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我的家鄉頭份,獅頭山已經近在眼前。幾次還鄉堂兄弟們都邀我上山一遊,可是每次都因為家事羈身,不得不匆匆趕回台北,去獅頭山的心願已經許下三年了。

這次因為星期日後面跟著國父誕辰,難得兩個假日連在一起,我們正在盤算如何打發時,恰好今春阿里山的遊伴蔡先生夫婦來進遊獅頭山,同行還有朱先生夫婦。還願的機會從天而降,自然欣然應允。

早晨八點坐輕便的旅行汽車出發,由台北到獅頭山山口,有平坦寬闊的公路可通。尤其是從台北大橋到桃園的一段,完全是瀝青路面,兩旁是整齊的樹木,汽車以每小時三十五公里的速度前進,真像高弓的箭一樣。一路上樹木濃綠,是盛夏的感覺,但是二熟稻金黃黃的,又是深秋景象了。

過了竹南、頭份,便該向獅頭山的山路上進行了,這一段山路也是鋪了瀝青,無怪同行的定海朱先生慨嘆說:“台灣的交通真方便,我將來是不回去的了!”

十一點到了獅頭山山腳,前面已經排滿了遊客的大小汽車,這里正在台北和台中的中間,我們估計從台中、彰化甚至嘉義來的客人不會比台北更少。有旅行經驗的蔡先生說:“衣食住行,我們還是先解決住的問題吧!”他捷足先登,我們追隨在後,顧不得玩賞風景,一路上拋落那些漫步的客人,似乎神行太保綁上馬甲,氣喘籲籲,只顧趕路。但覺得在樹陰密蔽的山路上,陰冷幽暗,踩著長滿苔蘚的石階,步步要當心。

這樣走了約半小時,便看見紫陽門——上山來的第一個建築。進了紫陽門走不遠,便是勸化堂了。當勸化堂的和尚告訴我們,他們這兒和再上面的開善寺的客房都被訂一空時,我們只好拔腳便走,連廟的樣子都沒有細看。到了獅頭山最高處的獅巖洞,一個和尚迎在廟前說,今天晚上有八十客人訂了所有的客房,我們這時才感覺事情的嚴重。這時丈夫忽然指著和尚身後門上的對聯“仙遊至此何妨少駐”對他說:“你們既是說‘何妨少駐’,為什麽弄得我們無處可住呢?”朱先生也說:“這副對聯應當改成‘先來先住’,我們是先來的,便先住下吧!”在交涉的時候,恰好靈霞洞的住持“雲遊到此”,本我佛慈悲之心,答應給我們一個容身之地,我們便跟他直奔靈霞洞。

從獅巖洞再走下去是下坡路,這時候已經十二點多,雖然饑腸轆轆也顧不得,經過海會庵到靈霞洞,決定女客住在厄姑房里,男客在大雄寶殿上搭鋪,才算解決了住的問題。

吃過午飯,把旅行包安置好,我這才先從所住的廟注意起。原來獅頭山上的廟宇多半是就天然巖石鑿建,廟身建在石洞里,靈霞洞里便有一副對聯形容說:“他去有蹤留片石,洞空無物剩閑雲。”這些廟都稱不起堂皇,靈霞洞尤其簡單。去過普陀靈隱或北平大廟的人,都不免有此感覺。不過台灣廟宇有個特點,便是尼姑和尚同住一廟,靈霞洞的法定住持便是率領著一班比丘尼在修行。招呼我們的是一個惹人憐愛的年輕女尼,她可以說客家話、閩南話、國語和日本話,我們覺得她如果在塵世上也必不凡,不知道為什麽要做清苦的出家人。我起初猜測她可能是被家人許願送來的。誰知晚上當她鋪被的時候,在我們盤問出家經過下,她竟含笑回答說,她是五年前自願出家來此。我這時對著這位赤足禿頂穿著灰布短袖的聖潔女尼,把我們世俗的生活和她的苦修比,只有嘆服她的道心堅定了。

午飯後,我們正式出發逛山,決定先逛後山,明天下山再順路選前山。

從靈霞洞再向下去,走過幾段石階,便到了金剛寺。寺也是依巖石而建,廟頂的巖石上是茂密的竹林,風景很好,不過因為遊客常常是走到山頂的海會庵便因疲乏而折回,因此後山我佛便顯得寂寞了。

由金剛寺向萬佛庵走下去轉幾個彎,眼前忽然豁然開朗,使人心胸通暢。原來我們從山腳一路上來,走的多半是陰暗的山徑,到這里極目四望,左面是岡巒起伏,盡人眼底,右面的群峰卻在雲煙縹緲中,前後都是隨山勢起伏的小道,可以看見魚貫而行的紅紅綠綠的遊客,聽見他們的笑語聲。我站在這里看得發呆,同行的人笑我無力前進,哪里知道我正注視遠山一朵不動的白雲呢!

萬佛庵大概是全山最清潔的一座廟了,幾凈窗明,一塵不染,更難得的是兩間新修的客房全空著,我們後悔沒有多走幾步“到此少駐”。老師太送過清茶,我和她套同鄉,才知道這里一位女尼還是我家的遠親。老師太說得高興,引我到佛像前,她教我合十念過阿彌陀佛後,打開佛龕下的小門,從里面舀出一杯清涼的泉水給我喝,說這是“聖水”,喝了可以抱大兒子。原來萬佛庵也是依山巖而築,有一股極細微的泉水從石罅流出來,正好在佛像的下面,建廟時築貯水小池,隨時可取飲。

在萬佛庵休息後,本來還可以再向下走到最後的水簾洞,不過這時已經暮色蒼茫,而且據一路喘著氣、渾身汗透的遊客說:“逛逛雖然好,回來不得了!”我們便犧牲不去了,蔡先生另一個說法卻是:““留一個地方不去,好引起再來的念頭!”

回到靈霞洞吃過素齋,洗一個熱水澡,原想到廟外賞月,可惜霾雲四布,月亮在雲里鉆出鉆進,山徑又是黑黝黝的,而且靈霞洞的幾盞自磨電燈八點就要熄滅,我們便在七點鐘統統鉆進了被窩。

第二天早晨循原路下山,休息一夜以後覺得腳下輕松多了。一路上仔細玩賞山景,聽泉水淙淙,看遠山含黛,俯視山下是稻田阡陌和一條從萬山叢中流出的小溪,沿著山腳蜿蜒而下不知所終。從獅巖洞向下走去,有一處聳立的峭壁,是獅頭山著名的偉觀。石壁上刻“南無阿彌陀佛”和“即心是佛”幾個大字,還刻有一首詩是:“山色蒼蒼聳碧天,煙波江上送漁船,詩情好共秋光遠,洞壑鐘聲和石泉。”遊客題名,更是擁擠不堪。

一路到了開春寺,算是全山最大的廟了,敷磁磚的立柱和墻,清潔是清潔,只是令人想到浴室的意味。倒是寺外的一品紅盛開,真夠動心奪目。由開善專到了勸化堂,聽見的是一片鐘聲木魚應和著和尚們的早課誦經聲。從勸化堂到山腳,竹林幽徑,離山口一百多石級的地方,就是使山得名的“獅頭石”。這塊石頭要從石階上往下看,才看得清它像一個伸出的獅頭的側面,石上藤蔓低垂,正好形成了它的毛發胡須。

獅頭山並沒有我想象中的高峻,廟寺的建築也不夠驚人。但是山徑曲折,天然風景優美,自有她的情趣,這便要遊山人自己去體會的了。

1952年11月

Views: 2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