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威先生的知識論用於教育哲學上,有所謂“教育就是生活,並不是生活的預備”,“教育是人生的經驗的繼續改造”。剛才我講到知識論時,說人與物一樣,他的應付環境就是生活:隨時應付環境,改造環境,一點一滴繼續不斷的改造;經驗本身也改造。這就是說,教育不是將來生活的預備:當前的生活就是學校,就是教材。所以教育的目的和教育的歷程是一件事,不是兩件事。

人的生活是經驗,是繼續不斷的重新組織經驗。剛才我講的,寫字時後一筆就是改善前一筆;雕刻時也有後一刀改善前一刀:這就是教育。所以生活是不斷的,教育也是不斷的。每種繼續不斷的經驗,都是教育的功用。民主國家(杜威先生最相信民主主義)的教育,最低限度必須要做到兩件事:

第一,用活的生活經驗作教材,養成一個創造的智慧,以應付困難,解決困難,滿意的解決困難,更滿意的解決困難。教育應該使每個人都有一點創造的智慧。《西遊記》中的孫悟空,曾有了觀音菩薩給他的三根救命的毫毛。創造的智慧,就是要每個人都有這三根救命的亳毛。

第二,就是要養成共同生活的合作習慣(co-operation in activity)。杜威先生以為要做到這點,書本上的文字教育、記誦、教條,是不夠的;只有把“生活就是教育,生活就是經驗”這個原則拿到學校里去,才可以做得到。即使不能完全做到,至少也可以朝這個方向走。

關於教育方面,在師范學院里我不敢多講。總括起來說,我用的名詞好像很新,其實在60多年前,詹姆士就說過,“實驗主義不過是幾種老法子的一個新名字”。這種思想所以能夠站得住,能夠覺得有根據,就是因為它並不完全是新的,還是根據人生的經驗,合乎人生的經驗。皮爾士、詹姆士和杜威先生的許多思想,並不完全是新的;他們有許多思想古代哲人也曾有過。

杜威的思想可以幫助我們明了中國過去的一些思想,譬如教育方面:朱子的教育方法也有一部分是講實驗主義的。三百年前,中國北方起了一個“顏李學派”(顏元和他的學生李塨)。顏元的思想注重在動——行動、活動。他的齋名叫“習齋”,就是所謂“學而時習之”的意思。他說:學彈琴的,不是那書本子學的,要天天彈,越彈才越有進步。這和我剛才所講的“時時刻刻改善你的經驗”意義很相近。我國古時關於教育的學說,像這種例子的很多。

最後我要講兩個故事。在北宋時,有一個禪宗和尚,名叫法演;他是與王安石、蘇東坡同時代的人物,死於1104年。他講禪理非常怪;第一個原則就是“不說破”,要你自己去找答案。弟子們若有對他有質疑的,他不但不答復,還要打你一個嘴巴;假使再要問他,就把你趕出廟去。就好像說你在臺灣師范學院不行了,要到廣州師范學院、福州師范學院、江西師范學院一個一個的去跑。要你到每座名山自己去尋訪,去募化。

當時和尚出門不像我們現在可以坐飛機、乘輪船;既不能住旅館,又不許住在人家家里;只有一根打狗的棍子,一個討飯的碗和一雙要換的草鞋。冬天受冷,夏天受熱,受盡了風霜雨露,經歷苦痛,增加經驗。也許到了三年、五年、十年、十五年,甚至二十年。在這個時間中,他或許偶然聞到了什麽花香,聽到了一聲鳥鳴,或者村里人唱的小曲,豁然通了,悟了道。於是他朝老師那個方向叩頭,感謝當年不說破的恩;他現在終於找到了。如果師傅那時候還在人世,他就一步一步的趕回去,眼里含著眼淚給師傅叩頭謝恩。自己去找;自己經驗豐富的時候,才得到一種覺悟。這種方法也可以說是實驗主義。

有一天,這個法演和尚忽然問他的學生們說:“你們來學禪;我這里的禪像什麽東西呢?我要講一個故事來解釋。”現在就借他講的這個故事作為我兩次講演的結論。

有一個做賊的人,他是專門靠偷東西混飯吃的。有一天,他的小兒子對他說:“爸爸,你年紀大了,你不能去‘作工’了。我得養活你。現在請你教我一門行業,教我一種本事。”他爸爸說:“好!今天晚上跟我走!”到了晚上,老賊牽著小賊走到一個很高大的房子前,在墻上挖了一個大洞,兩個人先後鉆進去。等到兩個人都到了屋子里,一看,見有一個大櫃;老賊就用百寶鑰匙把櫃子打開了,要他的兒子爬進去。

等他兒子進去以後,這個老賊就把櫃子鎖了,向外走去,口里一面喊:“捉賊呀!你們家里有賊啊!”他自己就跑回家去了。這一家人被他叫醒,起來一看,東西都沒有丟,就是墻上有一個洞,正在感覺到懷疑的時候,櫃子里的小賊還在低聲說:“爸爸,怎麽把我鎖在櫃子里呢?”後來他一想這不是問題;現在的問題是“怎樣出去?”同時,他聽到前面有人說話,他就學老鼠咬衣服的聲音。於是前面太太聽見了,就喊丫頭趕快拿燈來看看櫃子里的東西別被老鼠咬壞了。櫃子的門剛一打開,小賊就沖出來,把丫頭和蠟燭都推倒了,從墻洞里逃了出去。

這家的人就跟在後面追。這個小賊一跑跑到了水池旁邊,連忙拾一塊大石頭丟進水里去;追的人聽到撲通一聲,以為他跳水了。而他卻另外換了一條小路跑回家去。這時候,老賊正在家里一邊喝酒,一邊等他的兒子。這個小賊就問他的爸爸說:“你怎麽把我鎖在櫃子里呢?”老賊說:“你別說這些蠢話——你告訴我怎麽出來的。”他兒子就告訴他怎樣學老鼠咬衣服,怎樣丟石頭。老賊聽了以後,就對他的兒子說:“你已經學到行業了!”

(本文為1952年12月3日、8日胡適在臺灣省立師范學院的演講,原載1952年12月4日、9日臺北《中央日報》)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