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鼎鈞《文學種籽》の 一家之主

荒年,男人見全家老小餓得躺在床上喘,暗想我是一家之主,總得想辦法找吃的。就算沒本事去偷去搶,也不能總是躺在家裏。

他拿起一只口袋出門,口袋很大,足夠把他自己裝進去。口袋太大,給人的印象一定貪得無厭,那也無奈,家裏只有這只口袋。

在外面奔走了一天,餓得彎著腰,親戚朋友一看他的口袋,眉頭都堆得高。你想把我們的命都裝進去啊?口袋依然空空,臉色沒有體積。從親友處受少許羞辱也當然,誰教我是一家之主?

空空的布袋也有重量?回程遠,真沒力氣走。天無絕人之路,起了一陣風,風越吹越大,把他的口袋吹成氣球。他死命抓緊,說什麼也不能連口袋都丟了,那麼對妻小更沒法子交代。

氣球帶著他飛起。

風把他撂在沙漠裏:定定神,想想這裏有什麼可吃的。沙的模樣像小米,很親切,沒有小米,他就往口袋裏裝沙。總要背一點點東西回去,我是一家之主。口袋不空,這是吉兆。

口袋很重,他背得挺帶勁兒。也許回到家,打開口袋看,沙粒都變了米粒,書本上說,這事發生過。

他的口袋舊了,不結實,破了個小洞,沙往外漏,他不知道。他是一家之主,只想快快到家。後來,口袋又破了一個洞。

等到口袋穿了底他才發覺一敗塗地。他忘了餓,忘了累,心中翻江倒海的是:太可惜、太可惜了!心痛,由衷地痛個沒完。

這該是一則寓言,但決非伊索寓言。伊索式的寓言每一條都含有明確的教訓,這個--沒有。

荒年求糧不得,退而求糧食的代用品,如米糠草種之類,才是合理的情節。如今背回來的是沙,匪夷所思。情節荒謬是現代寓言的特征。

既然不避荒謬,下面的問題就全部不成其為問題了,附近怎麼會有沙漠?大風把他飄起來的時候,一雙手怎能抓得住口袋?等等不在話下,可以當夢境或卡通畫面看。

出外尋糧的餓漢一跤跌進沙漠,他幾乎以為是進了米倉,剎那間的悲喜是好文章,他或者“意識流”出滿鍋香噴噴熱騰騰的米飯。及至驗明是沙,他仍然不甘心、不死心,知覺忽然恍惚起來,對沙和米的判斷力幾乎喪失。如此這般細寫,寓言都放棄了。畫出大致輪廓是寓言的第二個特征。

寓言不一定要有寓意,這或許也可以算是一項特征吧?現代寓言不必再是得魚即忘的那個“筌”,它本身即是目的。所以仍然叫寓言,只取“本無其事”的意思。出外尋糧,卻背了一袋沙,口袋破洞,沙在中途漏光了,舍不得沙一如舍不得糧。他也許是想,無論如何也得讓妻小看見沙,證明他確實竭盡所能。

人生在世總得有愛,有追求,與人無愛亦無憎,也無風雨也無情,只宜停在觀念中,落實幾人能夠?很多人愛他不值得愛的,堅持他不必堅持的,只因他不能忍受空白。

等等,眾說紛紜,人人有個標準答案。那麼今之伊索要問:

這個故事到底是什麼意思?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