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龍《人類的故事》48 普魯士的崛起

在日爾曼北部的荒寒地區,一個名為普魯士的國家突然崛起

普魯士的歷史,是一部歐洲邊疆地區的變遷史。早在公元9世紀,查理曼大帝致力將舊有的文明中心從地中海地區向歐洲東北部的荒僻地區轉移。他的法蘭克士兵依靠武力,使得歐洲的邊界一步步向越來越遠的東方推移。他們從異教的斯拉夫人和立陶宛人手里奪取了許多土地。這些土地大部分位於波羅地海與喀爾巴阡山之間的平原地帶。法蘭克人不太經意地管理著這些邊遠地區,猶如美國在尚未立國前管理它的中西部領土。

邊境的勃蘭登堡省最初是由查理曼一手設立的,目的是防禦野蠻的撒克遜部落襲擊他的東部領土。定居在這一地區的斯拉夫人分支——文德人,在10世紀被法蘭克人征服。文德人原先的集市勃蘭納博後來成為了以此命名的勃蘭登堡省的中心。

在11到14世紀里,一系列貴族家族作為帝國總督管理著這個邊境省份。最後在15世紀,霍亨索倫家族異軍突起,成為了勃蘭登堡選帝侯。他們苦心經營,開始將這個貧瘠荒涼的邊疆地區一步步改造成現代世界最精干、管理最有效率的帝國之一。

剛被歐洲列強及美利堅合眾國趕下歷史舞台的霍亨索倫家族(指第一次世界大戰德國戰敗,霍亨索倫家族的德意志皇帝退位),原本來自德國南部地區,家族出身非常低微。公元12世紀,霍亨索倫家族的弗雷德里克通過一樁幸運的婚姻,爬上了勃蘭登堡城守將的職位,邁出了飛黃騰達的第一步。從此,他的子孫們利用一切機會增強自己的勢力。經過幾個世紀的苦心攀爬與巧取豪奪,霍亨索倫家族居然當上了選帝侯。選帝侯即授予那些有權當選舊日爾曼帝國皇帝的王公貴族們的名號。在宗教改革時期,他們站在了新教徒一邊。到17世紀早期,霍亨索倫家族已經成為北日爾曼最有權勢的王侯之一。

在悲慘的30年戰爭期間,新教徒和天主教徒以相同的狂熱多次劫掠了勃蘭登堡與普魯士。不過在選帝侯弗雷德里克·威廉的悉心統治下,普魯士不僅迅速治愈了戰爭創傷,並且聰明地調動起國內一切經濟與智慧的力量,很快建立起一個人盡其材、物盡其用的新國家。

現代普魯士是一個個人抱負與願望完全和社會整體利益融為一體的國家。它的創立要歸功於弗雷德里克大帝之父,弗雷德里克·威廉一世。此人是一個埋頭苦干、節儉勤勉的普魯士軍士,熱愛庸俗的酒吧故事及氣味濃烈的荷蘭煙草,而對一切華麗服飾和女人氣的花邊羽毛(特別是來自法國的)懷有深厚的敵意。他只有一個信念,即格盡職守。他對自己嚴厲,對下屬們的軟弱行徑也決不寬容,無論此人是將軍還是士兵。他和兒子弗雷德里克的關系雖說不上勢同水火,但至少也是不融洽的。粗魯氣質的父親與感情細膩、溫文爾雅的兒子格格不入。兒子喜歡法國式的禮儀,熱愛文學、哲學、音樂,而這些都被父親作為女人氣的表現加以嚴厲申斥。終於,兩種迥異的性情間爆發了嚴重沖突。弗雷德里克試圖逃往英國,途中被截回,受到軍事法庭的審判。最痛苦的是,弗雷德里克還被迫目睹了幫助他出逃的好友被處斬首的全過程。爾後,作為懲罰的一部分,這位年輕王子被遣送到外省的某個小要塞,在那里學習日後做一個國王所應掌握的種種治國之道。這也算是因禍得福。當弗雷德里克於1740年登基後,他對於如何治理國家已經成竹在胸。從一個貧家孩子的出生證明,到覆雜無比的國家年度預算的細枝末節,他都了如指掌。

作為一名作者,特別是在他寫作的《反馬基雅維里》一書里面,弗雷德里克對這位古佛羅倫薩歷史學家的政治觀念表示了反對和輕蔑。馬基雅維里曾教導他的王侯學生們:為了國家的利益,在必要的時候完全可以運用撒謊和欺詐的手段。可在弗雷德里克心目中,理想的君主應該是人民的第一公仆。他讚成的是以路易十四為榜樣的開明君主專制。不過在現實中,弗雷德里克雖然夜以繼日、每天為人民工作長達20小時,但他卻容不得身邊有任何顧問。 他的大臣們無非是一些高級書記員。普魯士是他的個人財產,完全憑他自己的意志施行管理,並且,絕不能容許任何事情干涉國家的利益。

1740年,奧地利皇帝查理六世去世。老皇帝生前曾用寫在一張羊皮紙上的白紙黑字,確立了一項嚴正的條約,試圖保護他唯一的女兒瑪利亞·泰利莎的合法地位。不過,他剛被安葬進哈布斯堡王族的祖墳還沒多久,弗雷德里克的普魯士軍隊就已浩浩蕩蕩開向奧地利邊境,占領了西里西亞地區。普魯士宣稱,根據某項古老的權利,他們有權占領西里西亞(甚至整個歐洲中部地區),但這些權利無疑是年代久遠且令人懷疑的。經過多場激烈的戰鬥,弗雷德里克完全吞並了西里西亞。有好幾次,弗雷德里克面臨被擊敗的邊緣,可他在自己新獲得的土地上堅持了下來,打退了奧地利軍隊的所有反擊。

全歐洲都為這個新興強國的突然崛起而深感震驚。在18世紀,日爾曼本來是一個已經毀於宗教戰爭,不被任何人看重的弱小民族。弗雷德里克憑著和彼得大帝相似的意志與精力,使普魯士赫然屹立在世人面前,讓以往的輕蔑一變而為深深的畏懼之情。普魯士的國內事務被治理得井井有條,臣民們沒有絲毫抱怨的理由。以往為赤字所苦的國庫現在逐年贏余。古老的酷刑被廢除,司法體系正在進一步完善之中。優良的道路,優良的學校,優良的工廠,再加上謹慎清白的細心管理,一切都使人們覺得為國家付出是完全值得的。他們的錢被用在了刀刃上,他們的回報也是切實可見的。

歷經幾個世紀的風風雨雨,一直被法國、奧地利、瑞典、丹麥及波蘭諸國當成爭霸戰場的德國,在普魯士光輝榜樣的感召之下,終於開始重拾自信。而這一切都應歸功於那個身形瘦小、長著鷹鉤鼻,成天制服不離身的小老頭。他的面容里帶著天生的信心與蔑視,對他的鄰邦們說了許多滑稽可笑、但著實令人不快的言語。他在18世紀的外交領域鼓搗了一連串的鬼把戲,竭盡毀謗造謠之能事而全然罔顧最起碼的事實。他要的只是謊言帶來的一點點利益。他雖然寫下了那本《反馬基雅維里》,可他的行動完全是兩碼事。1786年,他終於大限到來。朋友們全都離他而去,他也沒有子女。他一個人孤獨地死去,身邊的只有一個仆人和幾條狗。他愛這些狗甚於愛人類,用他自己的話說,狗永遠知道感恩圖報,並且忠實於它們的朋友。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