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敬東 李淑娟:鄉村是一個社會文化生態系統(下)

李:從目前來看,很多中國農村建設,什麼美麗鄉村,他們很多都是把農村變成了一個旅遊的地方。

■渠:那是他們想象的鄉村。


李:所以說,這不是您說的那種鄉村。

■渠:那是他們想象的鄉村,是被城市化的現代形象誤導了的鄉村的虛像。我一開始就說,在有些地方,一個鄉村,一個村落,往往是成百年上千年的歷史積累成的,我們真正能搞清楚、弄明白鄉村是怎麼回事,是怎樣一個復雜的系統,就是非常難的一件事情了。鄉村的歷史,鄉村的構造首先需要的是研究和文化意義上的尊重,只有尊重了它,深入了解了它,並且了解了它與其所處的復雜世界的關系,我們才知道它應該建設成什麼樣子。否則,鄉村就不過是城里人的一個幻夢而已,也不過政策制定者拍怕腦袋的假想而已。所以,我們首先需要抱以極其謙虛的態度來認真地研究鄉村,理解鄉村,尊重鄉村的邏輯。


李:對於西方的想象中,我們總是會覺得什麼都好,這恐怕涉及到我們自己的文化自信的問題。這是否意味著,我們要有信心,建立一種比較健康的城鄉之間的生態關系,形成一種文化認同。

■渠:我不想用這些大詞。我只想說,其實今天人們面臨困難的是,無論城市里的人還是鄉村的人,也不只是年輕人,他能不能好好想一想,自己的生活究竟好不好。我們今天既沒有時間,也沒有空間,沒有機會去好好地認識一下自己的生活究竟是怎麼樣的。在任何一個時代的潮流中,這個問題似乎是自明的,不需要人們去追問。但渠巖他們在青田做的這件事,就是給人們一個機會,靜下來問問自己這個問題。這與自信與否無關,與誠實與否有關。今天的人也許太自信了,才會遺忘掉這個比較根本的問題,似乎我們都找到了生活的目標,只要拼了力就能爭取到似的。

今天的人,只靠自己去贏得世界,其實,最終絕大多數都是輸的,懂得一點點體制構造常識的人,甚至懂得一點點概率知識的人,都知道這個道理。可是光憑自己去贏得世界,最終痛苦總是大於快樂的。這幾天在杏壇地區走了幾個村,有的大一些,有的小一些,可總的感覺是,這里不僅水網發達,是聯系其他世界的通道,神系也發達,各種各樣的神靈和崇拜。這里的鄉村,一年到頭會舉辦好多儀式活動的,我前面說過,在人的一生的不同階段中,人總有失望、擔心、焦慮和興奮,一個人總是渺小的,抵抗不住那麼大的體制,也無法適應所有的變故,而在這里,在一個人遇到困難或人生重要階段的時候,總有神啊、靈啊,鬼啊陪伴著你,有祖先在你那里守護著你。讓你在生老病死中心安,讓更多的人幫助你。很多人講這是迷信,而我卻覺得這是人性使然。人有敬畏,才有安全感,人有依戀,才有歸屬感。

在城市中,我們孤獨地面對整個世界,似乎有無窮的力量。可是等你失戀的那一天,等你失業的那一天,等你生病的那一天,等你面對死亡的那一天,你才有可能真正明白,在這個世界里過活,不能僅靠你自己。(錄音整理:夏磊華/2018-01-28愛思想網站)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