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冀:雜劇《西遊記》思想內容的時代特色(三)

雜劇《西遊記》注重娛樂性的特點,對此後的取經題材作品影響很大。以小說《西遊記》來說,胡適早在1923年《“西遊記”考證》中就提出其主旨是“玩世主義”。魯迅也認為小說“實不過出於作者遊戲”。〔2〕(P.135)他們都是強烈感受到小說的娛樂特色,才作出如此判斷的。而小說的娛樂特色主要是由雜劇奠定的,雜劇之前的取經作品都很少有娛樂色彩。可以說雜劇《西遊記》是借玩世主義的藝術手段,曲折地揭示社會的真實,是玩世主義與現實主義的統一。我們強調雜劇《西遊記》的娛樂特色,並不是說它就沒有思想傾向,相反,在調侃幽默之中我們仍然可以看出它對宗教色彩的有意淡化;對世俗社會特別是市井細民生活和思想的曲折反映;對理學的嘲諷批判;以及對頑強、勇敢、機智鬥爭精神的禮贊。其次是市民價值觀、人生觀的體現。郭英德《元雜劇與元代社會》曾列舉元雜劇市民意識的表現,〔3〕如在經濟思想上認為“貧無本,富無根”;政治思想上不滿封建等級制度;道德觀上主張講平等、講義氣;受情婚姻觀上歌頌對幸福愛情和美滿婚姻主動、積極、執著的向往和追求。其基本特征是平等觀念、個性自由與仗義精神。這些內容在雜劇《西遊記》中都有程度不同的表現。第十八出采藥仙人所唱,便是對貧富無常的慨嘆:


斗量珠,樹系縑,刑傷為美姝,殺伐因求劍。空有那萬貫錢,到底來亡溝塹。財呵,播聲名天下嫌。



劇中人物如孫行者、鐵扇公主、鬼母,甚至華光,都具有一種桀驁不馴、追求平等的鬥爭精神。如十九出寫鐵扇公主“為帶酒與王母相爭,反卻天宮,在此鐵鎈山居住”。

她唱道: 


當日宴蟠桃惹起這場災禍,西王母道他金能欺風木催槎。當日個酒逢知己千鐘少,話不投機一句多,死也待如何?



劇中還有不少地方表現出市民的趣味和眼光,例如《胖姑演說》這出戲便是市民心態和趣味的典型反映。市民階層在形成之後,總是習慣於嘲笑農民的“土氣”、沒見過世面,元曲中膾炙人口的《莊家不識勾欄》等作品是其代表,《胖姑》與它有異曲同工之妙。


另外,從孫行者性格中所具有的行俠仗義及油滑一面,也可以看到他受到市民性格的影響。劇中人物庸俗甚至有些淫褻的語言,同樣反映著強烈的市民色彩。



三、反理學,崇人欲的時代精神


元末明初是理學猖獗的時期,朱元璋稱帝後,更是極力倡導理學。而雜劇《西遊記》卻公然與程朱理學唱反調,大膽直率地反映人性的發展和人欲的要求。它繼承元雜劇的優秀傳統,借宗教背景寫人欲之愛,甚至從宗教教義引申出對禁欲主義的批判。如第十七出借女王之口唱道:



聽得說天地陰陽,自有綱常,人倫上下,不可孤孀。俺這里天生陰地無陽長,你何辜不近好婆娘?



浮屠盡把三綱喪!雜劇《西遊記》中,取經隊伍中人幾乎個個都不受佛教禁欲戒律的影響。孫悟空原來就曾攝金鼎國王女為妻,被壓在花果山下,仍念念不忘“女嬌姿”;取經路過金鼎國,還自稱是“丈人家里”;在女人國,又主動要求代替師傅留下招親(這些情節在小說中大多移植到了豬八戒身上)。在女人國,他見八戒、沙僧與宮女糾纏,怦然動心,只不過因為凡心一起,頭上的鐵箍兒緊將起來,“雞巴一似腌軟的黃瓜”,才不得不作罷。後來到火焰山向鐵扇公主借扇,他又問山神鐵扇公主有沒有丈夫,並打諢道:“他肯招我做女婿麼?”與鐵扇公主剛一見面,他便出言輕薄,肆意調戲。在涉及性欲問題上,他的油滑、刁鉆、粗俗更多地帶有市井遊民的氣息,實際是對宗教和理學的強烈沖擊。


豬八戒更是色膽包天,他不僅曾變化人形,冒充朱公子騙娶裴海棠,而且出家受戒後還在女人國與宮女風流快活。沙和尚也是一樣。即使是唐僧,在女兒國國王熱情的追求面前,表現也是軟弱無力的,如果不是韋陀護持,他也“幾毀法體”。這些都體現出人性、人欲力量的巨大。取經人的禪心未定,實際是佛家禁欲主義在人欲面前無能為力的表現。


許多論者往往責備劇中某些人欲描寫“淫褻、下流”,對此應該有一種比較客觀的分析,不宜一概否定。其實,劇中的這些所謂卑俗之處,正是市民意識以最粗俗、最諧謔、最粗野的方式向宗教禁欲主義和程朱理學發起的攻擊,這種肆無忌憚地褻瀆神明、褻瀆禮教、褻瀆封建倫理道德的行為,使人們在粗俗的玩笑中,剝下了宗教的莊嚴面具和理學的偽善外衣。

Views: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