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女子因為勻波一禮拜來的疏隔,平時的靈魂習慣於用諂諛來培養,如今便衰萎了,寂寞了。因為男子取了後退姿式,激動了這年青女人的熱情,奮勇而且頑固,第一天寄信來了,第二天還來了一個信。她明明白白的說,她是離不了他的,因為她愛他。

勻波是願意在兩者之間維持那“普遍趣味”的常態男人。

他在一梅方面所有的損失,就從另外一人得到了補救機會。他同另外那女子,約了一會晤地點,見面了一次。他從那女人方面,討得了些屬於男女知己始放心贈與的放肆,一回住處,就又寄信給一梅,說是如何為她廢寢忘餐。他說的話也仍然不完全是謊話。一個男子,照例把已得到的當成分內的平常東西,得不到的卻視為珍奇,而且即從此中生出懊惱,感到生存無多趣味。另外一方面的所得,無從抵銷這一方面的不幸,所以勻波的確是為了一梅而不快樂的。

他非常愛她了,覺得一梅比另外那人一切都似乎完全。他愛了她,卻又極力在男同學方面否認,因為要這樣他才方便行事。

另外一處,一個禮拜的兩次晤面,他已約定了。他在這最新的約束上,才知道做人的幸福。他在那另外女人身邊,顯得十分勇邁,十二分忠誠,毫無虛飾,完全傾倒。他一切行為皆非常得體,使那女子懷著一種燃燒的熱情,又帶著一點兒憂郁,與他接近。他因為想把事情做得完善一點,在一梅方面應當有的行為,就暫時來完全給了另外一個女人。

他自己常常心中設想,以為自己所有的行為,是在訓練他自己的身心。用這個設辭,他就自己能原諒自己的行為,即或是才從另外那女人身邊回來,又來為一梅寄信,誇張而且虛偽,他自己也不覺得可笑。在另外那女人方面,他又常常發誓,證明他的忠誠,當發誓的時節,他實在也不覺得還有別的女人,更比她完全更好。在男同學方面,他告他們,女子並不值得傾心,因為男子還有許多責任,要擺脫女子才能做去。

象勻波年齡中凡是自作多情的男子,是富於好奇而又冒險的,他寧願意膽戰心驚來取他那還不曾得到的愛情,卻不甘守著一種單純熟習的情欲。他記著“有志者事竟成”的格言,總是極力向一梅要好。一梅因為這樣,就故意堅持,不為所動。到後他漸漸的已經忘記了她,可是無事時,與另外那女人在放縱生活中有了厭倦,還是為一梅寄信。

他只把這件事當成一種遊戲,日子就輕松愉快的過了下來,一梅卻心中默認他是未來丈夫了。

兩個女人都願意他娶了她,另外一個從行為里發現了他的好處,一梅卻從書信里發現了他的好處,卻因為種種使女子不習慣的傳說,對於婚姻問題無從啟齒。三個人似乎都非常快樂,毫無缺陷,所以暫時不談未來的事,還算是聰明的處置。

勻波在兩方面中求完全,還另外更努力使謠言平息。他在那個文學俱樂部的集會上也賭了咒,說是一切謠言無稽,不可輕信,他否認從前小宋的傳言,以及自己的告白。他說明這是一個誇張的企圖,因為明白這事情的無望,所以現在任何人皆不愛了。

他在他的日記上,把關於同另外那個女子相晤會的事情,細節一一寫上去,不過別人看來,卻只看到他說某日某時閱讀什麽書籍的記錄。他還常常有意使這日記落到文學俱樂部會員的手中,卻無一個人能夠知道他指的那名著便是一個女人。

因為語言的辯給,在那文學會上是有人相信勻波的謊話的。那些要同一梅戀愛的白臉體面年青的人,到後來聽到勻波的宣言,本來還有一點芥蒂的,也都來同勻波講和了。

到暑期,學校方面給了勻波一個榮譽的獎章,作為勻波在功課方面的努力,以及其他品行方面模范的證明。實則只是校長為表示教會學校的大公無私而有的一種手段。

這個這樣“完全”的人,卻出人意外在秋天忽然害血毒病死掉了。文學俱樂部的人,都非常悲哀,非常忙碌,因為平常期會再不會有這個善於說謊的人出席,勻波的追悼會又只差三天就要舉行了。

××學校都感到重大的損失,所有教授和同學都承認這天才的熄滅為十分可惜,為了表示各人的悲慟,都做詩做文章,登載到學校特刊上,開會紀念,大家作極其沈痛的演說,且商量立碑事情,各處捐款。兩個女子自然更極其傷心,以為勻波是自己的唯一情人,在追悼會時各人都想到送了一個大而美麗的花圈去,卻不寫上贈這花圈人的姓名。

一九三○年七月作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