發不治,年四十五歲。

後人遵其遺志,將他的遺骸埋在京都東山靈山,與其他同志的枯骨相伴。九年後,他的夫人松子(幾松)也同葬於此,年四十四歲。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