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1)

“今天會到吧!”

為了迎接客人,這家人也像一般的京都人家,一大早便在庭院的踏腳石上瀝了水,並在中庭八張榻榻米大的房間裏點上香,等候客人到來。

這是制作煎茶的“釜師”藤兵衛位於東山的住處。

位於京都大佛的後頭有塊中庭,那裏,種植了一株相傳可供避火用的公孫樹。此時,公孫樹的葉子還沒轉黃呢!

這是文久二年九月的事。

京都市裏,每天都有尊攘浪人四處砍殺的血腥事件傳出。負責京都一帶治安的所司代為此大傷腦筋,已經到了無能為力的地步(新選組的成立是隔年的事,也就是說,那時的治安已經惡劣到極點了)。

午後,剛下過一場急雨。大約臨近黃昏六時左右,一名旅人打扮的魁梧大漢走進門來。他的腰間帶著一把長劍,讓人望而生畏。

武士只說了一句話。主人藤兵衛立刻將他請進八張榻榻米大的房間裏,他就是這一家人引頭期盼的客人。

“我已經收到貴藩的來信,”藤兵衛將手伏在榻榻米上,繼續說道:“一切我們都已了解。這間別墅平時幾乎沒有人出入,請您盡管放心住下。”

武士微微點著頭。

稍後,藤兵衛的叔母小里也在隔房和客人打過招呼後,為客人奉茶。雖然小里是藤兵衛的叔母,實際年齡卻比藤兵衛小十歲。當她看到眼前這位客人時,心裏不禁感到驚異。

“這位先生難道就是會津大人(松平容保)特別派來京都臥底的密探嗎?”

顯然這位叫大庭恭平的會津藩士,給人的印象並不像密探吧!他的肌膚還是三十歲男人的紅潤色澤,有著一雙濃眉。從臉頰到下顎的地方,雖沒有蓄滿鬍鬚,倒也鬚髯如戟。

瞧他的氣度,該稱得上是一位豪傑,就是不像個密探,尤其是那一口濃重的會津腔,怎麽會讓這種人幹密探呢?

小里雖然心裏納悶,卻仍然自我介紹道:“我叫小里,今後請多多指教!”接著又說:“我家主人藤兵衛和仆人,都住在二條高倉的家中。所以,這裏的一切由我負責,如果有什麽疏漏的地方,請盡管吩咐,不用客氣。”

“我是個鄉巴佬,對京都的一切都還不習慣。”大庭身軀龐大,說這話時,卻帶著青澀與靦腆。

說到不習慣京都這件事,可不只有大庭一個人,包括他的主子,今年年底被任命為“京都守護職”,負責京都治安的松平容保,以及會津所有的藩兵都不習慣。

就像奧羽(編註:今青森、秋田一帶)向來的驃悍風氣一樣,在德川家的親藩之中,再也沒有比得上二十三萬石的會津藩更具有骨氣的了。

這個會津武士團,在今年年底將進駐京都。

事情是這樣的:

年初以來,從諸國流入京都的浪人,日益增多,尤其是薩、長、土三藩在京都的官邸,經常有他們出入的足跡。他們打著”天誅”的口號,誅殺親幕派的官吏、學者和政客等人。這種現象愈演愈烈,最後竟連負責治安的所司代也感到招架無力。

為此事感到頭痛的德川家,最後終於想到了一個方案,就是籌組一個強大的軍、警組織,並由親藩中的會津藩藩主松平容保擔任“京都守護職”。起初,容保因為擔心自己會在青史上留下逆賊的汙名,而堅持反對,可是,幕府派來的說客是政事總裁(編註:幕府於一八六二年新設之職位)松平慶永(春岳),這個人在京都也是深得人望,與前任大老井伊直弼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