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那麽糟,在澳洲保留地,人類的農業和工業將不再存在,他們不需要從事生產就能活下去。”

“靠什麽活?”

“哥哥文明將養活我們,他們將贍養人類,人類所需要的一切生活資料都將由哥哥種族長期提供,所提供的生活資料將由他們平均分配,每個人得到的數量相等,所以,未來的人類社會將是一個絕對不存在貧富差別的社會。”

“可生活資料將按什麽標準分配給每個人呢?”

“你一下子就抓住了問題的關鍵:按照保留地方案,哥哥文明將對地球人類進行全面的社會普查,調查的目的是確定目前人類社會最低的生活標準,哥哥文明將按這個標準配給每個人的生活資料。”

滑膛低頭沈思了一會兒,突然笑了起來:“呵,我有些明白了,對所有的事,我都有些明白了。”

“你明白了人類文明面臨的處境吧。”

“其實嘛,哥哥的方案對人類還是很公平的。”

“什麽?你竟然說公平?!你這個……”許雪萍氣急敗壞地說。

“他是對的,是很公平。”朱漢楊平靜地說,“如果人類社會不存在貧富差距,最低的生活水準與最高的相差不大,那保留地就是人類的樂園了。”

“可現在……”

“現在要做的很簡單,就是在哥哥文明的社會普查展開之前,迅速抹平社會財富的鴻溝!”

“這就是所謂的社會財富液化吧?”滑膛問。

“是的,現在的社會財富是固態的,固態就有起伏,像這大街旁的高樓,像那平原上的高山,但當這一切都液化後,一切都變成了大海,海面是平滑的。”

“但像你們剛才那種作法,只會造成一片混亂。”

“是的,我們只是做出一種姿態,顯示財富占有者的誠意。真正的財富液化很快就要在全世界展開,它將在各國ZF和聯合國的統一領導下進行,大扶貧即將開始,那時,富國將把財富向第三世界傾倒,富人將把金錢向窮人拋撒,而這一切,都是完全真誠的。”

“事情可能沒那麽簡單。”滑膛冷笑著說。

“你是什麽意思?你個變態的……”許雪萍指著滑膛的鼻子咬牙切齒地說,朱漢楊立刻制止了她。

“他是個聰明人,他想到了。”朱漢楊朝滑膛偏了一下頭說。

“是的,我想到了,有窮人不要你們的錢。”

許雪萍看了滑膛一眼,低頭不語了,朱漢楊對滑膛點點頭:“是的,他們中有人不要錢。你能想像嗎?在垃圾中尋找食物,卻拒絕接受100萬元……哦,你想到了。”

“但這種窮人,肯定是極少數。”滑膛說。

“是的,但他們只要占貧困人口十萬分之一的比例,就足以形成一個社會階層,在哥哥那先進的社會調查手段下,他們的生活水準,就會被當做人類最低的生活水準,進而成為哥哥進行保留地分配的標準知道嗎,只要十萬分之一!”

“那麽,現在你們知道的比例有多大?”

“大約千分之一。”

“這些下賤變態的千古罪人!”許雪萍對著天空大罵一聲。

“你們委托我殺的就是這些人了。”這時,滑膛也不想再用術語了。

朱漢楊點點頭。

滑膛用奇怪的目光地看著朱漢楊,突然仰天大笑起來:“哈哈哈……我居然在為人類造福?!”

“你是在為人類造福,你是在拯救人類文明。”

“其實,你們只需用死去威脅,他們還是會接受那些錢的。”

“這不保險!”許雪萍湊近滑膛低聲說,“他們都是變態的狂人,是那種被階級仇恨扭曲的變態,即使拿了錢,也會在哥哥面前聲稱自己一貧如洗,所以,必須盡快從地球上徹底清除這種人。”

“我明白了。”滑膛點點頭說。

“那麽你現在的打算呢?我們已經滿足了你的要求,說明了原因;當然,錢以後對誰意義都不大了,你對為人類造福肯定也沒興趣。”

“錢對我早就意義不大了,後面那件事從來沒想過……不過,我將履行合同。今天零點前完工,請準備驗收。”滑膛說完,起步離開。

“有一個問題,”朱漢楊在滑膛後面說,“也許不禮貌,你可以不回答:如果你是窮人,是不是也不會要我們的錢?”

“我不是窮人。”滑膛沒有回頭說,但走了幾步,他還是回過頭來,用鷹一般的眼神看著兩人,“如果我是,是的,我不會要。”說完,大步走去。

“你為什麽不要他們的錢?”滑膛問一號目標,那個上次在廣場上看到的流浪漢,現在,他們站在距廣場不遠處公園里的小樹林中,有兩種光透進樹林,一種幽幽的藍光來自太空中哥哥飛船構成的星環,這片藍光在林中的地上投下斑駁的光影;另一種是城市的光,從樹林外斜照進來,在劇烈地顫動著,變幻著色彩,仿佛表達著對藍光的恐懼。

流浪漢嘿嘿一笑:“他們在求我,那麽多的有錢人在求我,有個女的還流淚呢!我要是要了錢,他們就不會求我了,有錢人求我,很爽的。”

“是,很爽。”滑膛說著,扣動了大鼻子的扳機。

流浪漢是個慣偷,一眼就看出這個叫他到公園里來的人右手拿著的外套里面裹著東西,他一直很好奇那是什麽,現在突然看到衣服上亮光一閃,像是里面的什麽活物眨了下眼,接著便墜入了永恒的黑暗。

這是一次超速快冷加工,飛速滾動的子彈將工件眉毛以上的部分幾乎全切去了,在衣服復蓋下槍聲很悶,沒人注意到。

垃圾場。滑膛發現,今天拾垃圾的只有她一人了,其他的拾荒者顯然都拿到了錢。

在星環的藍光下,滑膛踏著溫軟的垃圾向目標大步走去。這之前,他一百次提醒自己,她不是果兒,現在不需要對自己重復了。他的血一直是冷的,不會因一點點少年時代記憶中的火苗就熱起來。拾荒女甚至沒有注意到來人,滑膛就開了槍。垃圾場上不需要消音,他的槍是露在外面開的,聲音很響,槍口的火光像小小的雷電將周圍的垃圾山照亮了一瞬間,由於距離遠,在空氣中翻滾的子彈來得及唱出它的歌,那嗚嗚聲音像萬鬼哭號。

這也是一次超速快冷卻,子彈像果汁機中飛旋的刀片,瞬間將目標的心臟切得粉碎,她在倒地之前已經死了。她倒下後,立刻與垃圾融為一體,本來能顯示出她存在的鮮血也被垃圾吸收了。

在意識到背後有人的一瞬間,滑膛猛地轉身,看到畫家站在那里,他的長發在夜風中飄動,浸透了星環的光,像藍色的火焰。

“他們讓你殺了她?”畫家問。

“履行合同而已,你認識她?”

“是的,她常來看我的畫,她認字都不多,但能看懂那些畫,而且和你一樣喜歡它們。”

“合同里也有你。”

畫家平靜地點點頭,沒有絲毫恐懼:“我想到了。”

“只是好奇問問,為什麽不要錢?”

“我的畫都是描寫貧窮與死亡的,如果一夜之間成了百萬富翁,我的藝術就死了。”

滑膛點點頭:“你的藝術將活下去,我真的很喜歡你的畫。”說著他擡起了槍。

“等等,你剛才說是在履行合同,那能和我簽一個合同嗎?”

滑膛點點頭:“當然可以。”

“我自己的死無所謂,為她復仇吧。”畫家指指拾荒女倒下的地方。

“讓我用我們這個行業的商業語言說明你的意思:你委托我加工一批工件,這些工件曾經委托我加工你們兩個工件。”

畫家再次點點頭:“是這樣的。”

滑膛鄭重地說:“沒有問題。”

“可我沒有錢。”

Views: 2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